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外企公司性事多】(10)【作者:niulangxing】
【外企公司性事多】(10)【作者:niulangxing】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篇、刘强的兽性征服了冷美人佐藤

  刘强随漂亮的女服务生走出电梯,在她的引领下,沿着青石板铺设的巷道,穿过一排木屋,来到中间一所挂着「加代の会所」牌子的木屋里。木屋很大,有经理室、财务室、会客室、化妆休息室、料理间等。

  服务生请刘强进了会客室,为他捧上一杯茶微笑着说:「先生请稍等片刻。」说完拿着徽章和名片进了经理室。

  五分钟后,一位高贵典雅,仪态万方,身着华丽和服的中年贵妇走进会客室。「您好先生,我是山口加代,实在抱歉怠慢您了。」说着就要深施大礼,表于歉意。刘强下意识的站起身,双身托住贵妇的双臂,这么大礼节的赔罪,他还不敢担当,「是我打扰到贵会所了,您请坐。」刘强扶着贵妇坐下后,才接过徽章和名片收好。

  加代微微的笑了笑,这个中国人的表现让她刮目相看。「我已经确认好了,送您徽章的先生把一切特权都转送给您了。」

  「那这位先生是……」

  「啊,这个您就不要问了,为客人保密是我们首要的职责。」因为对刘强的好感,山口加代开始耐心地为他介绍起徽章来。「徽章有金制和银制两种,金徽章每年会费人民币200万元,银徽章每年会费人民币150万元,金制徽章,在日本发出的数量不多,在这里也只有十几个金徽章会员,您的这枚徽章有效期还有六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您随时可以在我们这里免费享用所有的服务。」
  听着加代的话,刘强想起了那个日本客人说过:徽章的使用价值远远超过徽章本身的价值。「这里有艺妓的服务吗?」刘强问。

  加代用温和的眼光看着刘强,缓缓地道:「这里有5名艺妓,都是在日本选拔出来的,持有徽章的客人都可以享受艺妓的服务,不同之处是艺妓只对金徽章会员提供性服务。而没有徽章的客人只有其它女伎的服务。」

  「哦,我了解了,谢谢加代姐姐的介绍。我有几位日本的同事也在这里,就不打扰您了。」刘强知道了想知道的,就想尽快去找公司的一行人了,再晚怕看不到她们的秀色了。

  「是这样啊,那让我带你去找吧。」山口加代越来越喜欢这个叫她姐姐的中国人了。

  会所有三层,刘强所在这层在中间,布局呈「回」字形,外圈是15间是150平方米和120平方米的全封闭的木屋,内圈是20间60平方米的木屋,中间是服务区。每一间木屋里都有汤泉、居室、用餐和客厅。下边一层四周是60间60平方米的客房,中间是二个共用的大汤泉池和餐桌、吧台等。上边一层只有外边一圈20间现代风格的豪华大房间,中间是服务区,这层是徽章会员的专区。

  山口加代一边走一边给刘强介绍着:「您看到门外挂的牌子了吗?那是客人的真实姓氏,你只要找到您同事的就可以了。」

  「您的生意真不错啊,几乎每个木屋都挂着牌子……,啊!这个就是了。」刘强指着一个写着「上原宅」的门牌说道。

  「您请稍等。」山口加代快步走到「上原宅」的门前,按了下门铃。不一会儿,一个「女佣」打了开门。

  两人鞠躬问好后,加代轻声与「女佣」说了几句话。「嗨、嗨。」女佣答应着反身进了房间,很快又出来向服务所跑去。紧接着,一声「刘强君!你怎么进来的?」美川穿着浴衣从房里跑出来拉住刘强。

  「是加代姐姐带我进来的。」刘强没有说徽章的事。

  加代与美川两人忙鞠躬相互问好。这时,女佣手里捧着一件蓝色浴衣回来了。登上几个台阶,四个个人进了房间。加代朝着屋里大声说「你们好,怠慢各位了,请多关照。」屋里的几个人听到声音,都走到过来,与加代问好。

  董事长更是高兴:「喂,欢迎刘桑来上原家做客,哈哈…」大家都笑了。
  「请各位贵客回坐位品茶吧,让刘强君先更衣。」女佣说着打开旁边的门。刘强随女佣进了更衣室,加代也跟了进来,「你出去照顾客人吧。」加代吩咐「女佣」。女佣「嗨」了一声出去关上了门。

  「刘强是你的名字?」加代一边说一边开始为刘强脱衣服。

  「是的。」因为女人不止一次给刘强脱衣服,所以他并没有感觉不妥。但当高贵典雅的加代跪着为他褪下内裤的时候,他的鸡巴腾地跳起,膨胀到了最大限度,差点戳到加代的脸。山口加代「啊」的轻叫了一声,向后躲了一下,脸上立刻泛起潮红。

  「这里是以浴衣的颜色区分宾客等级的,男宾客的浴衣从上至下颜色是蓝、青、灰色,女人的紫、红、粉色,所有的个人物品都要锁在这里身上什么物品都不可能带,以后来这里可以来找姐姐。」加代心神不宁东一句西一句地交代着刘强。

  「好的,我记住了。」刘强扬着头,自己下身的反应,让她不好意思看加代。
  出了更衣室,山口加代与女佣低语了几句,没有再打扰屋里的人,微红着脸,温柔的看了一眼刘强离开了。

  女佣领着刘强进了大厅,几个人正围着方桌坐在榻榻米上吃着小点品着茶。藤森举起手招呼着:「刘桑,快请坐,哎呀!你太让我们吃惊了。」「刘大哥,这里坐。」「刘强君,这里坐。」林梦美和美川异口同声招呼刘强坐在两个人中间的空位上。

  刘强扫视了一下众人,董事长和藤森穿的是灰色的浴衣,几个女人穿的是粉色的浴衣,腰间只是简单的窄腰带,女人的后腰也没有系蝴蝶结。「真抱歉,打扰到各位的雅性了。」

  「哪里,你来了正好,三个男人三个女人。」董事长很高兴刘强的到来。现在的桌旁,董事长与佐藤坐一起,藤森与林梦美坐一起,刘强与美川佳一起,确实刚好。

  藤森也边手舞足蹈边说:「刘桑,快吃,快吃,吃饱了我们好泡汤泉做游戏。」说完还诡异的笑着。

  佐藤绘香一直低垂着长长的睫毛,没有说一句话,但对刘强的脸色不再像刚来公司时那样冷了。

  吃完茶点,「女佣」询问了午餐的规格,还问要不要「女体盛」。藤森抢先喊着:「要女体盛。」林梦美和美川却喊:「不要、不要。」刘强不知道这是什么,没有表态,只是看着几个人争论。「藤森,尊重一下女孩的意见吧。」董事长做了最终的裁决。

  「走吧,去泡汤泉。」藤森有点急不可耐了,他招呼着一众男女先后穿过居室的过道来到汤泉屋。刘强对日式的汤泉完全不了解,所以他一直随着董事长和经理,他们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

  刘强与董事长和经理坐在汤泉屋一角的长桌边,边小酌着女佣为几个人倒上的清酒,边听着他们两人对三位美女品鉴。而三位美女早已脱下浴衣,进入用玻璃隔开的淋浴间,嬉戏说笑着清洗着自己娇艳的身躯。沐浴完后,几个女人或往脑后盘着秀发,或用小毛巾遮掩着身体的性感器官,赤裸着娇躯,先后跨进了汤泉池。

  刘强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佐藤绘香的身体,自从那次脱衣麻将见了她的春光之后,他就对这位冷若冷霜的佐藤有了强烈的征服欲。

  今天终于窥见她的……窈窕玲珑凸凹有致的身材,秀丽的俏面,粉嫩修长的玉颈,如藕一般的两臂下一对翘乳盈盈可握,两颗乳头如初紫的葡萄,纤纤细腰柔软如蛇,白皙而修长的玉腿后美臀翘立,优美的弧线浑若天成,光洁平坦的小腹下,稀疏的阴毛紧贴雪白耻肉,特别是她两腿之间的一小朵软肉更让刘强心荡神驰。

  当最后一个淋浴完的刘强挺着大鸡巴进入汤泉池的时候,「哦、哇!」池中发出惊叹之声。董事长更是羡慕不已:「刘桑,你的很大很大啊!」刘强脸上一红,快速地将自己的身体坐入池中。「刘桑,不要难为情,这就是汤泉文化,你看几位美女都很坦然哦。」

  刘强环顾下池中坐在一起赤裸的美女们。佐藤和林梦美两个人都眼光异样地看着自己,看来两个人都也刘强的大鸡巴感兴趣,只有美川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哎,我们不要男人一起,女人一起吧,一男一女,快些过来。」藤森朝着三个美女喊着。三个美女嘻笑推搡着,谁都没动地方。

  董事长把毛巾从头顶上拿下来建议道:「既然都不好意思,我们就」摸鸟掏窝「来确定吧。」

  「啊,不要……」几个美女摇手摆脚表示拒绝

  藤森心里也有些不解,董事长有自己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掏鸟窝?不解是不解,董事长提议了,他也只能附和。刘强从美女的反应和文字里明白了」摸鸟掏窝「是怎么回事,他也放开面子表示同意。

  「哈哈哈,那就我先掏鸟窝了,美女们站到池中间。」董事长毫不客气地走到池中间,把毛巾系在头上挡住眼睛。

  几位美女看董事长都准备好了,只好一只手掩在胸前,另一只手捂着嘴,走到董事长的周围,微分开两腿站好。

  「我要开始了啊。」董事长摸的第一个人是林梦美,他慢慢地伸出右手……,这时的林梦美妩媚多姿,明艳动人,清秀靓丽的鹅蛋脸上,眉如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细长的脖颈如玉璧白嫩透明,圆润饱满的双乳上点缀着两朵粉嫩的花蕾,美艳绝伦的柔腰嫩臀平滑光润,腹下倒三角的阴毛覆盖在阴阜上。马上,这种美被激起的水纹打破了,董事长的手先是摸到她那性感的腹丘,然后慢慢向下,抚过阴毛,几根手指拨弄着阴唇……刘强的鸡巴依然硬挺挺的,他不忍看林梦美像个苹果一样被男人这样摸择。他将目光转向藤森,发现藤森表情怪怪的,不住皱着眉头,当董事长转向美川的时候,他的眉头才舒展了一些。

  同时,林梦美也舒了一口气,此刻,她多么的希望刘强能选择自己。今天,刘强一出现在「上原宅」的时候,她就懊悔不迭,埋怨自己怎么就没陪着进不来会所的刘强呢,唉!也不知道他现在对自己是什么看法。

  董事长像刚才一样,抚摸着美川玲子的小山丘,他的手顺着乌黑细长如丝绒般的阴毛,一直抚摸至粉白的两腿中间那诱人销魂洞……「哟西,就是她了。」董事长扯下毛巾。「啊,是美川小姐啊。」董事长没有再摸下一个人,直接选定了美川,刘强马上明白了,董事长为什么提议要「摸鸟掏窝」了,三个美女中,有两个被他不知摸了多少遍,他很容易就能摸出来。而他摸中美川,明明就想尝尝鲜儿啊。

  董事长刚拉着美川离开汤池中央,藤森就窜了过去,他早看出佐藤的阴毛比林梦美的少很多,区分这两位美女很容易。

  「操,谁的职位高谁先选择吗?」刘强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又一想,也好,剩下的两位美女他还真不好选择,不选林梦美吧,怕她会对自己有想法,选她吧,自己又真想趁着这个机会,用自己的鸡巴征服「冷美人」佐藤,唉!听天由命吧,不过他基本确定藤森会选择林梦美。

  果然,再掏过佐藤绘香的鸟窝后,藤森摸定了林梦美。就在林梦美在被藤森拉向池边的时候,刘强看出她是那么的不情愿,其实刘强的心里又何尝不是酸酸的。

  只剩下佐藤绘香了,刘强自然也不用再去掏鸟窝了,看着那两对男女腻腻歪歪的样子,他担心的是佐藤不让他接触她美艳浮凸的娇躯。刘强走过去,想拉她到池边去,佐藤果然没等刘强碰到她,自己先朝池边走过去,刘强只好随着她坐在池边水里,将头靠进她的耳边,小声说:「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没选择你,如果我再拒绝你,场面可不好看。」这句话还真管用,佐藤不再躲避刘强,一向强势自信的她能理解董事长想尝鲜儿美川的心思,但不能理解为什么藤也森没有选择自己,如果刘强真不也拒绝自己,自己怕是得把脸埋进水里了?

  「刘桑,不要担心,在这里,大家都不会介意什么的,放开些吧。」董事长以为刘强不动手,是因为佐藤是自己的女人,怕自己会介意,所以说了这么一通鼓励的话。

  刘强应了一声,靠近佐藤,伸手在水里抚摸着她的玉腿。佐藤柳眉一攒,小声骂了一句:「混蛋。」「耶!敢骂我。」刘强用身体挡住其它人的视线,伸手捉住佐藤的一只挂着水珠的翘乳,用力地握了一下。佐藤身体一颤,咬牙忍着痛一声不吭地怒视着刘强。「这个外表娇柔的女孩也太要强了。」刘强松开了手。
  「我们去房间吧。」藤森看出来林梦美总是朝刘强那边张望,怕她迷恋刘强的大鸡巴而不喜欢自己,所以拉着她去房间了。

  「董事长,我们也去房间吧,再泡手指会起皱的。」已经是顾盼生辉的美川也拉着董事长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朝刘强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偌大的汤泉屋里,只有刘强和佐藤一对赤男裸女了,刘强体内原始的雄性动物的兽性在慢慢汇聚,他站起身,挺着硕大的鸡巴面对着佐藤绘香。

  佐藤绘香站起来转身,想要出汤池,当她湿淋淋的光滑酥嫩的美丽躯体露出水面,纤腰与美臀勾勒出的完美曲线暴露在刘强眼前时,刘强的兽欲彻底暴发了。他从后面一手揽住佐藤的细腰,一手绕到她的前胸,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啊」佐藤叫了一声,手脚不停地挥舞踢打,「呀咩爹,呀咩那撒医。」刘强哪不管这些啊,他在佐藤的细长的脖项后胡乱亲吻着,绕在她胸前的手揉搓着一只乳房,长长的鸡巴在她的两腿中间前后摩擦着。

  佐藤拼命地想要挣脱束缚,但被刘强从后面抱着,两手两脚无处着力。越是挣扎,裆下的那根大阴茎摩擦的越强烈,一股股快感仿佛一股脉冲电流,向着自己的体内蔓延着,再这样下去,怕是心里能抵抗住这个男人,身体也会背叛自己。
  「放我下来。」佐藤不再挣扎,声调也异常平和。她的平静,让刘强有些无所适从,他松开了又手,哪知,佐藤飞快的跨出汤池就要跑。

  「嘿,跟我用计。」刘强一个箭步就追上她,佐藤一看跑不掉,就两手紧紧抱住一根木柱子。刘强搂住她的蛮腰想把她拉开,但当看到她两条纤秀的手臂被拉直都不放手的时候,刘强于心不忍了,他想放弃。但是,佐藤躬着的窈窕雪白的身躯,让自己的大鸡巴一下下跳动着。

  片刻的迟疑,野蛮还是战胜了文明,刘强两手搂住佐藤的屁股,将硕大的阴茎伸入她浑圆健美的丰臀下,在她柔软的阴唇上前后摩擦起来。

  「不要,不要啊。」佐藤一边叫,下身一边用力,想将身体靠向木柱,但是纤弱自己如同一只被雄狮捉住的小鹿,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她清晰的感觉到,在阴部摩擦的阴茎分开了自己的两片阴唇,龟头不时的轻啄着她的阴蒂。

  「今天大爷我也不带套了,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刘强说着,腾出一只手来,握着阴茎对准佐藤的阴道口,下身慢慢地前挺,挺一下,就手握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搅几下,不一会儿,一股白色的液体就慢慢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操,你不是贞洁烈女吗,怎么也发情了。」刘强握着鸡巴,将白液涂满了龟头,下身用力,将阴茎慢慢地推进佐藤的阴道内,推进一点退回再推进一点,阴茎慢慢地被阴道紧紧地裹胁住了一大半。

  「啊!疼。」佐藤惨叫着,搂着柱子的两臂微微颤抖,屁股和大腿的肌肉紧紧地崩着,她松开一只手,向后推着刘强的胯骨。

  刘强停止了动作,俯身压在佐藤的背上,两只手沿着她的腰向上向前,用手掌的触觉感受着她柔美的曲线,一直到胸前,将两只乳房推挤在一起,轻轻地揉搓着并在她的耳边温声地说:「你放松,对,全身放松,这样就不会疼了。」佐藤绘香忽然感觉刘强虽然占有自己的方式野蛮,但话语温和、动作轻柔,特别是阴茎在侵入自己的阴道时,还顾及着她的感受。难道……难道是因为刘强知道自己的阴茎太大的原因?呸!绘香啊绘香,你怎么还有这些想法啊,你现在正在被* 奸啊,你要反抗啊。

  「你在* 奸我,我不想要……」佐藤说完,感觉到自己的话语虽冷,但没有怨和怒。

  「我知道,从那次脱衣麻将之后,我就想* 奸你,这会儿你不想也不行了。」刘强打断了佐藤的话,直起身,下身慢慢地持续地推进,将阴茎深深插入了她的阴道。

  「啊……!」佐藤踮起脚后跟儿,窈臀上翘,细腰下躬,挺胸仰头发出一声悠长的如鹤悲鸣的惨叫,。

  刘强不知道为什么,要彻底征服这个「冷美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哪里知道,女人肩底的弧线、脊椎的背线和两瓣丰臀所形成的性感,能唤起男性的征服欲。

  随着佐藤阴道里渐渐的顺滑,刘强开始不停顿的抽插起来,一边抽插,还一边抚摸抓捏着她的白臀。他想起美川玲同他说过,要占胜女人就要先占胜女人的身体,象佐藤这样自强的女人,内心深处往往隐藏着想被虐想被* 奸的欲望,所以刘强不再有怜悯,只想从身体上击垮她。

  佐藤的右肩抵在柱子上,头上的发髻松散着贴着柱子,阴道被撑得满满的,每一次的撞击都顶在她的子宫口,而阴道外,刘强的两个大卵蛋还不时地敲在自己的阴蒂上,又麻又痒,使她不停地大声吟叫着:「啊、哦、哦……」刘强快速的抽插着,佐藤窄小的阴道是他上过的女人中阴道最紧的,这让他的阴茎快感倍增,「哦、哦……」屋内的声音彼此起伏,整个汤泉屋充满了无限的春意。
  佐藤绘香的身体渐渐地承受不住刘强的摧残了,她全身香汗淋漓,搂着柱子的两手不断地滑向地面,终于,她的身体被彻底的摧垮了,两膝无力跪下了,将头抵在木地板上,雪白的盈臀高高翘起,阴道依然承受着刘强硕大阴茎的抽插。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里已经叫不出声了。

  刘强也随着佐藤美体的下滑跪在地板上,但下身一直没有停止。从佐藤抱着柱子到现在这个姿势,美川同刘强都做过,但叫什么名字,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而现在这个姿势,让刘强插入得更深,也更加刺激着龟头冠上的神经。

  又是上百下的抽插,刘强终于「嗷嗷」地叫着,以最快的速度抽插了几下,头向后扬,胯骨用力顶在佐藤的屁股上,会阴处一紧一松,精液也一股股地射进了佐藤绘香阴道内……好一会儿,刘强才又慢慢地抽插了几个还硬棒棒的鸡巴,已经清醒的他看到佐藤的惨相,知道已经到了她能承受的极限,不能再干下了去,他慢慢拉出长长的阴茎,佐藤的两片阴唇红肿并向外翻着,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阴道口流了出来……刘强用毛巾把佐藤的身体擦干净后,抱起她,找了一间没人的卧室,将她轻轻地放在铺好床褥人榻榻米上,为她盖好被子,又拿来一杯水喂她喝下,又出去到汤泉屋的衣格里找到自己的浴衣穿上,又随便从三个粉色的浴衣里给佐藤拿了一件,当他再回到卧室时,看到佐藤已经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他将浴衣放好坐了下来。此刻,欲望已经退去的他后悔用这种方式占有了佐藤,「对不起,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包括法律。」「你过来。」佐藤一双美目盯着刘强命令着。

  刘强愣了一下,还是两手撑地,挪了过去。

  「抱紧我。」还是命令的口气。

  刘强犹犹豫豫地连同被子一起抱紧佐藤绘香。佐藤猛地一起伸脖子,在刘强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刘强咧着嘴「嘶」的吸了口凉气,身子一颤,但没有动,还紧紧地抱着佐藤。

  「中午用餐的时候,你要敬我酒,连敬三杯。」佐藤说完,眼泪顺着俊美的脸颊流下来,滴在刘强的肩上。

  「好,好,连敬你六杯。」刘强连声应着,怀里的女人还记得刚来的时候,刘强不敬她酒的事,原来她并不是个冷漠无情的女人。

  六个人到下午才离开会所,走的时候,女佣与刘强交换了山口加代的名片。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