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眼中清纯的你】(03)【作者:黑白人】
【我眼中清纯的你】(03)【作者:黑白人】
字数:71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我看着面前的东西,心里凉飕飕的,脑袋完全不明白了。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刘嘉瑶早就被他爸爸给调教了?

  桌子旁边,有一个铁皮书柜,里面有很多资料夹,分日期排列,赫然写着刘嘉瑶的名字。

  我想伸出手去拿那个文件夹,这时突然发现桌子上有一个工作证,上面是她继父的照片。

  丁强。

  市公安局的缉毒警察。

  旁边还放着一把手枪。

  我的心狂跳起来。想了想,脱下外套,包住右手,慢慢去拿下那些文件夹。
  监控视频中,丁强的言行十清楚地显示出来。他一进门就脱下外套,把一个瓶子放到餐桌上,拾起刘嘉瑶的牛仔裤。那条裤子是进门的时候我们激情拥抱的时候,甩在门外的。

  「嘉瑶,你在家吗?怎么裤子都湿了?」他作出一副慈父的声音,突然间坏坏地笑了笑,把嘉瑶的牛仔裤拿到面前,仔细闻了闻裆部。看着他阴险的模样,我感觉刘嘉瑶变成现在这样,一定跟他有关系。

  「爸爸,我不太舒服,躺一会儿,等下给你做饭。」刘嘉瑶坐在床上,胸罩,内裤散落在床上,仅仅把针织衫套上去,抱着一双美腿,下巴放在膝盖上,看起来很低落。

  「不用了,你休息吧,我出了一身汗,先冲个澡,一会儿出去吃吧。牛仔裤我扔洗衣机了啊。」

  丁强说着,走向浴室。我从另一个屏幕继续看着他。

  虽然人品不怎样,但是他作为一个男人来说,那身材和容貌,倒是没的说。大概是工作的关系,他身材十分健壮,棕色的皮肤,八块腹肌,穿着子弹内裤的模样都能去当健美选手了。

  浴室里,他又一次拿起刘嘉瑶的牛仔裤,沉醉地吻着裆部有些湿润的位置,那大概残留着刘嘉瑶爱液的香味。

  我不愿看他,低头翻阅资料,一时间,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窖。

  这,这是一个预谋了四年的阴谋呀!

  刘嘉瑶的资料,还有照片,甚至出生证明都一应俱全。幼儿园,小学时候的照片,全都有。整个人的爱好,经历,甚至人际关系都写得清清楚楚,还有从小到大的各种偷拍的照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对她调查到这种程度。

  我的脑海里,突然回忆起,在车站书店听到的电话,一个叫林总的人,再催促丁强动手。动什么手?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那叠资料十分厚,但是我的阅读速度是十分快的,很快,我就大致明白了这个针对刘嘉瑶的阴毒计划。

  首先,通过熟悉她的经历和爱好,慢慢接近。同时追求她的妈妈。母女两人都一直处于监视之中。丁强有预谋的献殷勤,很容易取得单身母女的好感。跟妈妈结婚之后,进一步接近刘嘉瑶,两人感情胜似亲生。

  费洛蒙,一种能够无意识之中吸引异性的好感。刘嘉瑶的妈妈似乎经常出差,她不在的时候,丁强就通过喷洒费洛蒙,增加刘嘉瑶对他的好感度。

  由于自小没有父亲,刘嘉瑶的心理有着一定的恋父情节,很容易被高大帅气,又男子汉气概十足的丁强吸引,有一种懵懂的爱慕。

  当她上初中的时候,丁强开始给她补充维生素,但是那是特质的维生素,对于青春期发育中的少女嘉瑶,有着改变体质的作用。头一年,没有特别的效果,只是提高免疫力,促进睡眠,跟正常的营养品一样,之后慢慢增加催情类的激素。这些药都是在国外特地配置的,有的还是通过毒品公司制作的。

  丁强作为一个缉毒警察,似乎跟毒贩们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是这些资料分明显示,有人高价雇佣的丁强。

  而且,这份文件还显示,最初的计划里,是要求丁强取得母女信任后,制造一次车祸,让两人死于非命,后来不知为什么,改变成要求绝对控制住刘嘉瑶。
  随着三年初中生活中,不断地摄入这种特制的激素,刘嘉瑶的体质会变得异常敏感,性发育加速,并且超出常人。看到这里,我倒是没觉得她发育过度,因为她的胸也不大,阴部也很粉嫩,听大浩说,性欲强烈的女人阴毛都很多,并且阴唇和乳晕的颜色比较深。

  但是刘嘉瑶,怎么看都是一个清纯的少女。只不过,最近容易发情一点。
  丁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刘嘉瑶的身体对于激素的抵抗力超过预期,似乎第一阶段地喂药没有太大的收获。

  这里面还有一封英文的复印邮件。似乎是丁强咨询海外的药物专家,那个毒品公司的人。

  答复是,这种药并不是很快从表象上令女孩变得淫荡,而是在保持身体的纯洁性同时,令她的精神逐渐腐坏,堕落。专门为犯罪集团从小培养性奴用的。如果想要加快进度,只要配合空孕催乳剂,就能产生强大的冲击,令少女的身体迅速成熟绽放,并且意识中也变为性爱成瘾的淫娃,供犯罪集团贩售。

  看到这里,我已经口干舌燥,资料里还有一份亲自鉴定。

  刘嘉瑶的生理学父亲是,林首雄。

  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来是谁。

  书架上还空余几个文件夹,从灰尘看,似乎是被拿走了。我小心地放回去,不留下痕迹,因为对方是刑警,一旦知道我来过这里,恐怕就麻烦了。

  「这是什么?」有一张纸飘落下来,我捡起来。整个人如遭电击。

  刘子欣,女,36岁。调教完毕,已经取得肉奴认证。

  附带一张照片,一个十分妩媚的女人,裸着身体,对着镜头张开双腿,重要的是那张脸,分明就是成人版的刘嘉瑶。这是刘嘉瑶的妈妈。

  「我让子欣出差了。」在书店,丁强曾经在电话里这么说。他是把刘嘉瑶的妈妈也调教好了,送去当性奴了?

  在我脑袋飞快地运转地时候,屏幕里的刘嘉瑶从床上下来了,她紧紧穿上蓝色的棉袜,也不穿拖鞋,就那么走出房间。路过餐桌,看到丁强带回来的药。
  「爸爸,这是新买的维生素吗?跟以前的牌子不同呢。」

  她赤裸地双腿之间,隐隐闪着水光,梦游一般,拿起药瓶。

  我断定,那瓶子里就是空孕催乳剂。怎么办,我要阻止她吗?

  可是,这是一个有着周密的计划,和庞大的势力的组织,丁强一个,我就不是对手,这么贸然撕破脸,恐怕我和刘嘉瑶都要遭。

  我晃动桌子上的鼠标,电脑开着,网页赫然是大浩给我那个网站,从历史记录看出,那个刘嘉瑶自慰的视频,是丁强传上去的,后来又删掉了。可能是他一开始也没发现视频是露脸的。

  刘嘉瑶倒地对这个针对她的计划,了解多少呢?我的脑袋,烧得都要疼炸了。
  最后分析出来的结果是,她一定不知道,因为她在学校看丁强接她时候的表情,是那么幸福,自豪。

  少女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爸爸,像丁强表面做的那样,一定非常幸福和骄傲吧。

  那么……

  「爸爸。」刘嘉瑶站到浴室门外,有一个镜头是从地板边拍摄的,可一看出她赤裸的下身,爱液横流,稀疏的阴毛黏在一起,这里面,也混着我身体分泌的体液吧。

  她要做什么?

  切换一个镜头,看到她的面部,此时的刘嘉瑶面色潮红,呼吸急促,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看着药瓶,取出两粒胶囊,到了一杯水,头一仰,喝了下去。
  等等,我忍不住捶了下桌子。刘嘉瑶疯了吗?她竟然主动服下空孕催乳剂。她这样半裸着站在浴室门口,里面是危险的男人丁强正赤裸着淋浴。

  她正把羊羔一样的自己,送到猛兽口中。

  「怎么了,嘉瑶?」丁强从浴室里回答。

  「爸爸,我好难受。」刘嘉瑶的喉咙在不断地吞咽着,她似乎正做了什么可怕的决定。

  「我好难受,爸爸,帮帮我。」

  「啊,等爸爸洗完澡的。」丁强这时候很像一个普通的父亲。

  刘嘉瑶站在那里的背影,看起来像一个随风飘摇的小树,她静了一会儿,咬了咬牙,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

  「啊呀,你怎么进来了,我还没冲完。」丁强似乎很慌张,但是我知道他是在演戏,因为他丝毫没有遮挡自己的下身,那长长的鸡巴耷拉着,像一只即将醒来的毒蛇,就要一口吞下刘嘉瑶。

  「爸爸,我的身体好难受。」刘嘉瑶如同喝醉了一样,身子摇晃着,倒在了丁强的怀里。

  水没有停,很快淋湿了她的头发,她的罩衫,她的身体靠在丁强结实的肌肉上。

  「你都是大人了,不能跟爸爸一起洗澡。」丁强转过头去,「你现在像个真正的女人,这么样,我会有反应的。」

  说完,丁强的大肉棒应声而起,慢慢抬起头,那黝黑的龟头,似乎是吐信的毒蛇,一下子顶在刘嘉瑶的肚子上。

  「爸爸喜欢我吗?」刘嘉瑶眼神迷离地问。

  「喜欢。当然喜欢了。」

  「不是作为父亲的那种,而是,」刘嘉瑶有些害羞,「作为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只留下嗡嗡声,刘嘉瑶似乎是被性欲折磨得要奔溃了。电脑里最近的监视录像,几乎都是她在自慰,她自己不断地网购各种情趣玩具,尺码也越来越大,但是似乎一直控制这进入的深度,保持着处女之身。

  今天这是想要让丁强给她破身吗?

  我猛地想起,她的第一选择,是我。就在刚才,我竟然临阵脱逃,把她丢下。
  作为一个女生,第一次主动献身,竟然被这么羞辱,她的心理防线怕是彻底崩坏了。这才准备献身给有好感的继父。

  「嘉瑶,这么不好。」丁强竟然还在拒绝。

  刘嘉瑶脱下罩衫,年轻的身体彻底贴在丁强身上。

  「爸爸这么多年来,给我吃的药,有问题吧。」她仰着头。

  这下出乎我和丁强的意料之外,刘嘉瑶竟然有所察觉。

  「你说什么?」

  刘嘉瑶笑了笑,脸上竟然浮现一种超脱年龄的风情,「我和陈倩是超好的朋友,无话不说,我觉得她已经是一个女生放荡的极限了,想不到,我的身体比她还要饥渴,除却我本身可能是个婊子的女儿,你给我的药,一定有关系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妈?」

  「我对她很了解,我很小的时候,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怎样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连我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虽然我平时装得很纯洁,但是我知道,我是她的女儿,一定留着放荡的血,一定会被别人瞧不起。」说道这里,她竟然哭了起来。我有种感觉,她说的是我。她是觉得我瞧不起她,才没跟她做爱的吗?

  可是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瞧不起她?她在我眼中,清楚,美丽,聪明,可爱,如果不是我心里有慧娴姐,我说不定就主动追求她了。

  丁强没有说话,他还没有摸清刘嘉瑶的底细,不敢贸然行动,因为如果刘嘉瑶知道了计划,就麻烦了,毕竟现在已经不能要她的命了。

  「我知道,爸爸,对我有对女人的感觉,所以希望我快点长大,才给我吃药。」刘嘉瑶慢慢蹲下去,两手抚摸丁强的肉棒,「它好强壮,像爸爸一样,我是应该叫它什么呢?」

  「哥哥?还是叔叔?」她羞涩地笑了笑,樱唇微张,竟然亲了一口龟头。
  丁强居然被亲的颤抖了一下,这个情形,估计超出了他的预期,不过对他来说更有利。因为刘嘉瑶误会丁强是因为对自己的禁忌之爱,才给她喂药的。
  「你真聪明,爸爸的心思,嗯……瞒不过你。」丁强顺着形势回应着,轻轻抚弄着刘嘉瑶的头发。

  「今天的药,我已经吃了。」刘嘉瑶仰着头,温柔地看着丁强,「爸爸,我已经长大了,可以爱我了吗?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丁强什么也没说,此时已经不必再说话,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

  两人在浴室里拥吻,舌头交缠,牙齿碰撞,似乎是干涸的鱼贪婪地渴求着一切液体。

  刘嘉瑶的身体在丁强的怀里显得格外纤细,挺拔地双乳,紧紧磨蹭着丁强的胸腹。

  「啊……,爸爸,爱我……」她呼唤着,眼神炽热而疯狂。

  然而那似乎要焚毁自身的情欲之光中,有一丝丝的失落的阴霾,如箭,刺穿我的心。

  是我,害了她,让她主动坠入敌人的圈套。

  都是我。

  丁强用强有力的双臂,像抱婴儿一样,把刘嘉瑶抱起来,让她坐在洗浴台上,两腿M形打开,少女最私密的部位,毫无遮掩地展现在这个名为父亲的男人面前。
  他蹲下,把头埋入刘嘉瑶的两腿之间。音箱里传出,细小的水声,是舔舐和吮吸的声音。

  刘嘉瑶两手抓住丁强的头发,一会儿想要阻止,一会儿又用力地按下去。嘴张合着,「爸爸,啊……,爸爸……啊……那里,嗯嗯……呜呜呜。」她兴奋地时候,那种带着哭腔地呻吟声,真的是特别的好听,看着浴室里香艳的场面,我意外地没有任何反应,心里如同揉了一把碎玻璃,只有阵阵刺痛,可是我无能为力。

  对了,我不能正面跟他对抗,可以先留证据,我拿着手机,把资料拍了一顿,房间拍了一顿,电脑的录像也拍了一些,同时尽量保持房间原样。

  「啊……,啊啊啊,啊呀……」刘嘉瑶突然发出一阵高亢地叫声,我以为丁强伤害她了。

  却看到了那么淫靡,邪恶,却又美妙,纯洁的一幕。

  刘嘉瑶光着身子,袜子却没有脱,短袜已经湿透了,此时脚趾全部勾了起来,小腿和大腿的肌肉也紧绷起来,头使劲地仰着,从小腹开始抖动,紧接着扩散到全身,就像是一个失去控制的娃娃。

  一股液体从她的两腿之间喷了出来,浇在丁强的脸上,他的目光不再有温情,而是异常地冷酷,就像食肉动物,捉到猎物一样。

  刘嘉瑶的第一次潮吹,献给她的继父。接下来,还有更珍贵的东西,要交给他,而那原本,是送给我的。

  浴缸装满了热水,当丁强抱着嘉瑶做进去的时候,水漫了出来。两人躺在圆形的冲浪浴缸里,如情人一般耳鬓厮磨。

  「宝贝儿,准备好了吗?」

  「爸爸温柔点。」刘嘉瑶只是个17岁的少女,免不了羞涩。「我怕疼。」
  「那么就让嘉瑶在上面吧。」

  只听刘嘉瑶一声惊呼,身子被举了起来,坐在丁强的腰上。「用手扶一下,对准你的小屄。」

  头一次听见爸爸说这个词,刘嘉瑶羞得闭上了眼。

  「不要这么叫。」她鼓起腮帮,害羞地说。

  「那是什么?」

  「我叫它,妹妹。」

  「那么快点把你的小妹妹对准爸爸的弟弟,你的叔叔。呵呵」

  「好奇怪。还是随你吧。」嘉瑶娇羞着说。

  「宝贝儿,来,慢慢坐下来。」

  刘嘉瑶用手扶着丁强结实的胸肌,另一只手扶着已经昂首的大肉棒,这是成年人的尺寸?我感到吃惊,大浩的已经很大了,丁强的更可怕,粗大的黝黑肉棒,慢慢沉入嘉瑶的两腿之间。她的表情从娇羞变为攒眉。

  「疼……」

  「总会有第一次,坚持一下,爸爸帮你?」

  「好。还是爸爸来吧。」刘嘉瑶下不去,把主动权交给了丁强。

  丁强双手握住嘉瑶的纤腰,原本以为她会按下嘉瑶的身体,没想到他做了一个臀桥一样的健身动作,一下攻破了嘉瑶的处女地。桃红的处子之血,沿着黝黑的肉棒,流了下来。

  我似乎能听到处女膜撕裂的声音,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第一次贯通,就直通花心深处,撞击在未经人事的娇嫩花径。刘嘉瑶被性激素改变了的身体,欢快地迎合这久违的冲击,纤腰随着丁强的冲撞,前后扭动着,很快就找到了令两人都很舒服的节奏和幅度。

  她真聪明,哪方面都是。

  「啊……,爸爸……,嘉瑶好舒服,啊……,我……好酸……啊……救命!」
  嘉瑶已经完全把身心交了出去,沉迷在丁强的肉棒里。

  她很快又来了一次高潮。

  两人随后回到床上,在刘嘉瑶的闺房里,开始另一场交欢。

  「啊,啊……,呜呜呜……嗯嗯,哈……,……(_ )……」刘嘉瑶哭着,快乐地叫着。我却不断地回忆起初见她的模样,那么清纯,有点骄傲,却又带有一丝顽皮的表情。

  那个刘嘉瑶,正在离我而去。

  我吗,麻木地拍着资料,当丁强闷哼一声,把刘嘉瑶紧紧压在身下的时候,我已经准备离开了。

  「啊,爸爸,射进来,嘉瑶是你的女人……,嗯……呜呜呜……,让我做你的女人……」

  刘嘉瑶的四肢拼尽全力缠住丁强,身体最深处,紧紧吸住将要喷发的肉棒前段。

  「啊……,爸爸……我,爱你,……我们……结婚吧……,我要代替妈妈,做你的妻子。」

  刘嘉瑶被人生第一次内射的灼热精液冲击,快感如同核弹,摧毁了她身体上的一切矜持。今天,作为女人,她被征服了。

  我离开了别墅,一个人沿着马路,失魂落魄地走回去。

  「那个人像不像条狗呀?」我的内心指着我的背影说。

  穿过热闹的市区,我一路走回学校,花了四个小时。走到校门口,已经是深夜了。

  远远看见两个人,肩并肩地在压马路,竟然是大浩和陈倩,我无视他们两个,径直走过去。

  「喂,阿为,你梦游呢?」大浩一脸得意地喊住我,看到我的脸,吓了一跳。
  「我操,你怎么了?」

  陈倩也走过来,看着我,有些担心地问:「你怎么了?看起来很没精神。」
  我忍住眼泪,咬牙把一肚子的秘密憋了回去。这些,只能由我独自来背负。
  「没事,你俩搞啥呢?早恋啊?」

  大浩见我打起精神了,嘿嘿傻笑。陈倩翻了个白眼,冲我瞥了瞥,「去,瞎说。」

  夜幕降临,今晚,没有一丝光明。

  这个周末,就这么过去了,我的脑子里一直浮现这两天来刘嘉瑶跟丁强的亲密。

  那个药,稍微查了下,药性非常厉害,如果是注射地话,每天两次,连续两天,乳房就会开始膨胀,第十天乳房静脉会比未注射时发育更丰富,乳头变粗变长,接近分娩前的产妇。根据女体的各异,一般三到七天内,会初步产生奶水。之后会越来越多,一个月后,奶水临近哺乳期的妇女分量,每四个小时左右,需要挤出,不然乳房会因为膨胀而剧痛。可是如果持续地吸奶挤奶,奶水的分泌会更多,更快,并且女人的性欲会显著提高,不容易控制。

  这样形成恶性循环,最终乳房会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饥渴。

  直到周一早上,我都没有合过眼,滴水未进,我在思考如何解救刘嘉瑶。
  可是却没有头绪。

  早上来到教室,看到她正巧也刚来,两人有些尴尬。她没有跟我打招呼,就那么擦身而过。

  「啊,袭胸!」陈倩不知从哪吗,冒出来,从身后抓住刘嘉瑶的胸,「抓到了,小笼包!」

  「咦!怎么感觉变大了点,你垫了垫吗?」陈倩朝我眨眨眼,她一直想要把我和刘嘉瑶往一起攒簇。

  我只能苦笑,一切已经晚了。

  「别弄,倩,快松手。」刘嘉瑶微微皱眉,「疼……」

  我的心猛得一震,看来那个药的介绍是真的,现在已经开始膨胀了!

  「喂,帅哥,别盯着我们嘉瑶的胸看啊。」陈倩逗着我。

  「真的别……捏,……嗯……呜呜……疼……」刘嘉瑶甩开陈倩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倩看着我,「她生气了?」

  「我怎么知道。」

  从那天起,刘嘉瑶再也没跟我说过话,就这么过去一周。突然有一天,大浩怒气冲冲地跑过来,「走,跟我削个人!」

  「怎么了,说削就削啊。」我纳闷地说。

  「你不知道,陈超那个小子,竟然说刘嘉瑶是他女朋友!」

  「说说而已,上次不也是。」

  「什么说说,他手机里还有两人亲嘴的自拍,妈的,我干死他。」

  你说什么?我手里的书跌落在地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