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欲纷飞】(1-5)作者:lj3678
【欲纷飞】(1-5)作者:lj3678
字数:4002


                (1)

  三月,春风拂面,杭州城内一片生机盎然!

  高府院内,一劲装男子正在练剑,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颇具一代宗师之风范!

  又有一华装美妇人,头梳少妇发髻,怀中抱有一婴儿,坐于凉亭之中,正含情脉脉的看着院中男子习练!

  男子乃高府第四代传人——高青泽!高家乃本朝太祖亲封上品世家之一。当年本朝开国皇帝周太祖,出身于草莽,兴义旗于乡野,兵微将寡!当时,高家却已是江湖豪门,杭州望族,家大业大!而高家先祖却能与友人舍家而誓死追随,伴太祖皇帝征战天下,对抗暴政,数度于危难之中救得太祖性命!后天下大定,太祖荣登九五之尊,高家先祖却急流勇退,辞官回归故地!太祖感其恩德,允其「可募乡勇,府内可置弓弩!」别小看这一句话,放在现在就是政府允许你招募打手,采购军火!

  高青泽出身名门,却从不仗势欺人!早年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惩奸除恶,后其父遭仇家暗算,需闭关疗伤,高青泽便以弱冠之龄继承家业,以独子身份出任高府庄主!其后,又积善好施,并数度与江湖正道人士合作,协助朝廷抵御北蛮入侵!所以高青泽在江湖中也有一番美誉!

  「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打破了院中的宁静!

  高青泽急忙收招,跑至夫人的身边,问道:「浩儿,怎么哭了?是不是病了!」
  「你儿子这是饿了,要吃奶了!」「浩儿乖,你爹笨死了!」少妇边说,边解开衣裳!

  「这小子,睡觉前刚吃个,怎么又饿了!」

  一麻子脸家丁恰好端茶过来,看见自家小公子含着少夫人的乳头,吸允的津津有味,不由得咽了一口,寻思的晚上是不是要去怡红院找小红泄泄火!

  「你看,吃饱了就不哭了吧!」妇人把婴儿递给了自己的夫君,自己打理了下衣裳!

  「呵呵!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小家伙!」高青泽用自己的手指擦拭的儿子嘴边的奶渍,笑道!

  此时,突然空中飞下一只白鸽,落于少妇肩头,细看之下,白鸽头顶有一抹红。

  少妇微微色变,挥手打发离去,而后暗运真气于手,亲拍鸽背三下!这白鸽似通灵般,点了一下头,然后鸽嘴一张吐出一粒泥丸,随后展翅离去!

  少妇伸手接住泥丸,碾碎,内藏有一纸,上书:事急,见字速返师门!
  「夫人,这是……」高青泽见此异样,不无疑虑道。

  「夫君,此事说来话长!」

  原来这少妇亦是出身武林世家——扬州沈家庄!其父当年与高青泽之父相遇于江湖,两人志气相投,又因两人都是家中独子,便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沈父年长为兄。两人甚至还定下了一门娃娃亲——便是如今二人的婚事!

  「母亲生我时动了胎气,难产而死,我虽活了下来,却落下了病根,得了一种怪病,从此体弱多病!」

  「父亲与兄长对我疼爱有加,遍寻天下名医为我医治,却无济于事!」
  「更有江南名医言我活不过十岁!」

  「那一年,家兄娶亲生子,本事大喜之年!而我在府中却听不到欢声笑语,只因我那年七岁了,已经活不过三年了!」

  有一天,府上突然来了一个白衣陌生人!父亲对她十分恭敬,亲自出门迎接!两人在密室厅内相谈甚久,家父还严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违者执行家法!

  直到下午,父亲抱起我说道:「嫣儿,这位是你姑姑,以后要听她的话。」说罢,便把我递给我那姑姑。而我在姑姑怀中不知不觉睡着了,只是隐约听到向来言听计从父亲的兄长第一次和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和姑姑在海上的一条商船上,姑姑说:带我去看病!这一离家就是十年!

  从此,姑姑带我踏遍大江南北,寻访灵丹秘药,为我运气疗伤,教我习文弄武!后来我才知道了姑姑与我家非亲带故,只是与我一见如故!

  十年后,姑姑言我:病体已康复,武功略有小成,她可放心离去!并言:有缘自会相见!

  随后,姑姑飘然而去,不知所踪!

  不久,我便返回家中,却不料家中已招巨变——兄长一家三口离奇失踪,家父又因思子心切,练功走火入魔。

  后来,便是你我相遇相识……说罢,沈嫣早泪流满面!

  「这等通灵信鸽,世间也只有姑姑才能饲养!当年我亦曾见她以此手法与他人书信来往!还有这字条上的字便是姑姑亲手所写,世间恐怕无人能模仿。」沈嫣靠着高青泽的宽阔的肩膀又道:「不知姑姑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如此这般急着让我速速回去与她相会!」

  「想必你姑姑也是一代江湖奇人,会没事的!」高青泽搂着夫人,轻声安慰道!

  夜晚,高府庄主房内,灯火摇曳。

  「夫人,你真的明天就要出发,真有这么急,浩儿才刚满月啊!」

  「夫君,姑姑对我有再生之恩。如今有难,你让我如何不急!」

  「要不,明日我与你一同前去!」

  「夫君,你说什么傻话!你乃高家一家之主,朝廷亲封上品世家家主,怎可轻易离家?

  府内府外事物繁多,公公又常年闭关疗伤不问世事,诺大的家业得有你撑着!浩儿又年幼,还得由你在家照看。万一有仇家趁你不在上门寻仇,那可如何是好!「沈嫣抱着高青泽的熊腰,对着高青泽温柔地劝说道!

  「颖儿,路上小心!」高青泽心知夫人所说不无道理,高府的罪过不少黑道枭雄,这些人无时无刻不在寻思着上门报仇。只得无奈道:「夫人切记,遇事不可为时,需返回家中,从长计议。你我夫妻协力,必能其利断金!」说罢,伸开双臂,抱住沈嫣的娇躯,微微地低头,吻住了沈嫣的香唇!

  高青泽吻着她的香唇,只觉满口芳香,沈嫣的味道,确实是甜美到极点,叫他一如既往的沉迷,一条舌头开始在她口腔中乱探乱钻。在他强烈的引诱下,沈嫣也慢慢开始回应丈夫的柔情!两根舌头顿时你来我往,在对方的口腔内缠绵,追逐。这个忘情的热吻,让二人渐渐迷失在自己幸福的世界里。

  不消片刻,二人鼻息渐趋沉重。高青泽终于抵受不住来自沈嫣的诱惑,一手固定沈嫣的头颈,一手落在她的乳房上,指掌笼盖,稍一揉捏,便觉手上之物浑圆饱满坚挺。原来沈嫣只穿上了外衣,内里却是空空如也,便连她那微显发硬的乳头,竟能历历可辨。

  「嗯!」沈嫣微微的呻吟道,心中早已情动,尤其被掌心压着乳头摩挲,这种愉悦,这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让她几乎昏晕过去。

  高青泽柔情的爱抚,让她不自觉地侧过身子,腾出更多空间来配合他,令他能更放肆地享受自己。而她的玉手,同时来到高青泽的胯处,隔着裤子抚摸着那他根炙热如火的阳具,接着有伸进他的裤中,把阳具握在手中,轻搓轻揉,慢慢套弄。

  高青泽顿时美得如痴如醉,禁不住嘘了一口气:「嫣儿,好舒服啊。继续……啊!就是这样……」

  沈嫣见他如此舒服受用,也暗自一喜,不由加多几把劲,直弄得高青泽欲仙欲死,忙将沈嫣轻轻推开,动手脱她衣衫。两三下功夫,已将她脱得精赤条条。
  沈嫣完美的身材,雪白晶莹的肌肤让高青泽百看不厌,尤其在这灯烛摇曳下,那一抹因为情动而泛起的微红。高青泽连忙扯去身上的衣服,张手把她抱入怀中,双双滚到床上。

  沈嫣双手箍住高青泽的脖子,放软身子,任其摆布。只见二人朱唇相凑,再次吻在一起,柔情似水。片刻之后,高青泽沿着她粉颈往下吻,贪婪的右手,包盖住她的乳房,手指嵌入她乳肌搓玩,圆浑中而充满着挺弹,犹如触抚丝绸般柔滑,峰尖上那颗发硬的蓓蕾,正不时在他掌心磨转,叫他不由倒抽了一口气。当他含住一颗乳头,轻轻吸允时,沈嫣「啊!不要!」一阵情不自禁的呻吟,随后浑身一阵颤抖,一股甘甜的乳汁被高青泽吸入口中。

  十根纤指,全插进高青泽头发中,沈嫣把他的脑袋牢牢按住,默默的迎接着,享受着来自丈夫欢愉的折磨。

  正在沈嫣全身心享受之际,发觉夫君的左手移至她的双腿之间,便本能的为他分开双腿,任他抚摸自己的那一处柔软。

  沈嫣的下面早已湿漉漉,芳草间已是布满了露珠。高青泽轻轻的揉了一下,指间掌心便布满了雨露,贪婪的手指更是迫不及待的拨开她紧密的唇瓣,食指先是往里轻轻一送,就在沈嫣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时,突然彻底深入,接着便在蜜穴中深入浅出。

  他的挑逗,令沈嫣再也无法忍受,浑身颤抖起来:「夫君,给我!」

  只见沈嫣满脸酡红,双唇微张微闭。高青泽早已欲火烧身,如今又听到她的柔声细语,当真是火上浇油。忙把他早已发硬的阳具对准花穴,龟头慢慢抵着着花穴口,慢慢地推开唇瓣。还没等他插入,沈嫣便把臀部往前一挺,圆大的龟头,整个插了进去,被她紧密狭窄的蜜穴包含紧箍着。

  蜜穴一如既往的紧密润滑,没有一丝因为生育过婴孩而造成的松弛!高青泽着腰肢往前一挺,一条青筋隆起的阳具,登时齐根没进,把个沈嫣硬塞得堂堂满满,胀得舒服异常,蜜穴的内壁不由一阵抽缩。

  高青泽不由得越加兴奋,动作也开始逐渐激烈,阳具出入的又急又猛,每一次抽插,都带出少许蜜液,每一次深入,都是直刺靶心,撞得龟头又麻又爽。
  沈嫣被丈夫记记点着花芯,粗大的阳具每一次进出都刮得她浑身颤抖,美得她魂飞半天,便如身在浮云,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身下的床单,口中呻吟不断。
  高青泽急速地一连数十下重抽,随着动作,让沈嫣的一对优美乳房跳上跳落地晃动,这个光景,更教他欲火难耐,忍不住单手抚摸她一边乳房,一面努力进出,一面尽情搓揉。

  沈嫣绝美的脸上,早已满脸红霞,小嘴不停发出诱人的呻吟。

  才弄得百来下,沈嫣已被弄得双眼迷离,口中咿咿啊啊的喊个不停:「青泽,今回你怎会这么勇猛,我快给你弄死了,让我歇一歇好吗?啊……太爽了,啊!不行了,且停一会……」

  高青泽却笑道:「现在是要紧关头,怎能停下来,嫣儿你就再忍耐一下吧!」
  说完,更是加上几分劲,直弄得啪啪有声,沈嫣再也忍受不住,大叫一声「啊!」终于泄了。蜜穴中猛烈地收缩,一大股阴精直浇向龟头,又酥又麻,爽得高青泽舒眉展眼。

  又是数十下征伐,高青泽再也忍受不住,阵阵的抽搐过后,精液一下接着一下狂喷而出,又急又猛,直浇花芯,美的沈嫣又是浑身舒爽。

  此时二人躺在床上已是身心疲惫,不时喘着大气,不到片刻,便昏昏入睡,相拥而眠。

  次日清晨,为掩人耳目,沈嫣乔装打扮易容为高府下人,步出高府。随后,在杭州城外,骑上早已备好的良驹,疾驶而去!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