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出租】(05-07)作者:free39
【娇妻出租】(05-07)作者:free39
字数:5465


          五、洞房花烛夜浓情蜜意化不开

  达明和晓洁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就是邻居,一直玩在一起,从小学到高中都唸同一所学校,后来还结成夫妻。

  达明是晓洁的第一个男人。

  两人虽然从小玩在一起,并在高中时发展成为男女朋友,但他们一直保持纯洁关係,直到两人的新婚洞房花烛夜,达明才用他的鸡巴冲破了晓洁的处女膜。
  虽然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但一想起新婚夜那一晚的情形,晓洁这时候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心神荡漾,小穴甚至还流出淫水来。

  新婚夜那一晚,在婚宴上已经喝得大醉的达明一回到新婚房裡,就把晓洁推倒在床,三下两下的,很快把晓洁全身衣物脱光,像隻大白羊似的。

  达明然后也脱光衣服,压在晓洁赤裸的胴体上。

  可怜的晓洁,未经人事的她,想到就要把自己的贞洁献出去了,即使是自己最心爱的男友,还是感到十分惶恐,这时又被喝得大醉的达明剥光了衣服,两人赤裸裸地压在一起,已经完全乱了分寸,全身酸软,迷迷煳煳的,不知道该怎么好。

  就在这时,晓洁突然感觉到达明下面那根硬硬、发热的大棒子已经抵在自己的阴道口。

  来了,来了。

  晓洁紧张得在心裡喊道。

  达明(这时候已经是她的老公了)的那东西就要插进她那二十四年来没有任何男人的东西造访过的宝贵小穴了。

  晓洁虽然紧张,但被心爱的老公紧紧抱着,再加上老公的那东西又在自己的小穴口蠢动,使她不禁心神荡漾,下面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缓缓的,老公的东西插进来了,但只能前进一点点,就碰到了阻碍。

  晓洁感觉到,老公的那东西停顿了一下,然后就稍微用力继续往前冲刺。
  「哎唷,好痛……」

  晓洁突然感觉到小穴内传来椎心刺骨的剧痛,忍不住发出哀叫声。

  达明这时很快吻上晓洁的嘴,忘情地吻着她,但他的下面并没有停止冲刺,他那火热、坚硬的大阴茎在冲破障碍后,开始了抽插,先是缓缓的,然后慢慢加快了速度。

  晓洁小穴裡疼痛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阵酸酸麻麻的感觉,而且让晓洁开始感受到很舒服的滋味。

  随着达明阴茎抽送的速度愈来愈快,这种舒服的感觉也愈来强烈,晓洁不禁鬆开本来紧紧咬住的牙齿,发出「哦……哦……」的呻吟声。

  达明的舌头趁这机会伸进了晓洁的嘴裡,晓洁也用她的舌头热烈回应着,两条舌头疯狂地捲在一起。

  下面是老公愈来愈快速、有力的冲刺,粗大的阴茎在刚被冲破的紧密的阴道裡来来回回,刮动穴肉,带给晓洁无比的快感。

  上面,晓洁和老公忘情地热吻着。

  天呀,怎么如此舒服,我的上下两个口都被老公攻佔了。

  晓洁在心裡呼叫着。

  这就是夫妻之间的性爱吗?在短暂的疼痛之后,紧接着而来的竟然是难以言喻的舒服,真的太舒服了。

  晓洁一面这样想,一面享受着丈夫对她的上下两个口的勐烈攻击,全身沉浸在说不出来的强烈快感中。

  当然,瀰漫在新房内的是浓得化不开的浓浓爱意。

  达明:「洁……妹妹……妳好棒……我终于进去了……爱妳。」

  晓洁:「讨厌……哥……刚才痛死我了……」

  达明深情地吻着爱妻,下面则捉挟地加快抽插,大阴茎有力地翻动晓洁娇嫩的穴肉,夹杂着从晓洁穴心裡流出的源源不绝的淫水,把两人同时带上快乐的高峰。

  达明:「洁妹……知道吗?这就是相干呀,我在干我心爱的妹妹呀……舒服吗?」

  晓洁:「哥哥……你好讨厌哦……人家不理你了……哦……哥……你又进来了……这次插得好深……哦……哦……」

  达明:「妹妹……妳下面好紧……夹得我好舒服……知道我用什么在干妳吗?大鸡巴,是我的大鸡巴在干你,是我的大鸡巴在干你……」

  晓洁:「好讨厌……哥……好难听哦……什么干的……什么……什么……鸡巴……懒叫……好难听……」

  达明:「不会啦,你说的好好听……快……告诉哥哥……是什么在干妳……」
  达明一面说,一面用力干着晓洁,他的大阴茎这时插得更深,都快顶到晓洁小穴的最深处,把晓洁插得意乱神迷。

  晓洁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淹没了,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但在老公的催促下,她还是娇羞无比地说了出来:「哥……老公……你用……大鸡巴在干我……大鸡巴干得我好舒服……哦……又来了……」

  两人的新婚夜,为晓洁开启了女人的性爱大门,把她带进性爱的快乐天堂,从新婚夜一直到现在,达明和晓洁这对夫妻一直享受着快乐的性爱生活,而晓洁也从不经人事的青春少女成了年轻少妇,对性更懂得享受,在床上也更放得开,在和丈夫作爱时,更是淫语不断,鸡巴、鸡巴、相干、干我叫个不停。

  沉浸在对新婚夜被开苞时的幸福甜蜜回忆中的晓洁,这时却也不禁想起,过去这一星期来,她却是日日夜夜沉醉在和陈进益这位「租」夫的性爱中,每天晚上都是和陈进益通宵相干,嘴裡也是同样鸡巴、相干、干我、叫个不停。

  虽然晓洁知道自己一直是深深爱着老公达明的,但她过去其实也在内心裡喜欢着进益,在婚前还跟进益有过一次意外的遭遇,当然,最关键的是在这次「出租」事件中,让她竟然要和进益同住两个星期,过着像真实夫妻一样的生活。
  能够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起生活,是很幸福的事,尤其是进益很能干,不只是鸡巴够大、够粗,干起来还很勇勐有力,又能持久,每次都能把晓洁送上最高潮。

  这样的美好生活,让晓洁天天沉浸在幸福、美好的性爱中,若不是老公今天打电话来,她几乎忘了自己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妻子。

  我是不是太淫荡了?晓洁忍不住这样想。

  晓洁在沙发上坐下来,陷入沉思。

  往事像电影般,一幕幕在她脑海中上演。

          六、回忆之一:六人行之死党玩伴

  晓洁和达明是青梅竹马,他们两人和进益则是高中时代的死党玩伴。

  但正确来说,晓洁、达明和进益这个死党,还要再加上进益的女朋友蕾蕾、另一位高中好同学刘建国,以及建国的女朋友朱小莉。

  他们六个人都是镇上德明高中的同班同学,不管上课或下课,几乎都玩在一起,成了一个由六个人组成的玩伴死党。

  陈进益是这个死党的头头,因为他不但长得高大英俊,在六人当中,他的家境也是最好的。

  陈进益的父亲曾经当过镇上的镇长,下台后经营家族企业的木材厂和傢俱厂,算得上是镇上首富。

  陈进益的女朋友蕾蕾─林芯蕾,是校花,长得亮佻艳丽,身材火辣,和陈进益在一起,十分登对。

  刘建国的父亲在镇上开了一家货运行,手下有三、四辆货运卡车,因此刘建国从小就受到父亲车行的那些货车司机的影响,个性十分粗线条,脾气也很火爆。
  他的女朋友朱小莉家裡则是开杂货店的。

  小莉虽然个子娇小玲珑,但个性很呛辣、豪爽,和个性同样豪爽、火爆的刘建国因此很合得来,但因为两人个性太相近,都是同样火爆脾气,所以,两人经常发生争执。

  相较之下,李达明和徐晓洁这一对就很可怜了。

  李达明的父亲开了一家铁工厂,但生意一直很不好,只能勉强维持着。
  徐晓洁的父亲在她很小时候就去世了,晓洁的母亲是裁缝,靠着替人缝製和修补衣服把晓洁拉拔长大,母女俩的日子还过得满辛苦的。

  因此,很自然的,在他们这个六人死党裡,陈进益就是大哥,平常都由他带着大家活动,他更常带着大家去吃吃喝喝,或是上卡拉ok欢唱,都由他埋单。
  陈进益是大哥,蕾蕾是大哥的女人,小莉和建国作风都很强势,达明和晓洁很自然地就成了这群死党裡的小弟和小妹。

  高中毕业后,这六人死党都没有继续升学,三名男生在等待服兵役之前,陈进益先进入父亲的公司裡工作,准备日后接下家族企业。

  因为父亲的身体不好,李达明于是一手接下父亲的铁工厂。

  刘建国则帮助父亲经营货运行,他自己并且考取大货车驾照,当货运行的司机人手不够时,刘建国就会暂时客串货车司机。

  致于死党的三位女生,蕾蕾嚮往银幕生涯,在亲友介绍下,准备前往台北朝演艺圈发展。

  小莉和晓洁暂时待在家裡,小莉帮忙照顾家裡的杂货店,晓洁则帮忙母亲作些杂务。

  小莉和刘建国,晓洁和李达明,这两对情侣的关係一直维持得很好,并没有因为毕业了而分手。

  反倒是陈进益和蕾蕾却分手了。

        七、回忆之二:伤感又激情的卡拉OK离别之夜

  蕾蕾的明星之梦进展得很顺利,在一位亲友的牵线下,蕾蕾被介绍进了电视台,即将在一些戏剧中演出,因此,蕾蕾就要离开小镇,前往台北。

  陈进益一直坚决反对蕾蕾往演艺圈发展,更反对她搬去台北,希望蕾蕾留下来,但蕾蕾却铁了心,一心要前去台北,两人还因此吵了好几次架,最后只能分手了。

  在蕾蕾前往台北的前夕,陈进益约了大家到镇上的「天天来餐厅」

  替蕾蕾送行,吃完饭后,大家转往镇上的卡拉OK。

  离别在即,大伙儿都有点儿感伤,特别是陈进益更为难过,因为心爱的女朋友就要远走他乡。

  吃离别餐时,林进益自己已经喝了将近一瓶红酒,已经半醉,来到卡拉OK,进了包厢后,他马上又叫了一手啤酒,边唱边喝,这下子更醉了。

  唱了几首感伤离别的歌曲,再加上酒精作祟,进益忍不住抱住蕾蕾,并且伤心地哭泣着。

  「呜……蕾蕾……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爱妳……留下来……」
  说着,说着,进益吻上了蕾蕾的双唇,吻得很疯狂。

  感受到离别的情意依依,蕾蕾也热烈回吻,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进益的情绪愈来愈高涨,情慾一下子被激发起来,即使包厢内还有其他人,他勐地把蕾蕾压倒在包厢的长沙发沙上。

  进益憿情地吻着蕾蕾,一手在蕾蕾胸部抚摸。

  蕾蕾发出「呜……呜……」的低声呻吟。

  进益突然解开蕾蕾胸前的扣子,蕾蕾居然没戴奶罩,上衣裡面是真空的,因此,她那对雄伟的双乳马上弹现在包厢内五人眼前。

  进益一手把玩着蕾蕾的一个乳房,同时吻着另一个乳房。

  接着,进益乾脆蕾蕾的衬衫扣子全部解开,并且把她的裙子往上掀起。
  这下子,蕾蕾就近乎全裸地呈现在大家面前:她上半身双乳裸露,下半身只剩下下面一条小小的粉红碎花三角裤遮住神秘私处。

  进益从上往下一路亲吻着,先是吻着蕾蕾双唇,接着是双乳,接着吻上小腹,最后来到蕾蕾最下面的神秘三角。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进益竟然一把脱下蕾蕾的三角裤,把它扔到一旁。
  蕾蕾这时也已经意乱情迷,不但完全没有制止,反而张开两腿,露出迷人的阴部,只见那儿已经流水潺潺。

  进益一下子对着蕾蕾的小穴吻了下去。

  蕾雷发出淫荡至极的轻声呻吟,两脚更用力夹住进益的腰部。

  刘建国一看场面有点失控,马上拉着小莉坐在他们两人上头的沙发上,并且拿起麦克风,大声唱了起来,同时示意达明和晓洁坐到沙发的另一头,正好提供掩护,挡进门口的视线,以防万一有人闯进包厢来,一下子就看到包厢内的无限春光。

  进益和蕾蕾的情慾已经冲上高峰,进益再也忍不住,立起身来,以最快速度解开皮带,让长裤自动滑下,同时拉下内裤,早已硬得不行的大鸡巴马上弹跳而出。

  进益再度朴上蕾蕾,疯狂吻着蕾蕾,臀部先是向后一退,接着往前一挺,大鸡巴一下子精准地插进了蕾蕾的小穴。

  进益马上展开剧烈的抽插,大鸡巴毫不留情地快速进出蕾蕾的小穴,突然而来的激烈快感,把蕾蕾送上快感的最高端,让她忍不住发出长长的一声淫叫:「哦……呀……」嘹亮、高亢的淫叫,长长地迴盪在包厢内。

  进益紧紧抱着蕾蕾,屁股如电动打椿机般快速耸动,大鸡巴大力地进出蕾蕾的小穴,每次抽出时,鸡巴就会翻动蕾蕾娇嫩的穴肉,并带出阵阵淫水。

  进益的身体虽然感受到无比快感,但心裡却是充满着即将与爱人分开的凄苦,因此,他一面努力抽插,却又忍不住滴下眼泪来,泪水滴在蕾蕾脸上,带起蕾蕾的心酸,也跟着流出泪水和哭泣起来。

  进益和蕾蕾这时紧紧抱在一起,两人上面疯狂吻着,下面则是进益的疯狂冲刺和蕾蕾的柔顺迎接。

  进益不停地抽插,也不停地唤着蕾蕾的名字,「蕾蕾……不要走……留下来……让我干你……我要用力干妳……」

  蕾蕾则以淫叫和哭泣回应着,「益……你干死我了……干我……干我……」
  这真是疯狂又怪异的场面,沙发上的两人又哭又叫的勐烈相干,淫水和汗水四溅,整个包厢裡突然让人觉得燥热起来。

  进益和蕾蕾的失控激情,让刘建国和小莉看傻了,这时,他们放下麦克风,停止了唱歌,只剩单调的伴唱女声迴盪在包厢裡. ……

  今夜是我们最后的温存,明天,妳将离我远去,亲爱的,不要说什么,让我们今晚尽情温存,暂且忘了明日的离别……

  受到进益和蕾蕾的活春宫画面的刺激,刘建国一把搂住小莉,两人热情地吻着。

  刘建国把手伸进小莉的上衣内,用力搓揉着小莉的乳房,小莉发出了呻吟,接着,两人也翻倒在沙发上,刘建国的手伸向了小莉的下面……

  进益、蕾蕾和建国、小莉这两对早就有亲蜜关係,他们这样的激情演出是常有的事,只有达明和晓洁这时还维持着纯纯的友谊关係,他们两人这时只能呆呆看着眼前这两对的火热表演,不知所措。

  不过,达明的双眼这时却紧盯着蕾蕾。

  被进益的大鸡巴干得几近虚脱的蕾蕾,这时已经进入高潮即将来到的迷离茫然状态中,脸上红通通的,口中淫语和娇喘不断,头部激烈摇摆,长长的秀髮左右甩动,两粒饱满、坚挺的美乳上下晃动,形成绝美的曲线,丰满的屁股快速挺起和落下,一次又一次地迎接进益大鸡巴的冲刺。

  丰满、美艳、哀伤、淫荡,在达明眼中,蕾蕾就是如此绝美的画面。

  但达明身边的晓洁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画面:进益那根粗大的大鸡巴,一次又一次地从蕾蕾的小穴中拔出和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有力,把蕾蕾干得呼天喊地,淫水阵阵涌出,把进益的鸡巴毛和蕾蕾的阴毛都染湿了,在灯光下,蕾蕾和进益交合的下面是一片油光水亮……

  「又来了……进益的大鸡巴又从蕾蕾的小穴裡退了出来……又再么大力的插了进去……」

  晓洁在心裡如此惊呼着。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看着、看着……模模煳煳之间,晓洁好希望,那根大鸡巴的攻击目标就是自己……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