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美少女床边故事】(完)【作者:齐人】
【美少女床边故事】(完)【作者:齐人】
字数:103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重生在平行世界的我,不但降生到不同家庭、变成了女孩子,还提前了好几年出生。小时候看到的新闻,对我来说都是前世出生前的历史事件,直到上了初中,身边的社会环境才跟前世的童年衔接起来。

  不过,这个世界虽然和前世几乎一样,还是有不少细节明显不同。比如说中学女生的裙子,实在短得太夸张了!

  明明是社会风气还相当保守的年代,那些漂亮姐姐的校服却都能透出胸罩蕾丝,百褶裙下也都至少裸露了一半大腿。其中一些姐姐的裙子甚至还会更短、更暴露,而且她们裙里的薄纱镂空情趣内裤,也比其他女孩的更窄小、更淫媚、更诱人。

  最初看到满街的少女美腿时,我的第一个感想是赏心悦目、能重生真好。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现在也是女孩子、将来也得穿那么短的裙子上学,不禁就有一股恶寒爬过了背脊。

  没想到,过了这些年、如今升上初中的我,早已习惯了各式各样的裙子,衣橱里甚至连一件外穿的裤装都没有。在妈妈的调教下,我从小就养成了随时抚着裙摆的好习惯,如今在同学与师长眼中,我是个优雅妩媚、气质出众的美腿大小姐,不管穿着多么短多么性感的迷你裙,都可以落落大方地在全场男生视奸中摇曳生姿步步生莲、走着最漂亮最迷人、最性感最淫媚的猫步。

  这个世界的爸爸、妈妈、姐姐,都是我前世相当熟悉的姻亲。姐姐从小就长得超级漂亮,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一直是全校公认的校花,高中一入学就因为清丽的美貌与诱人的身材,直接被内定为下届仪队队长。

  姐姐的追求者很多,但她从来没交过男朋友,身边唯一比较熟的男生,是她从幼儿园到小学同班九年的竞争对手,两个人常常争夺或并列各种考试、比赛的第一名。

  他们俩常常代表学校一起参加比赛,所以双方家长蛮熟的,只要见到面都一定会迎上去打个招呼、寒暄几句。

  在前世里那男生也是我的亲人、大我很多岁,所以男生的我小时候常常由他换尿布,稍稍长大后也常常让他抱起来玩举高高。不过在这个世界里,女孩子的我只比他小三岁,所以我们有蛮多机会玩在一起,就像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可能因为我是班花的可爱妹妹吧,他虽然跟我非亲非故、却非常疼我、十分照顾我。

  因为他对我实在太好了、跟我的亲哥哥一样,所以我从小就娇滴滴地喊他「葛格」。其他年纪比我大一点的男孩,我都是冷冰冰地叫标准发音的「哥哥」,之后甚至是更疏远更冷淡地叫他们「学长」。

  葛格跟我姐初中还是同校,不过我姐念的是只有女生的啦啦队班、在独立的教学楼里,所以我跟葛格见面的机会少了许多。从小学六年级到初中入学,足足有好几个月我都没有遇见他。

  我想葛格应该不知道,他向来疼爱的小萝莉已经长大了,成了腰细腿长屁股翘的淫媚美少女。初中报到时我就被拉进校啦啦队成为Center,明明才一年级而
已却天天都得穿淫荡的齐屄百褶裙上学,将我诱人无比的裸臀淫尻骚屄嫩穴、跟我那双嫩白修长的极品美腿,一起展示给身边所有的男人视奸偷拍。

  在中学生这个年龄段里,我的奶子还不能算是巨乳,但已经相当有料、曲线十分诱人,完全可以撑起任何性感剪裁的情趣胸罩。就算是需要露乳沟的宴会礼服,我也可以完全不用挤、也不需要垫。

  姐姐她们高中的仪队队长,初中时就是姐姐的啦啦队学姐。她常常来我们家玩、跟我也很要好,我跟姐姐都叫她婷姐。

  婷姐很喜欢爱抚我玉白无瑕、充满弹性的大腿和嫩屁股、还常常揉我的胸。她总是哀叹说可惜她不是男生,要不然一定要把我娶回家金屋藏娇。

  因为从小就认真地防晒美白、调养身子吧,我那一双长腿真的比婷姐和我姐的都更漂亮。平常上学时,明明我穿的是初中校服、脸蛋也还很稚嫩,却总是因为诱人到极点的美腿,被路上那些男人误以为我是女子高中的仪队队长。

  在学校里,那些男老师男教官也常常在跟我说话时就一下子硬了起来,害人家每次都羞得要死,只能红着脸蛋、假装没看到他们高高肿起来的裤裆。

  这个周末,联谊的女孩子临时缺了一个人,婷姐在我们家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解决,就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

  虽然已经当了十多年的女孩、而且是非常漂亮非常迷人的女孩,但我一点都不想跟男生联谊。不过我才刚刚开口拒绝,就看到婷姐手上的名单里有个熟人、忍不住就好奇地问了一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姐姐和我未来的姐夫,应该就是在他们高一的联谊中成为情侣的。

  美丽无比的冰山妹妹原本表现得十分冷淡、根本没打算参加联谊,却因为一个男生的名字而忽然改变了心意?!

  向来八卦的婷姐立刻两眼放光、燃起了熊熊的兴致。听到我说那个葛格又高又帅又温柔、跟我姐同班九年、双方家长又熟识,婷姐立刻露出了果然如此、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之类的,奇妙又满足的笑容。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一再叮嘱她绝对不可以透露给我姐姐知道。婷姐一脸我办事你放心的模样、轻轻拍着我光滑裸露的香肩、认真地答应了我。

  因为我只是要去看戏,根本没打算认识什么男生,姐姐问我明天要穿什么衣服时,我很老实地说我完全没准备。

  隔天一早,我跟平常上学前一样洗香香出来,还裹着浴巾就被婷姐和我姐架进房里,强迫我换上她们俩为我精挑细选的超性感衣裙:三分之一杯的情趣胸罩、蕾丝系带的镂空内裤、细肩带的低胸小可爱、轻飘飘的薄纱齐屄百褶裙。

  身为最美最诱人的啦啦队Center,我平常上学就都穿得十分暴露十分淫荡,
上天桥时不管再怎么抚好裙摆,都还是一定会被身后的男人看尽我的翘臀美尻淫鲍骚屄。

  不过今天是联谊又不是上学,羞得想死的我一点都不想穿成这样去给那些学长看。

  婷姐和我姐已经换上了联谊服装,两个人都穿得十分清凉、其它学姐肯定也一样,所以我最后还是拗不过她们,红着脸蛋换上这套羞死人的淫荡衣裙,将自己诱人无比的绝美娇躯裸露出来。

  跟男生会合时,我们女生这边迟到得有点久。不过学长们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不耐烦,一个个笑咪咪的仿佛他们也只是刚到。

  因为我想知道婷姐是怎么作弊的,就紧紧守在她身边,毕竟抽钥匙几乎是随机的,她要怎么保证我姐一定会抽到特定的男生呢?

  穿着热裤、强调出一对翘屁股的婷姐,不愧是最美最迷人的仪队队长。在场所有男生全都直勾勾地看向这里,而且他们的裤裆一个个都顶起了高高的帐棚,没有一个例外、包括今天应该会成为我姐男朋友的葛格。

  不过因为跟婷姐一起站在风口,我的齐屄裙摆不断地被风掀起来,只靠两只手根本按不过来,简直就像玩打地鼠一样,这边才按下去、那边就又被色色的风给掀起来了。

  就在我一边红着脸蛋按着裙子、一边满心期待着婷姐的魔术时,我姐竟然大大方方地朝葛格走了过去,这让我有些分心、频频转过去看,不但没法一直盯着婷姐作弊,手上按裙子的动作也慢了几拍。

  只见那一男一女相谈甚欢,而且一直看向这边的葛格,他的脸还变红了!然后笑靥如花的姐姐就扬起小手、示意我过去。

  咦咦咦…怎么回事?他们俩就这样成了吗?这这这…会不会太儿戏了点啊?
  既疑惑、又惊喜的我,小手抚着不断被风掀起的齐屄百褶裙,嫩白全裸的修长美腿踩着还不太习惯的细跟高跟鞋,轻扭纤腰摇起屁股、娉婷婀娜千娇百媚地,在葛格一眨也不眨的注视中,浅笑吟吟俏脸含羞地朝他走了过去。

  我忽然注意到,包括一直看向这边的葛格在内,所有学长的目光通通都随着我移动,而不是看向正在主持抽签的婷姐。他们不是应该要关心自己被哪个女孩抽到吗?

  我纳闷地停下来、转过身子面向后方左右察看。不过因为转得太急忘了按住裙子,齐屄的轻纱裙摆就这样高高飞旋了起来,我裙里几乎全裸的圆翘屁股与绝美骚屄,就这样完完全全地被周围所有学长注目、视奸、让他们一览无遗。
  我几秒钟前的疑惑得到了解答:学长们的确通通都在看我、没有一个例外、他们当中连一个人都没有在看婷姐,全都顶着高高的裤裆注视着急忙掩住裙摆的我。

  不过仔细想想,我走到一半忽然停下来、又转身,这个动作本身就够古怪的,难免会吸引学长的注意力吧?何况我转身时又不小心掀起了裙子、露出了裙底的绝美春光。如今根本没法确定,那些学长到底是之前就在看我,还是在我停下、转身时才看过来的。

  我一走到葛格面前,姐姐就抓起我的小手、放进她同班多年的老同学掌心中,吩咐他今天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然后她就英姿飒爽地快步离开,到婷姐那去了。
  葛格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他的裤裆一直很肿,他费了好一番工夫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瞄到了一些内容,似乎是一下子忽然传来了一大堆信息,而且每一封信息都在标题上叫嚣着要他请客。

  因为姐姐就要抽钥匙了,我连忙把注意力从葛格的手机上挪开。结果姐姐果然和另一个又高又帅的学长配成了对,毕竟葛格今天要照顾我,不可能再被姐姐抽到了。

  虽然跟我原来想看到的有点偏差,不过仔细想想,姐姐这么疼我,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把我交给不认识的男生。难怪她早上会和婷姐把我打扮得这么性感淫媚、裸露到极点,因为只要由葛格照顾我,就不用担心她心爱的妹妹被别的男生吃豆腐了。

  葛格的口才很好,拿过许多朗读和演讲比赛的首奖,担任各种活动的主持人也都大受好评。不过他今天好像非常紧张、脸好红、说起话来也有点结巴,让我觉得有点可爱。他呐呐地称赞我今天很漂亮、非常非常漂亮、很迷人、非常非常迷人。他说今天的我,比他上回见到时还要更美丽、更妩媚、更诱人、更性感、更让人惊艳、更让人挪不开目光。

  仍然被他牵着小手的我,甜甜地展颜一笑、露出俏脸上的迷人酒窝、娇滴滴羞答答地谢谢他。

  虽然我们已经相识好多年了、而且从小玩在一起,但这还是我小学毕业后头一次见到葛格呢。一想到人家今天穿得这么骚这么辣、这么暴露这么淫荡,小手又被他紧紧地握在掌心中,我忍不住就羞得小鹿乱撞、芳心也期待起接下来的联谊活动。

  因为我的领口实在太低、轻飘飘的薄纱裙摆又短到了私处,葛格根本不用刻意做什么,就随时都能欣赏到我的嫩白美乳与裙底淫屄。

  穿着高跟鞋的我不好走路,所以接下来的行程里,葛格常常用公主抱把轻盈窈窕的我捧起来、温柔地搂在他怀里。我的小手揽着葛格的脖子,当然就没法按住随风飘扬的齐屄裙摆,让我们俩附近那些色眯眯的学长,通通都跟葛格一起大饱眼福。

  在之后各种男女搭配的联谊小游戏中,我裸露在衣裙外的香肩、锁骨、美背、玉臂、嫩奶、细腰、翘臀、淫屄、长腿、纤足,每一吋娇嫩肌肤、每一处性感带,通通都跟葛格那双热腾腾的手掌有了十分亲密、而且长时间的连续接触。

  联谊结束当晚、跟姐姐共浴时,我带着深深的歉疚与不安,红着脸蛋羞答答地跟她坦白说,葛格今天跟我告白了,而且人家也已经答应他、成为葛格的女朋友了。

  姐姐笑着恭喜我,说婷姐之前跟她说时她还不太相信,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暗恋他。

  姐姐的反应让我有点懵,不过她好像只是以为我害羞了,所以姐姐又笑着一直逗弄我、问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因为在姐姐面前我一直没法专心,直到洗好澡裹上浴巾时才忽然想通,婷姐大概从一开始就误以为我是自己喜欢葛格,而不是想撮合他跟我姐姐。

  明明叫她要保密、不能打草惊蛇,结果婷姐转头就把冰山妹妹已经融化的大好消息告诉了我姐。难怪姐姐问我要穿什么衣服去联谊、然后又和婷姐联手为我打扮。疼我的她,当然要让亲爱的妹妹把最美、最性感、最诱人的自己,完完全全裸露在芳心暗许的男生面前喽。

  参加联谊的女生里,虽然我年纪最小、胸前的曲线也最单薄,但我的脸蛋最清纯最甜美、身材最窈窕最淫媚,而且我的腰肢最细屁股最翘,超短裙下那双嫩白美腿更是将在场所有高中仪队妹通通都比了下去。

  因为葛格载到了全场最美丽最诱人、最性感最淫媚的女神,回去后他花了太多钱请客,结果跟我约会时就只能找那些不用钱、或是非常便宜的地方了。
  幸好他的死党们还算有良心,集资送了两张昂贵招待券给他,所以我和男友第一次单独约会,就来到了市里最高级最豪华的保龄球馆。

  这里的收费极高,服务自然也要好,所以场内每个女服务员都非常非常漂亮。不管是收银登记的高开叉窄裙OL、捧着托盘到处送饮料的超短裙小妹、还是教客人打球的性感女教练,每一位都非常美丽非常迷人。

  原本以为馆内的清凉美女那么多,我在当中应该不会太显眼。没想到我换好淫媚半裸的衣裙出来、才打了一下子,会馆中央高高悬挂的巨型屏幕上,就出现了我摇着裙摆轻移莲步、晃着淫奶弯腰掷球的娇美倩影。

  明明我只是碰巧,有几次在第二球时打出了全倒,但屏幕上的好球回放影片却变成了我一个人的性感走光写真特辑。因为约会前就知道要打保龄球,我上衣穿的是梯形的紧身运动背心:上方的小小窄边用细带子系在我的粉颈上,两侧的斜边将我玉白光滑的香肩裸露出来。梯形底端将我粉红色的激凸乳头提了起来,让我本来就非常挺非常诱人的奶子,完完整整地露出了没穿胸罩的全裸南半球。
  我的柳腰好细、屁股好翘、齐屄的裙摆随着弯腰掷球的动作、高高飞扬了起来,露出了人家特地穿给男友看的那件情趣内裤,还有我几乎全裸的淫尻嫩屄。
  这套录影系统每个球道都有,方便美女教练指导客人修正动作。所以我全裸的下乳、诱人无比的裙底春光,通通都被各种低角度的高清镜头给记录下来,实时放送到会馆中央、人人都看得到的巨型屏幕上。

  我的脸蛋十分清纯、裙里的小嫩屄也一看就知道是处女,但我的腰臀与美腿曲线实在太性感太淫荡太诱人了,其实不算大的奶子也因为弯腰时被离心力与重力同时拉扯,看起来比实际的Size还要大一点。

  明明还只是初中生而已,我的绝美身材却已经比场内所有的女服务员更淫媚更性感。发现自己正在被全场男人视奸,我羞得俏脸晕红媚眼如丝,屏幕上的半裸女神自然也实时映照出了我娇美诱人、清纯中又带了一点淫荡的性感模样。
  从保龄球馆离开、一进到平价KTV的包厢里,我就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地被男友开苞了。一想到前世里我和他的血脉亲缘,被插入时我的俏脸就羞得更红、小嫩屄也夹得更紧。我那未经人事的极品名器、仿佛出厂前就被设定好的自动汲水帮浦,一抽一吸一收一紧,十分契合地狠狠咬住男友的大肉棒,让初尝性爱滋味的我们俩,忍不住都在欣快无比的极上悦乐中、一同发出了欢悦淫靡的叫喊。
  美到极点又骚到极点的我,一边娇啼一边喷潮,很快就把男友抛弃童贞的第一发给完全吸纳到体内。虽然他一下子就射了、脸上明显有些懊恼,但变软的小小葛格马上就又硬了起来、而且变得比刚刚更粗更大,沿着刚刚才探访过的花香蜜径再次深入进来,将我紧窄到不行的名器美屄,狠狠地用插进来的活塞圆柱往周围挤开、再次用劲向前挺进。

  被开苞时的剧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小穴里新传来的温暖、触感、充实感,通通都转化成了让人害羞的舒服感、欣快感、愉悦感、幸福感。随着男友一退一进、一抽一插的活塞运动,仍然穿着超短裙的我也扭起纤腰摇起了屁股,按照小穴里传来的强烈快感随时调整姿势与体位,让跟我同样生涩不熟练的男友,可以更轻松、更舒服、更省力地干死人家。

  不知道是因为我好几次被干晕了过去,还是因为幸福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短暂。明明我觉得自己好像才刚刚被开苞、还没被内射过几发呢,包厢的欢唱时间就已经用完了。

  清理下体时我惊讶地发现,我的名器小嫩屄竟然还是那么美那么紧、就连淡淡的花香也跟在保龄球馆时完全一样。明明已经确实被开苞了、被十分粗大的肉棒连续干了三个小时,但男友这才拔出来没多久呢,我的小嫩屄竟然就已经恢复成最完美最诱人的模样了。

  被男友送回家后,又喜又羞又带着疑惑的我,拉着姐姐陪我入浴。因为我们姐妹感情好,从小到大都常常一起洗澡。除了我自己以外,姐姐最清楚我的小嫩屄有多漂亮多性感多诱人。如果连姐姐都看不出我已经被男人干过的话,其他任何人也都绝对不可能发现吧。

  在KTV时我只是匆匆检查,而在家中浴室的明亮灯光下,我的名器小嫩屄无论色泽、形状、曲线、香气、湿度、紧度,都跟昨晚和姐姐共浴时一模一样,所以姐姐完全没发现我已经不是处女了。虽然我今天回家时脸蛋特别红特别娇艳,但跟男友初次约会回来、又在门口Kiss good night,害羞一点本来就很正常嘛。

  姐姐帮我清洗时还忍不住赞叹说我男友真是艳福不浅,竟然可以追到像我这么性感这么诱人的极品美处女。

  约会隔天又是要上学的日子。清早起来,我跟平常一样洗香香,穿上三分之一杯的淫荡胸罩、蕾丝镂空的情趣内裤、V领露奶的半透明校服上衣、短到大腿根的齐屄百褶裙。

  小手轻轻提起短到不行的裙摆,红着脸蛋看向镜子里清纯可人的长腿美少女裙内、那被半掩在薄如蝉翼的轻纱布片中、仍然如同处子一般瑰丽诱人的绝美淫屄。

  明明人家昨晚已经被男友开苞了、再也不是处女了,但不管是谁看到我裙里娇嫩淫艳的美骚屄,都绝对不会相信我已经被男人生中出内射过好多发、而且已经来来回回地被连续干过几个小时了。

  我和姐姐的学校方向不同,所以我们俩一到地铁站就分开,各自前往搭车月台。

  因为时间还早不怕迟到,第一班车的女性专用车厢又非常挤,我就留在等待区里没有上车,反正下一班很快就会来了。

  没想到,第二班的女性专用车厢还是很多人。我正在犹豫是不是该挤进去时,眼角余光就瞄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正踏进隔邻的普通车厢。他是我男友的爸爸、一个中学老师。

  如果没有强壮的男人保护,上学时穿得这么骚这么淫荡的我,绝对不可能去搭普通车厢。不过既然伯伯在这里,我自然就放下了不必要的挣扎,抬起超短裙下白花花的大腿、快步追向那个宽厚壮实的背影。

  「跛、博~?…等一下、等一下…人家嘛~~?」

  因为男友被我称呼为「葛格」,他爸爸自然也就被我称呼为「跛博」,也就是「伯伯」的可爱版发音。

  我匆匆追进车厢里、娇声呼喊伯伯,身后随即传来了关门的警示声。这会儿乘客还不算太多,但下一站恐怕就会涌入一大群男人,所以我顾不得紧张与害羞、飞快地从一个个男人身边穿过,硬是挤到伯伯与他身侧车厢壁之间、那片相当狭小的空间里,让我软嫩无比的奶子有点变形地紧紧贴合压住他胸膛。

  明明隔壁就是女性专用车厢,却忽然有个淫媚半裸的校服美少女硬是挤到了他怀里,担任老师的他很明显地紧张了起来,全身肌肉都和他裤裆里的大肉棒一起变得硬梆梆的。

  「跛博~?…因为那边有点太挤了,人家又怕迟到…」我娇喘吁吁吐气如兰、小嘴几乎都要吻到伯伯脸上了,「所以…只能拜托跛博保护人家了。人家现在是啦啦队Center,所以…上学时都得穿这么低胸的校服、还有…这么短这么羞人的
裙子…」

  伯伯其实跟我爸同龄、而且看起来十分年轻帅气。他在极短暂的紧张后立刻就认出了我,不过他放松下来的只有肌肉,裤裆里的大肉棒不但没变软,反倒又变得更粗更硬了。

  伯伯说他刚刚在月台上就被美丽无比的我给迷住了,还因此错过了前一班车。他说他刚刚还在想,这个女孩子跟筱琴长得好像,不知道是不是筱琳筱琴的堂姐妹或表姐妹。

  因为我在伯伯的印象里,一直都是娇小可爱的小萝莉、小豆丁吧,所以他在月台上时没有发现他面前的长腿美少女就是筱琴,毕竟升上初中后的我实在太淫媚太性感太诱人了,跟小学时给人的稚龄感觉很不一样。

  然而听到了我那声娇滴滴的「跛博~?」,再看到我俏脸上那两朵甜美无比的酒窝,伯伯自然就在一瞬间认出了我。

  紧紧依偎在伯伯怀里,用奶子蹭着他的我放下心来,娇滴滴羞答答地跟他聊天。虽然不知道男友和我交往有没有告诉他爸妈,但昨晚被亲爱男友开了苞的我,此刻已经完完全全把眼前的男人当成公公了。

  「跛博今天…怎么会搭这条线啊?跛博的学校不是在兰线上吗?」

  伯伯正要回答时,列车到站了。下车的人不多,但随即涌入了大量的男人。原本就在角落的我很快就又被伯伯壮实的身体紧紧按压到车厢壁上。

  可能因为震动和摩擦吧,伯伯裤裆的拉链不知何时已经往下滑到了底,他那根硬挺挺的大肉棒就这样弹出、穿过内裤与外裤的两道开口,一下子往我这边顶了过来。我原本就羞红的俏脸、一下子又烧得更红了,小嘴里不由自主就吐出了诱人无比的娇啼与轻吟,让伯伯的大肉棒再次闻声昂扬、更进一步地往上挑起、掀开了我的齐屄百褶裙。

  伯伯高高挺起的大肉棒,和我的淫嫩小屄之间,此刻就只隔了薄薄一片的镂空轻纱。不过虽然气氛十分暧昧淫靡、又十分尴尬,伯伯还是很努力地板着他通红的脸、假装没事一样,回答我说,他从今天起就是我们学校的校长了。

  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名校校长,伯伯显然跟他那根坚硬粗长的小伯伯一样十分兴奋。我也同样是既惊讶又兴奋、长长的睫毛往上一扬、秀美的大眼睛水波盈盈、十分崇拜地看向又帅又年轻的他、就像粉丝看偶像一样。伯伯居然比我前世里早了好几年当上校长、而且头一个就任的学校就是顶级名校,实在太让人惊喜了!
  因为有了共同的、让两个人都很兴奋的话题,我们这对紧紧相拥的男女就越聊越投机、越聊越开心,直到那起意外忽然降临。

  明明还没到站,地铁却忽然紧急煞车。车厢里和隧道中的灯光随即熄灭,然后剧烈无比的震动就从大地传进了车厢里。

  是地震。很大很大的地震。

  虽然车厢里的紧急照明马上又亮了起来,隧道中的通风系统也仍然持续运作,但在事发时的那起大震荡,让伯伯本来就硬得要死的大肉棒、十分巧合地拨开了我的情趣内裤、对准了我裸露出来的名器美屄、就那样直挺挺地插了进来、噗地一下直没至底。

  当车厢里其他男人通通都被大地震、还有随之而来的余震吓到时,我跟伯伯却是情不自禁地舌吻了在一起、同时开始了激情无比的性爱活塞运动。在人力完全无法抵抗的天灾面前,求生与传宗接代的本能瞬间点燃了我们俩的淫欲、完全忽略了周围男人吵吵嚷嚷的幽暗环境,一男一女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地极尽缠绵,让他那根粗长无比的大肉棒,在我紧窄到不行的名器美穴里生中出,射了一发一发又一发。

  尝过了人世间最完美最快乐的性爱激情之后,我跟伯伯再也离不开彼此了。从地铁里疏散出来、联络上各自的家人、报了平安之后,我就羞答答地让伯伯揽着纤腰牵着小手、两个人亲密无比地一起去开房。我们在粉红色的豪华水床上激情舌吻、尽情欢爱、灵肉交缠、沉沦欲海,迷乱得完全没察觉到,在我们俩做爱期间仍然不断发生了多起余震。

  我们俩甜甜蜜蜜地从早上一直做到傍晚。被干得浑身无力、双腿酸软、眼角眉间俱是春情媚意的我,软绵绵地依偎在伯伯怀里、让他搂着我去吃烛光情侣晚餐。

  伯伯跟我告白说,当他在地铁站的月台上看到我时,他就已经完完全全被我迷住了。即使在认出我是筱琴之后,他对我的淫欲也仍然无可扼抑地持续高涨。地震来时,他就顺从本心、毫不迟疑地插入了怀中的娇媚女神。

  我千娇百媚地白他一眼,娇滴滴地说,跛博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而且一错再错死不悔改,别想这样用几句甜言蜜语就打发人家。

  我的俏脸越来越红,小嘴里吐出的话语也愈来愈娇嗲轻柔,甜甜地告诉他说以后我每天中午都会去校长室兴师问罪,一定要他这个可恶的坏跛博好好地赔人家。

  因为震源很远,本市的灾情其实不算太大。虽然晚了一天,新旧校长的交接还是顺利完成了。

  每天中午我都红着脸蛋主动到校长室报到,跟早就等得急不可耐的他一边热吻一边相拥爱抚,然后一起滚到豪华的双人床上、开始享受更直接、更激情的浪漫性爱。

  我明明知道他是男友的爸爸、我未来的公公,他也知道我是独生子的初恋女友、他未来的儿媳妇。但每次做爱时我们俩都甜甜蜜蜜的很有默契、从来不提那些俗事。反正…人家就是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被他干嘛,而他,在尝过了女神的绝美滋味后,再也无法对其他女人提起性致,一心一意地只想干我、只想爱我。
  我和男友仍然十分恩爱,每次约会都会甜甜蜜蜜地做爱。但每个礼拜只有两天可以干我的他,不管是技能还是熟练度,都远远没法和一个礼拜五天的他爸爸相比。

  「讨厌啦跛博~?…人家…才不想要吃你的大香肠呢~~?…那么硬…又那么粗…人家的小嘴…会很酸很酸耶…」

  「跛博你好变态哦…每次都这样强迫人家…不要嘛…人家…真的不要啦…不行啦…人家…下午还要上课耶…」

  「呜…唔…」

  「…跛博你怎么这样啦…每次都硬塞进来…人家…受不了了啦…跛博你好讨厌好讨厌!啊!人家的裙子被你滴到了啦!」

  因为美丽无比的我在学生当中很有影响力、和校长里应外合,伯伯以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让原本已经很难提升的本校更上一层楼。年轻有为效率又高,于是伯伯荣升为某女子高中名校的代理校长。在合适的女校长出现前,他就是那所女校真正意义上的掌舵者。

  初中毕业、升上女子高中名校,美丽无比的我打破了姐姐创下的旧纪录,一入学就接任了仪队队长,同时也再一次成为伯伯手底下与大棒下的淫荡女学生。
  暑假期间中断了几个月的甜蜜午餐性爱,就这样在女子高中名校里复活了。
                尾声

  高中一毕业,我就嫁给了初恋男友、我前世的亲哥哥。

  前世的爸爸妈妈、成了我的公公婆婆。已经等了好多年的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喊那个男人「爸爸」了。

  不过私底下跟他独处、被他干得娇啼浪叫时,我常常一不小心就又晕陶陶地把他喊成了「跛博~?」。

  没办法,人家…早就喊习惯了嘛。毕竟,都已经在床上喊了六年了呢。
  (End)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