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装大佬万万岁】(01)
【女装大佬万万岁】(01)
字数:4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无题

  苏奕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我家收养。

  那时候我十二岁,我的父亲跟他父母是上下级,担任该国企的办公室主任,在厂里筛选特困职工家庭时,苏奕家突传噩耗,火灾烧毁了他们的房子,而且先后要了一对夫妻的命,一个当场烧死,一个则是之后因为重度烧伤的并发症,感染而死。

  父亲深思熟虑后决定收养被救出的苏奕。苏奕的舅舅自然对父亲感激涕零,当天晚上,就带着苏奕送上门来,并且跪在地上感谢。

  我的母亲叫赵敏诗,比父亲小十二岁,是他的大学师妹,在县政府上班。母亲生相端正,身材高挑,不仅容貌娟秀,倾倒众生,而且兰心慧质,热情善良,待人接物如春风化雨般沁人心脾。

  能娶到如此万里挑一的美娇娘,也跟爸当年有权势有关系,不然那儿轮得到他娶十里八乡出了名漂亮的美女。即便如此,他也是常在酒桌炫耀我妈,感叹上辈子一定是积福修善才有了今世这般艳福。

  收养的决定也是心地善良的母亲支持的。母亲赶紧一一扶起跪倒的苏奕舅舅夫妻俩。恰好父亲从书房出来,见状连说不要跪不要跪,同母亲把他们扶了起来。父亲请夫妻俩到客厅坐下,母亲沏了一壶茶,准备两筐水果,三盘点心招待客人,丝毫没有瞧不起人。

  当时我陪在母亲身边,从他们只言片语的谈话中,方知事情原由。至此以后,苏奕便住在我家。还记得之后父亲更是好心为苏奕的舅舅办了「特困职工家庭」,大大的帮助了他们。

  十四岁那年,父亲工作调动,我们全家迁到省会,母亲则转到一所重点高中任教。我凭借优异的成绩在小学初中跳了两次级,所以年仅十七岁就考取了国内最高的学府之一,北京大学。在那里,我结识了我的丈夫,他是地地道道的北京男孩,出身大户人家,长得也小帅,更怀一张讨人喜欢的巧嘴,所以相识不到三个月,我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大四上半学期,家里发生了一个重大变故,父亲回国所搭乘的民航飞机失事,不幸归天。母亲强忍悲痛给父亲办完后事,在一座陵园里买块上好的墓地,立了个父亲的衣冠塚. 那段日子,我短暂的休学在家陪伴母亲,时常夜里醒来,就看见已经青春期的弟弟苏奕很懂事的陪着母亲坐在客厅里,母亲拿着父亲生前的照片掉眼泪,弟弟则不厌其烦的安慰她。

  大概是从小失去父母又失去了养父的关系,弟弟虽然话很少又靦腆怕生,但也很懂事很会照顾人,而且他跟别的小孩子没有定性完全不同,从小做事就特别有耐心。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跟我就不亲了,细想就是从我离家以后吧,特别是他知道我有了男朋友以后。

  他那点小心思我如何看不透,只当他是青春期对异性好奇,我又遗传了母亲的优秀外表,所以弟弟不可避免的被我吸引了。对於这种正常的青春期躁动,不去理就好,我想,随着时间推移,弟弟自然而然就会看开。

  本科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大型美资企业做助理工程师,丈夫则托了关系被北京人民医院聘为初级医师。同年十月,在两家亲戚朋友的祝贺声中,我和他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结束了将近四年的恋爱长跑。

  之后我们在北京西郊的高档社区买了一套四室三厅的房子,学校放寒假后,母亲就带着弟弟从老家过来和我俩同住,虽然他们说不用,但拧不过我。然而之后我却发现根本就不需要我,弟弟跟母亲每天就有说不完的话,母亲似乎已经从失去父亲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但两人似乎太过亲密了,哪怕他们表现的很克制都能看得出来,母亲看他的神态不是单纯看自己孩子的那种,这让我内心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

  说起弟弟苏奕,他小时候就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死於非难,因为他的舅舅觉得他要知道真相,哪怕我父母执意要求隐瞒真相,怕影响弟弟成长,但他舅舅坚持要外甥知道真相,他想让苏奕视我们全家为大恩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可能就是不停灌输这种观念的缘故,苏奕弟弟做什么事都像个小仆人似得,很早熟,从小特别乖,几乎没惹母亲生过一次气。

  母亲也很喜欢懂事的苏奕,对他比我这个亲闺女还上心,可能也有旧观念男娃传宗接待的缘故吧,在他越长大越懂事越体贴之后,母亲则俨然不需要我这个亲女儿了,一颗心彻底挂在养子身上,特别是我父亲死了以后,倒让我这个亲女儿有时候不免心里小酸。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转眼迎来母亲四十三岁的生日,我和丈夫各自向单位告了假,提前回长沙给母亲准备生日事宜。这次生日提前做好了铺张的准备,所以生日当天,席开九大桌,高朋满堂,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我们家虽说父亲不在了,但是还是很有底蕴的,家族枝繁叶茂,人脉很广。

  这天已经15岁的苏奕刚好周末休息,而他没有选择像其他孩子那样出去疯玩,而是大早上便过来帮着做些杂七杂八的事,围着母亲鞍前马后的打转,母亲对他的态度也好到不可思议。中途我意外发现了一些事情,使得我内心怀疑的种子生根发芽,我发现他们亲密的有些过分,丝毫不像平常母子,我一度怀疑自己当时眼花,居然看到他们亲密的抱在一起,而且母亲居然主动亲吻了弟弟的嘴巴。
  尽管他们做的很隐蔽,而且自认做的很隐蔽,但我还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正巧撞见,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回京的高铁上,我越想越觉得妈和弟弟的关系不正常,联想到弟弟生日礼物居然送了妈裙子,以及母亲的过火举动,不禁陷入沈思。

  偏偏丈夫一句话让我不得不想歪,他推搡我一下,随口说:「感觉妈最近喜气洋洋的,气色很好啊,而且貌似眉角含春……我说,咱妈不会是有了相好的吧?唉,要是真有了你支持还是反对。」

  「你说什么呢你!你妈才发春呢!」

  我当场就怒骂,也有借题发挥的意思,婚后丈夫各种毛病都暴露出来,比如花心,碎嘴,关键是他赚钱的能耐也不如我,婚后居然还要花我的钱,而且结婚前的细心体贴估计都是装的,现在一点也不关心我,甚至花在爱车身上的心思都比我多。这才两年新婚,我感觉就有些过不下去了。

  跟丈夫吵了一路,我的言语间虽说处处维护家人,但怀疑的种子也埋下了,让我不得不往歪了想。

  不久之后,春节来临,上了约莫三个月班,公司在广州的一个专案工程面临技术上的疑难,上司让我带队去处理。到广州后,我带领团队全力以赴,日以继日地工作,比原计划提前七天完成了任务。利用这七天闲暇时间,我打算探望母亲,带一些广州特产给她,还给她买了件呢绒大衣。

  到长沙那一天,是礼拜日,母亲却不在家,打她手机提示关机。

  我以为母亲带弟弟出去购物或者到公园散步去了,便坐在客厅沙发上,走了一天了,脱下高跟鞋揉着酸疼的脚跟,随意的看电视等着。看完两集电视剧,已经是晚上十点一刻,我有点坐不住了,给母亲打电话,还是关机。

  我心下不安,走到阳台上,眺望远处万家灯火。斜眼一瞥,看见晾衣架上挂着在五六件时尚靓丽的女性内衣裤,居然还有开档的情趣内裤,连我都没穿过的火辣类型。我心下诧异,联想到母亲跟苏奕过火的亲密,又想起丈夫的话,我的心理愈发怀疑。

  荒唐的摇头,只能往好了想,大概是别的男人吧?

  但先入为主的念头,哪怕觉得自己不该那么想自己的母亲,十五岁岁跟四十多岁怎么可能?光心理的代沟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但看着这些过度色情的情趣内衣,联想起之前母子俩跨越界限的一吻,总是无法克制的怀疑。

  我打算做点什么探究真相,於是走到母亲的卧室,环视了一圈,窗帘紧闭,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却至少多了两倍,原来应该摆放着父母的合影照也不见了。拉开抽屉,有一盒已拆开的安全套,用得差不多了。打开衣柜,里面各式女装琳瑯满目,像专卖店般码得整整齐齐,下面的一个箱子里,居然放着四套精致制服,分别是学生、护士、空姐、警官等。

  我感觉脸热辣辣的,这些过於放荡的情趣套装我都不肯穿的……原来母亲的房间居然有这些东西,内心愈发不安,我摸了摸警官服,用料考究,看上去较新。想到母亲之前总是不太註重保养,会不是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

  可那些艳丽的深色号口红怎么解释,还有那些情趣内衣,看起来都是穿过洗过的,明显不是新的。

  退出卧室,看看时间,十点三十分。我站在客厅凝神片刻,毅然关掉电视,把动过的物品一一还原,又换回高跟鞋,将拖鞋也摆回原来的位置,之后忧心忡忡的拖起旅行箱走出了门。

  直到这时我还想是不是妈妈认识了男朋友,跟弟弟发生不伦只是我不该有的荒唐猜测。

  ……

  社区大门口对面有家四季酒店,旁边开着麦当劳速食店。我进入酒店大堂,要了一间十六楼的豪华套房,从那儿的窗户可以俯瞰母亲的卧室、阳台和客厅。把旅行箱放好后,我下楼去麦当劳吃东西,刚在餐桌上坐下,便看见母亲的白色别克轿车从街头开来,缓缓驶入社区。我把食物打包,踩着高跟小小跑着走出麦当劳,回到酒店房间。

  我没有开灯,而是拉开窗帘,看向母亲居所的客厅。

  只见沙发上的一幕让我更加不安,母亲居然抱着苏奕,俩人举止十分亲密,跟上次见过的如出一辙,两人不知道说着什么,这时候我已经彻底懵了,但还幻想过会不是只是母子间正常的亲密接触而已,但接下来的一系列画面却彻底打破了我内心的侥幸,母亲离开了一会儿,过了五六分钟,方再回来,这次坐到苏奕的身上!

  狠狠掐了自己大腿发现不是做梦,我大张着嘴巴震惊的无以复加,要知道母亲可是足有175的个头,我差点当模特也是遗传了母亲的优良基因,而且她近些年上岁数发福,身体十分丰腴,而弟弟又瘦又矮,加上阴柔的外表,感觉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一样。

  所以你可以想想:母亲坐在弟弟跨上,亲了他一下又将弟弟的脑袋塞到怀里,丝毫不在意硕大的胸部压在对方脸上,反而亲昵的用下巴轻柔的磨蹭……这会对我造成多么大的震撼。这在我以前想象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哪怕亲眼看见也无法相信,无法接受现实。

  我发呆的同时,视线里母亲很快起身,大概也知道弟弟不抗压,没多久,母亲就起身而去,卧室的灯亮了,接着窗帘徐徐拉开。母亲打开窗户,进入厨房,然后回到客厅,捧来一篮子时鲜水果。

  这次是母亲把弟弟抱在怀里,俩人边吃水果边看电视,母亲居然一直喂弟弟,这在弟弟小时候都不曾有的事情!因为我妈培养孩子很讲究独立能力的养成,所以从来不惯孩子。

  而我看到的却是两人有说有笑,母亲像伺候大老爷一样伺候自己的儿子,而神态隔了老远我看不清,但两人的行为举止却俨然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篮中水果吃了小半,母亲关掉电视,像抱孩子似得抱着弟弟来到卧室,一同进入浴室。半个小时后,母亲围着宽大的浴巾出来,关上窗户,拉严窗帘。

  接下来,一个多小时里,窗帘后所发生的事,只能通过印在帘上的影子加以揣摩。我圆瞪的眼底一定布满血丝,借助无尽的黑暗,依稀能辨出两具叠在一起的影子,一大一小,倏分倏合,我知道那是做爱,而且看身形我笃定是他们这对母子在干见不得人的丑事!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愤怒到几度忍不住要沖过去质问母亲,但都忍住了,只是看着帘子里的母子乱搞,哪怕不是亲生的这也是乱伦啊,可想而知对我的三观沖击多大。就这样看了半小时后,我的心里有些异样,因为弟弟毫不停顿的足足折腾了母亲半个多小时才熄灯。

  要知道现代男性平均五分钟以上就不算早泄,我那丈夫最长的时候才十来分钟,还需要换好几个动作,而现在更是不堪,最多五分钟就缴枪,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他在外面乱搞弄坏身子了——因为我对於这方面要的并不频繁,一个月也才三五次而已。

  反观形成鲜明对比的弟弟,一个动作毫不停顿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

  天啊……

  我居然感觉身体有些火热,手伸进裙底的裤袜里摸了摸,发现自己居然湿润了,又抽出手借助夜色看了看指缝间的晶莹,叹了口气,使劲晃了晃脑袋,暗忖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正经了,现在是该想这些东西的时候?

  我怔怔的思考该怎么面对母亲跟弟弟,过了一盏茶功夫,窗帘被拉开一角,我的思绪跟着回来。

  黑暗里依稀可见母亲雪白的身子,她扶着墙似乎腿很软,推开窗户,接着回到床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