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魔物娘的强制榨汁?~】(08)【作者:Kurmile】
【来自魔物娘的强制榨汁?~】(08)【作者:Kurmile】
字数:4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它们交给我,快离开这儿。」

  那个农妇连滚带爬的跑进了里屋,紧锁房门。

  剩余的数匹狼群直勾勾的看着我,依稀能听到它们嘴里不断咬牙的声音,透着月光才看清这群狼体格还都不小,深蓝色白面的皮毛,每一匹都有老虎这么大了,它们之中缓缓走出一个站立的身影,是个露着犬牙甩着尾巴,一丝不挂暴露着古铜色乳房,四肢指尖还都是利爪型的魔物娘。

  「哇哦,这个村庄什么时候出这样的新人了,咱运气还真不错。」

  「哼,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

  「呜呜!好暴力的小鬼头,都退下,他是我的猎物。」

  我摆出招架的姿势,她四肢伏地,躬起屁股向我飞抓了上来!我往前一步加速转身就是一个回旋踢正中目标,我以为是这样。

  没想到她却直接咬住了我的小腿,脖子用力一扯带起整个身体双手利爪就直扑我的门面而来,我急忙将重心向后摆,抬起另一只脚将她踢开,却还是来不及完全避开她的爪子被她划开了胸口的衣服,第一回合应该算是我落了下风,我正在流血的小腿说明了这一点。

  她伸出舌头舔了嘴边的血液,咧出一抹邪笑说:「好香的味道,弄得咱真是食欲大开!」

  她的速度好快!凭借着银瞳我只能看出她的动作却没办法反击,被她逼得连连闪避,而她一边对我攻击一边还在分享着我输了之后她会对我怎么样的宣言。
  「还不错嘛,再来再来!放心好了,等你力竭倒下的时候我一定不会杀了你,咱已经决定好一定要和你交尾了,嗷呜!想想就感觉发情了,快倒下来交合吧!」
  她现在的状态莫名的和我有些相似,听她这么说让我的欲望又翻了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的战斗是在决定今晚谁在上面的的比赛一样。

  与她交手了几下,我基本已经看出她的攻击套路,说到底也就是犬科的攻击方式加上一定人类肢体动作的变化,上挑下劈左抓右啃带撕咬这么一套动作,就是现在!

  趁着她又一次向我撕咬过来时用手臂勾住她的脖子借势到了她身后正好形成了一次绞杀,但她反应速度太快,在喘不过气来以前把那尖利的锐爪狠狠的扎进我的手臂里,就在我的手快要被她扎断松开时牧师留在我手上的符咒烁烁放光,强行将她从我的手中弹了出去,形成一个球形的关辉笼罩住我,蓄积在我手上逐渐的将伤痕治愈。

  光芒持续了几十秒就消失了,却把其他狼群惊得四散而逃,狼形魔物娘也被震开至少十米开外,四肢着地拖出了十条长长的爪印,抬起头来尾巴高速的甩动着说:「哇呜呜呜!!真是令咱越来越兴奋了,来交尾吧!现在就来吧!嗷呜嗷呜!」

  她嚎叫着就像我扑了过来。

  1。被她推到,让她在上面。

  2。反推到她,自己在上面。

  这么被她推到,我不是很没面子?当然选第二,向前一步抱住她扑过来的身体给她来一个过胸桥摔!把她摔了一个结实,我拖起她的腿,把头晕目眩的狼少女扔进了菜地旁的大树丛里,扒开树叶里面空间差不多能容纳三个人左右,进去伸手就揉捏起她挺有料的奶子,这手感对我小小的手掌来说就还有些抓不住,她身上的气味好重,不是那种体香,是一种难以形容,不会让人抵触的味道,难道这是发情期野兽娘的特有体味?反正已经不算是第一次上魔物娘了,抓住她的狼尾抬起她的腿就身后贯入她的股间,这个狼穴中相当奇妙,腟肉的隧道不仅窄,壁上似乎还有不少肉刺,刺激得很,每一次的插拔中宫口的就似有个小囊般吸住马眼,肉刺就会磨刮着肉棒上所有的进入的地方,果然魔物娘还是带感!只开始了一会儿她的穴中就流出了不少蜜液,把她生生顶得清醒了过来,却又星眼迷离乜视我,竖瞳半睁小口轻喘:

  「把、把脸凑近一点,人家想舔、舔你。」

  这会儿就老实了?虽然我沉醉在动腰的快感里,但是我依旧不会照她的话做,犬科动物就要好好的顺从怎么能发施令呢?松开她的一条腿,拉着她的尾巴扯动她毛茸茸的翘臀就拍了一下。

  「想舔的话就努力的弯腰啊!刚才不是很得意吗?」

  说着我又刻意用力的顶了顶她穴中的那个小囊,魔物娘之间虽然都很擅长榨汁但还是有等级差距的,像我,玩过了将领级别的蜘蛛娘自然对小头目级别的雪狼娘有抗性了,她现在被我压倒在地上,贴身才看出来她身体比我大很多,不过她却把身躯蜷缩了起来,像是要表现顺从一般。

  「呜呜呜……」她的小穴缩紧了几下,弓起腰就想舔我,我的下身深处已经有了某些液体的聚集,就没再逗她,她伸长了舌头,哒拉着唾液就舔上了我的脸,可是却亲不到,看见她这样,我就忍不住咬住了她粉扑扑长舌,有点腥味,还能接受。

  她扭了扭身体,舌尖颤抖着,耳朵都垂下来了,这一刻我都感觉自己是抖S,在我想这些事情以前胯下的暗炎龙已经快要止不住喷射了,松开她的尾巴,扒住她的双腿全力冲撞她的子宫口,我放开了她的舌头,让她转过身从正面上她!最后在射出的时候就拔出来颜射了她……

  威力避免事故所以我是不会中出她的,虽然那么做是会爽到。

  随着精液的射出我也逐渐的长大了,一阵风转过我就回到了原来的我,还是这样舒服,看着仰面舔食脸上精液的她,弯曲着四肢,尾巴摇来摇去基本驯化的样子我还真不是没有什么感觉,虽然欲望减低了但我的肉棒还是逐渐的翘了起来,举着到她面前,抓起她的耳朵说了一个字:

  「舔。」

  她的竖瞳都快变成心形的了,老实的吐着舌头舔了起来。

  虽然我是个被动派,但今天试着S了一把有种M值减低的体验。她一边舔我一边就抚摸着她的头,为什么呢?这样反而不刺激了,果然不是被侵犯就不行嘛,什么下降,性欲变低体质就M了起来……

  从她口中拔了出来,又强上了她几次,把她弄得快失神了我也没再射出,差不多我就松开了她,穿起衣服尽可能的用冷酷的声音说:「再有下次知道有什么下场吧?」

  她似乎还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这样也不好,还是让她们和这个村子共存吧,严格上来说是人类侵占了动物本来的居住地,这个世界里所有的生物应该都是有理由存在的,所以我又说:「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和人类在一起的,他们如果愿意的话你们以后就帮助他们获得报酬,如果不行的话你们就消停一段时间尽量不要杀人,倘若人类袭击你们的话就……随便处理吧。」

  物种之间是永远不可能维持友好的,至少保持一段时间吧,她闻言高兴的吐出舌头舔了舔我。

  「嗷呜,主人的话一定能办到的,哈、哈。」

  怎么就变苟了?这大概就是犬科表达友好的方式吧,我挠了挠她的下巴让她走,她却不动。

  「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突然又扑在了我身上!我以为她在撒谎时大地突然振动起来,在远处弗列加的主城处放射出了三柱巨大的紫色光芒,就好像什么天神降临般震撼!我平时挂在腰间的金翅膀也开始猛烈的抖动,而她是在保护我吧。

  震动持续了大概三分钟终于结束了,她起身来,我抚摸了一下她的皮毛部分,让她先回去带领她的伙伴,她从身上的狼牙项圈拿下一个带口的给我,有事就吹这个哨子转身就一阵风就不见了。我拿出金羽毛召唤出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在状态上有一个图标,标示是[Hp徐徐回复],这应该是牧师咒印的作用。
  以防事变看来要赶快回公会领钱了,三道紫色光柱只能看出大致方向,有一柱出现得离我比较近,按我的了解目标很有可能是在弗列加的主城镇内,毕竟那里面有着所谓的忒尼斯主大教会和王宫这些特别的构成建筑,从这里去我来的小镇要半天时间,而到主城据说骑马也至少要五、六天的时间,现在想来那个女人一开始是从哪里把我传送出来的呢?好像就是皇宫吧,她没把我送回一开始修女的镇子是有意无意的我是不知道,金翅膀的事也就认识的人来说只有她才会知道吧。

  在这时候已经离狼群来袭过了三个小时左右,村子里躲起来的人也逐渐的冒出来看了看情况,只看见剩我一个外来人站在田地不见其他狼的踪影就欢呼了出来,没想到这村里还有这么多人,比白天找旅馆的时候见到的要多出不少,一时之间我被一群妇女簇拥做一团,把我抛在空中,还有没进来的就都在外围成一圈鼓掌,原本寂静的村子张灯节彩所有人高呼「魔物娘被赶跑了!」

  几个领头的带头就举办起了宴会,这个还有四小时就天亮的村子突然就开始狂欢了起来,架起篝火,点起路灯,几十人就开始杀羊去毛,熬汤烤肉(羊:怎么倒霉的还是我?)烧菜做饭不在话下,这群狼真的对他们造成这么大威胁?
  热闹了一会儿我已经坐到了野外的餐桌旁,坐的还是正中间,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做到了什么,这就是荣誉感吗?身旁的人给我递了杯葡萄酒,就有人提议为我举杯庆祝,喝了一杯后让我说说是怎么打倒他们的,嘛,删掉小孩子不能听的部分我说得还是挺帅的,但到最后的时候我说了一句:「以后就请大家跟她们和平共处。」

  时就安静了下来,一个农妇站起来就说了一句:

  「怎么可能跟那群野兽一起生活啊!」

  接连着就有人跟着附和,在我说话前坐在我身边的一位老人示意群众安静了下来,看来他就是村长了,他老气秋横的说:「这位冒险者大人可能不知道我们村子和那群野兽的过节……巴拉巴拉。」

  深夜还说了一个这么长的故事还真催眠,总之就是这群狼下山就会抢走年轻的小孩和食物,一次能让村庄少了半数以上的畜牧,村子里的年轻人不是离开就是去了城镇,能留下来的就只有一些妇女和老人,年轻男性在这个魔物娘的世界里又难以出行,所以那群狼每次来都会让村庄的人饿上几天,最长的时候长达半个月,最不能原谅的是它们掳走小孩的行径。

  这个我倒是有一些猜测,按照那只狼少女的性格应该是养起来了吧,毕竟对她来说精液高于捕猎,说不定比食物需求还要高。

  「那些小孩是不是都是男孩子?」

  「就是啊!」没错了,那只色犬。

  「他们应该还活着哦……」

  话音刚落,刚才那个带头说不能一起的妇人就跑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说一脸渴求我认同的说:「真的吗?!我的孩子、还活着……」

  我点了点头,她的泪水就如决堤一般流了下来,在场的还有几个和她一样,旁边过来几个人让她坐下安慰了起来。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你们的村子劳动力少,有了狼群的帮助会好很多,虽然一开始会比较困难,但不能跨出这一步的你们的村庄也只能拥有短暂的和平与拮据的生活,未来要自己创造。举杯!」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来时并没有人响应我,蛮尴尬的,就在我要喝的时候有人举起了杯子,是个村中所剩不多的壮年男人,紧接着是年轻人,最后是所有人举起杯子。

  「干杯!!!」

  这口葡萄酒喝起来真是清甜爽口,大家一起畅饮吃肉时我没有看见牧师的身影,她还躲着吗?找了一下原来她一个人在牧草车后坐着,还真适合她,到她身边和她说了几句。

  「一会儿不见你变化还真大。」

  「你应该要习惯才对,忘了说,谢谢你的帮忙。」

  她看了一眼我的手臂,露出了笑容。

  「能帮到你真是太好了。如果以前我也能这样的话……」

  说着脸色又暗了下去。

  「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如果没事的话就留下来帮助村庄里的人吧,至于你同伴的事洗个热水澡就让他们成为回忆,留恋只会让你止步不前。」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走开了,倒不是说我不想留住她,虽然我习惯独行,但从任何方面来说有一个女生和自己一起会好上不少,何况还是个冒险经验丰富、又擅长治疗、还年轻可爱的女孩子呢,这里好好抱住她安慰一把的话说不定她就变心了,可惜她还不至于我做到这种程度,即使我意淫过她也最多是朋友刚满的关系。

  接下来怎么召回狼少女怎么让她送回小孩来怎么谈判就不必细说了,总之还算顺利,中途并没有什么跳脚反对的人,他们还是理智赞同我的,不过后来听说回来的男孩子之中还有部分想回去的人,有些是不习惯人类的生活,有些只是贪图我宠物的身体,这些都弄完了不说,牧师妹是留在了这里,想在这儿生活一段时间散心我就把狼少女给我的狼牙哨给了她,虽然一开始还不太接受不过还是收了下来。

  最后村庄挽留我不住就给了我一小口袋钱,一匹马,一瓶酒,做了些准备大概下午两点钟左右,骑上马,回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