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1-02)【作者:三火先生】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1-02)【作者:三火先生】
字数:83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王蕙心

  王蕙心考虑了很久才下定决心跟叶文傑上床。他名声不佳,传闻有过很多风流帐,但这样的男人恰恰适合王蕙心现在的心态。

  大概是2007年前后,王蕙心的丈夫李仕强生意开始出现问题,他瞒着王蕙心把两个物业都按押了给银行,然后再向地下钱庄加按,最后地下钱庄的债主上门讨债,血红色的大字大刺刺的写在他们的七人车上,李仕强才如实交代。
  李仕强无法偿还债务,为了家人以后的生活和安全,他先和王蕙心办离婚,然后自己申请破产。他着王蕙心带女儿搬回娘家,而自己则经老朋友引荐,到货船上当杂工,离开香港,避开地下钱庄的债主。

  就是这样,王蕙心一个人带着女儿走到现在。她深信李仕强总有一天会回来,但现实是音讯越来越少。对上一次联络是半年前,他从菲律宾打长途电话回来,短短五分钟,夫妻俩已经无话了。

  王蕙心重新投入社会工作以来,有不少男人拜倒她裙下。除了因为性格比较婉约和平易近人之外,她还拥有成熟美艳的外貌,加上丰满的身材,这四、五年来吸引过林林种种的男人。

  她拒绝了三个认真追求她的好男人,也回绝了不少暗示与她一夜情的邀请,因为王蕙心始终希望忠贞地等到李仕强回来。直到遇上叶文傑,她终於动心了。
  叶文傑长得有五分像李仕强,眼睛和鼻子特别相似,但他的口甜舌滑与木讷寡言的丈夫形成很大对比。令王蕙心感到意外的是叶文傑不像其他人一样暗示以肉体作为大额订单的交易,反而是光明正大地邀请王蕙心上床。他甚至明言自己也有家室,很纯粹地被王蕙心的美貌和身材吸引,希望愉快地过一夜。最后,王蕙心答应先与他共臻晚餐再作决定。

  王蕙心心知肚明这顿晚餐只是一种形式,说穿了就是一个寂寞难耐的女人,找一个好色的男人一夜情。五年来王蕙心独守空帏,她寂寞了。她告诉自己,和这样的男人好上,大家明明白白,不应有甚么负担。

              *** *** ***

  王蕙心与叶文傑紧紧地抱在一起。近看,叶文傑的眼睛更像李仕强,她不禁把叶文傑当成自己名义上离了婚的丈夫,闭上眼与叶文傑拥吻。

  王蕙心生硬地迎接着叶文傑的热吻。叶文傑耐心地让四片嘴唇互相交缠,他一手扶着她的头,另一边—紧紧拥着她的腰,让她的巨乳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上。
  叶文傑感到王蕙心的身体没有之前的僵硬,嘴唇也慢慢地跟上节奏,他更放心地进一步佔有这个迷人的少妇。他把舌头伸进去,触碰到对方很软的舌尖,他感到王蕙心正慢慢迎合着。他双手也没有闲下来,两只大手正抚摸王蕙心的腰间。
  王蕙心的骨格较大,连带着腰线也比较粗,但配合着她的巨乳,比例又刚刚恰到好处。他的手心刚好落到她的乳侧,已经充分感受到丰满的曲线。他贪婪地用手捉住她一边乳房,他心想:「真他妈的大,有E杯吧!」

  「嗯嗯。」王蕙心被叶文傑突如其来的胸袭吓到,从深情的舌吻停了下来,叶文傑刚好望到她伸出来舌头,非常诱人。

  「我很久没有这样,你慢慢来吧。」王蕙心垂下头低声说。

  「好的,我慢慢来。」叶文傑的嘴如是说,但心里却兴奋无比。那句「很久没有」,对叶文傑这种识途老马来说就是一大诱惑。他想像到这个失婚妇人多久没有和男人性爱,何样的空虚寂寞令她放下身段寻找一夜温柔。叶文傑一想到他可以引发这个熟女的欲火,下半身就已经激动起来。

  叶文傑把嘴伸过去,继续那火辣的舌吻,双手则缓缓解开王蕙心的钮扣,被胸围紧紧包裹的巨乳一下子蹦了出来。叶文傑轻轻搓揉着王蕙心的乳房,然后慢慢地吻她的耳珠、香腮、颈项,穿过锁骨,最后落到胸脯上。

  王蕙心身体微微靠后,挺起她傲人的双乳,让叶文傑火热的吻全数印在雪白的胸脯上。叶文傑隔着紫色的绣花胸围逗弄着王蕙心的乳头,他左手扶着她的腰,右手不安份地抚摸着她的乳房。

  叶文傑已经吻遍王蕙心的乳房,胸围满是口水的印,他放下王蕙心,自己一边脱下恤衫,一边向她的小腹吻去。

  「傑哥,可不可以关点灯?」王蕙心开始害羞起来。

  「别急着关灯嘛,你真的很美,让我多欣赏一会。」说毕,叶文傑又重新按摩王蕙心的乳房,使劲地亲吻着紫色的胸围。王蕙心闭上眼,双手捂脸,这样一挤,乳房更显挺拔。叶文傑咕噜一下,忍住了狼相,温柔地解开女人裙头上的扣子,拉下裙子,紫色的内裤慢慢露出。两小撮阴毛顽劣地从内裤侧跑出来,一股淫猥的气氛跃然而出。

  叶文傑站起来,一边脱下衣服裤子,一边欣赏王蕙心曼妙的体态。她是有点北方人的粗线条,但并不拥肿肥胖。五呎六吋高,上下半身的比例完美。修长的美腿不带半份赘肉,健康结实的大腿连着迷人的丰臀。他一路往上望,腰间的小腹微微隆起,衬托着丰乳和翘臀,整道曲线浑然天成,散发一股成熟诱人的风情。
  王蕙心捂住脸,一直在等叶文傑进一步行动。她听到他窸窸窣窣地脱衣服,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她不知道用甚么姿势迎接着这个男人。

  王蕙心十八岁时认识了李仕强,二十岁下嫁给他,一年后诞下女儿。数年以后,廿来岁的王蕙心的身心也真正成熟起来,开始热衷於与丈夫性爱。有时侯,他们会把女儿送到外公外婆家,夫妻两人便热情疯狂地做爱,享受温馨的二人世界。除了丈夫,她不知道如何奉迎其他男人。

  她下意识拼起双脚,本能地留守一份矜持,但一对玉手却移到胸前,轻轻按着乳房。叶文傑看着如此诱人的姿态,再也按捺不住,扑向王蕙心身上,一手扯下罩杯,两颗圆浑的乳房一跃而出。深枣红色的乳头高高挺起,稍稍偏大的乳晕,很完美地衬托着巨乳。叶文傑双手紧握住一对迷人的双峰,贪婪地舔啜着两颗枣红葡萄。

  「呀嗯,傑哥,你轻一点,痛。」

  此刻的叶文傑哪里听得入耳,他把两颗肉球拼在一起,同时咬住王蕙心的一对乳头,再送入嘴里舔弄。

  「嗯嗯。轻一点。嗯嗯。」王蕙心从点点的痛感里找到快感,开始发出舒服享受的声音。叶文傑当然感觉到女人的变化,最少王蕙心已经轻抓着他的头发。他松开含在嘴里乳头,用灵活的舌头在一对豪乳上打转,然后用力地吻每一吋的地方,连续地发出羞人的吸啜声。

  叶文傑爬上去亲了一下王蕙心的丰唇,就马上滑到王蕙心的下半身,嗅着内裤传来的女人香。他用舌尖轻轻在内裤上打转,一直舔到大腿内侧。当他看到从内裤边跑出的阴毛,恨不得扯下王蕙心的内裤,马上挺起阳具插进她的肉洞。但他还是希望细意品嚐这个怨妇,挑起她最深层的欲望。

  他在双腿间使尽了口活,一双玉腿被舔得乾乾净净。王蕙心早已情不自禁地抚弄自己的乳房,指尖还不住地在乳头上打转。叶文傑见状,便分开她的大腿,埋首到她的私处。他隔着薄薄的内裤舔弄着她的阴户,一阵女性独有的芳香,勾引得叶文傑忘我地吸吮着她的肉壶。

  「好舒服,呀。好痒。呀呀,好舒服。」王蕙心不自觉地把腿分得更开,让叶文傑更深入地舔弄好的阴户。叶文傑发现王蕙心的下盘不住地挺起,暗笑着这女人已经发情了。他一下子扯下好的内裤,再重新分开她的双腿,然后仔细欣赏赤裸裸的阴户。

  王蕙心的一双手正搓揉着傲人的乳房,突然被叶文傑的动作吓倒,就伸手遮着私处,娇呻着:「呀,不要看,关灯哦!」

  叶文傑懒理挡在肉洞外的手,死命阴户里舔吮。他舔她的手背,咬开她的手指,舔一下阴唇,再吸一下阴核。

  「呀,不要哦,呀呀,不要舔这里,好髒的,嗯嗯,嗯嗯,好舒服。傑哥,好舒服。」王蕙心哪里挡得住叶文傑热情的攻势,她早已张开双腿,挺起下身,让男人好好舔弄湿润的阴户。

  叶文傑捉着王蕙心的手,带领她玩弄自己的阴核。他自己则伸手到肉洞里,探索这熟女的阴户。叶文傑感到一阵刺激,王蕙心的阴户很窄,不是那种少女般紧緻的狭窄,而是阴户里佈满厚厚的摺纹,一层层地筑成绵密的肉缝,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他一边舔弄阴唇,中指不停进进出出。当中指沾满女人的淫水,他把无名指也塞进去。

  「呀呀呀。嗯,好舒服哦。不要,不要这样。慢慢来。不要停哦。傑,我想要了。傑啊。」王蕙心被男人的两根手指奸淫得意乱情迷,理性矜持早已抛诸脑后。她渴望男人的温存,可以安慰她久旱的肉体。

  叶文傑也被王蕙心十分独特的肉洞迷住,她那层层叠叠的肉缝紧贴着他的手指,淫水不住地沿着手指流出,倘大的房间只有王蕙心的浪叫和淫水声。叶文傑的手指万般舍不得这个淫洞,当他移头床头时,他忍不住让王蕙心看看他的手指,「你这个小淫妇,你看看你自己的淫水吧。」

  「不看啊。」王蕙心别过头来,正好对着叶文傑翘起一半的肉棒。

  「来。亲亲傑哥的肉棒。」叶文傑捧起阳具,准备放到王蕙心嘴边。

  王蕙心一阵犹疑,不是因为她没有抗拒口交,而是她忽然忘记了丈夫阴茎的模样。她想不起他的长短粗幼,想不起他的形状颜色,她明明在无数寂寞的晚上,都在想像丈夫的温柔,她怎会可能掉他的阳具呢?

  叶文傑以为她不喜欢口交,柔声道:「不要紧,吻两下就好了,让我继续服侍你。」

  「不是这个意思,傑哥。你躺好,让我服侍你吧。」叶文傑喜出望外,马上翻身躺下,享受这位风韵美人的口舌服务。渐渐地,一对男女忘情地互相口交着。
  王蕙心慢慢有了感觉,口舌手势熟练起来,忘我地吸吮着火辣辣的肉棒。叶文傑则尽情地玩弄淫水不绝的肉洞。最后,他们双双达到高潮才停下来。

              *** *** ***

  「呀呀,傑啊,啊啊啊啊。慢点,轻点,我痛啊。啊啊啊。」叶文傑居高临下,一手抓住王蕙心的巨乳,一手扶着她的腿,下身用力地冲刺,狠狠地抽插着淫水不断的淫穴。

  「好爽呀,太正了。干死你,干死你。」叶文傑经过上一轮强装温柔地做爱,他已经藏不住兽性,他要将所有精力发泄在这个女人身上。而且,他渐渐觉得这个女人有着相当淫荡的体质,她的淫水从未间断,整个床单湿了一大片。想到这里,他更奋力地操她的淫穴。

  「啊啊啊啊。我到了,呀呀,不要停啊。我还要哦。」叶文傑不是真的要停下来,他是想看王蕙心欲求不满的淫相。王蕙心双目微张,嘴唇半开半合,双脚主动地缠上他的腰,他自觉已经征服了这个女人。

  「转过身,我要干死你这个淫娃。」王蕙心娇呻一声,依叶文傑的话翻个身去。她主动地翘高屁股,等待着男人的肉棒带给她再一次高潮。

  叶文傑乘着王蕙心翻身趴下时,快速地脱下安全套,赤裸裸的肉棒对准洞口,感受着淫穴的温暖湿润。他大力一插到底,绵密紧緻的阴户紧紧吸吮着肉棒,每次进出都被满满的淫水包围着。

  「太爽了,我现在就干死你。」叶文傑捉实王蕙心的丰臀,卖力地抽插。
  「啊啊啊啊。我到了,我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清楚感到王蕙心阴户传来一阵一阵的抽搐,他知道这个淫妇高潮了。他不让她软倒下去,扶起她的下盘,奋力地抽插了十多下。当他也感到阳具传来一阵骚麻,便马上从阴户退出去,把浓浓的精液挤在王蕙心的乳房上。

  王蕙心还在高潮余韵下,没有注意到光溜溜的阴茎,当感觉到叶文傑把龟头往她嘴里送,她就主动吸吮起来,把余精全部吞进肚里。

              *** *** ***

  那晚,王蕙心拖着疲惫的脚步,带着满足的肉体回到家里。她静静地穿过客厅,避免吵醒女儿。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眼泪默默地流下来。

  「强,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第二章 李书云

  「你的手腕怎么了?」李书云指指林乐诗用绷带包起的手腕。

  「没事,只是有些红印未消。」林乐诗摇摇头。

  「唉,昨晚的男人玩变态的?」李书云把声线压得很低。

  「嘻,不是变态啦,是些小情小趣啦。绑太久,那些印一时未消啦。」林乐诗一脸不在乎。

  「殊!你小声点!被人听到怎么办?」李书云皱眉道。

  「啧,怕甚么?要不要我教他们怎样玩?」林乐诗故意扬声,再夸张地望望附近的同学们,「根本没人在听啦。」

  林乐诗把头伸到李书云的耳边小声说:「不过嘛,我想跟你试几个新的招式哦。」

  「去去去,你胡说甚么。」李书云面上泛起迷人的红霞。

              *** *** ***

  林乐诗用校服上的小领带绑李书云的双手。她亲了一下李书云的小嘴,慢慢解开她校服的钮扣,露出粉蓝色的胸围。

  「小云,你的咪咪真的很大很圆。」林乐诗每次见到李书云的乳房,总是忍不住讚美一翻。

  「不要这样看着我啦,很古怪啦。」

  「你太好看了,让我多看几眼吧。」林乐诗压下声线,学着男人的语调调侃着李书云。同时,她也脱下自己的校服、胸围、内裤,穿上穿戴式的假阳具。
  「小云,抬起脚。要笔直地抬起啊。」李书云高高地升起双脚,林乐诗一手把她的打底裤和内裤扯出。林乐诗跪下来轻轻扫着李书云整齐的阴毛,一边舔弄她的阴户,「腿不要放下来哦。」

  林乐诗的舌头如灵蛇般在李书云的阴户上打转,她清楚李书云每一个敏感点,用舌尖仔细探索阴户的每吋地方。很快地,李书云不住扭动身体,发出娇羞的呻吟声:「嗯嗯,好麻哦,不要哦。」

  「小云,把腿放下来。对,张开点,再张开点。」林乐诗伸手拿起另一根假阳具,跪在李书云两腿之间,开动假阳具上的摩打,阳具发出嗡嗡的振动声。林乐诗将假阳具压在李书云的阴核上,然后沿着阴唇上下移动。

  「不要呀,救命呀,呀呀呀,放过我吧。嗯嗯。呀。」

  「甚么呀?才刚刚开始啊。你不是很喜欢小俊吗?还是想要队长弄你?」林乐诗摆摆纤腰,摇动胯间的那根更为粗大的假阴茎。

  「小俊就好了。我要小俊,不要队长。呀呀,太震了。不要呀。」李书云真的很怕林乐诗穿戴着的那根大阴茎。

  「嗯嗯,这个小俊真有劲,震得我手也麻了。来来来,让我玩玩你的大咪咪。」说着,林乐诗就爬到李书云的身上,解开她的胸围,一手捉实她的乳房。

  「小云,你真是个极品,手脚那么细,却长着两颗大奶子,阿姨的基因真好。你看我,就只有小Bcup。」林乐诗每次都忍不住讚叹李书云的丰乳,她仔细欣赏那对连女生都羨慕不已的美乳。乳尖呈娇嫩的粉红色,形状娇小而可爱。乳晕略大,但落在这样的丰乳上却是恰到好处。一对乳房雪白饱满,圆浑紧緻,完全不合比例的长在纤瘦的身躯上。

  林乐诗握住李书云的乳房,皮下的血管清晰可见。她把自己的乳房往李书云的乳头撕磨,「嗯嗯,你的乳头好硬哦,嗯嗯,好舒服。」

  「你想知道昨晚的男人怎样弄我吗?」林乐诗看着李书云的眼睛说。

  「想。」李书云从迷乱中露出坚定的眼神,认真地回答。

  林乐诗先解开李书云的手,着她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抬起。林乐诗从后拉着李书云双手,穿到大腿内侧,用小领带把左手腕和左脚踝紧紧绑在一起。林乐诗正如法绑住右边的手腕脚踝。李书云已经感到一阵心痛,她昨晚的男人到底把她怎么了。

  「你的阴唇真美,很性感呢。」林乐诗活像一个猥琐的男人般调侃着李书云。她把两根手指插进李书云的阴户,感受洞里的湿润。她好羨慕李书云有这样敏感的阴户,只要稍加刺激就非常湿润。她心想,如果有这样的阴户,她就不用那么痛苦。一想到这里,她就把手中的假阳具狠狠插入李书云的阴户中,阳具一下子直入到底。

  「呀,痛。」

  「他就是这样干我了。」林乐诗紧握着手中的假阳具,一下一下地干着李书云。虽然隔着假阳具,但林乐诗还是能感觉到李书云阴户的润滑。她再次按下开关,假阳具在阴户里慢慢震动起来。

  「嗯嗯。啊。唔唔。」

  「小淫娃,谁让你有感觉了?」林乐诗奋力抽插起来,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仿彿要刺穿李书云的子宫一样。

  屁股高高抬起的李书云,双腿无法合拢,完全动弹不得,呈现一个完全奉献自己私处,极其羞耻淫巧的姿势。林乐诗每一下抽插都彻底地刺进花心,阴户好像随时被刺穿一样。但很快地,痛苦被一波波的快感淹盖,她发出愉悦的呻吟声,享受着林乐诗的奸淫。

  「呀呀,呀呀。我快要高潮了,诗诗,你轻点啊。」在林乐诗不知疲倦的抽插下,李书云很快地有了高潮。李书云很想软软地躺在床上,但四肢被固定着,臀部仍高高抬起。

  「小淫娃,还想要吧,想要队长来操你吧?」林乐诗扶起胯间的大阳具,在李书云的阴唇上磨擦。

  「不要哦,不要这个,太大了。」李书云摆着屁股,想躲开林乐诗手上的大阳具。

  「之前你不是被队长弄得很爽吗?这么快就忘记了?」林乐诗按实李书云,一点点地把大阳具塞进李书云的阴户里。

  「呀,不要,太大了。这样不行。」

  「那个蓝球队长那根大鵰可能更大哦,你先多多练习吧,呵呵。」整根阳具完全没入阴户中,李书云惨叫一声。

  林乐诗一下一下地抽插,未几,李书云的肉洞重新涌出淫水。

  「开始享受了?小云很喜欢队长的鸡巴吧?队长现在来真的啰。操死你!操死你!」林乐诗一鼓作气地连续抽插了几十下。李书云的叫喊声开始混杂着喜悦的气息,最后变娇羞的呻吟声。

  「慢点哦,嗯嗯,轻力点啊,我不行了,呀呀,好奇怪,我又来了。」
  「小三八,这么快又丢了?你真的很喜欢队长嘛。你挺住啊,小俊要来啊。」林乐诗的大阳具退了出来,李书云的肉洞娇羞地半开半合。林乐诗拿起手中的假阳具直入到底,然后快速地插抽。

  李书云终於从心底发出淫荡的呼喊声,「呀,不要停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啊。」

  「呵呵呵,好呀,小淫娃。小俊和队长要轮奸你了。」林乐诗又换上大阳具,这一次李书云没有叫痛,而是挺起屁股迎上大阳具。

  「啊啊,慢点哦,我要死了,队长好粗哦。别停哦,哦哦哦。」李书云深深堕入狂喜之中,已经语无伦次了。幼嫩的肉体受不了连绵的刺激,一阵剧烈的抽搐后,她喷出大量阴精,几乎晕倒过去。

  「已经累了吗?这样不行哦。你答应过我要经历我经历过的一切。」林乐诗在李书云耳边柔声地说,「那个男人干了我整整两个小时啊,所以你要支持住,让小俊和队长继续轮奸你啊。」

              *** *** ***

  李书云今年十五岁,比林乐诗少两岁,低两个年级。她们家庭背景相似,都是夫母离异,也是家中独女,所以两人份外投契,成为比闺中密友更亲的伴侣。
  三个月前的某天,林乐诗漫不经心地说:「我不做援交了。」

  「噫?你没甚么吧?」李书云担心林乐诗的身体是否出了甚么毛病。

  「没事。只是赚得太慢,太少了。」林乐诗看着球场上的男生跑来跑去。
  「我们可以省一点呀。其实我们出去玩的时侯,你也不用争着替我付钱。」李书云满心愧疚。

  「不是不是。我决定替雄哥工作。做一次,已经有五位数。而且是会员制,比现在更安全。」

  「但是?」李书云明白这世界怎会有这样的好事。

  「没有但是。只需照着工作内容做就好了。嗯,很快我就不用寄人篱下。等你也上大学以后,你再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林乐诗作了一个沉思状,「不过,前题是你不要和蓝球队长好上啦。拍拖也可以,但不要同居啦。其实同居也可以,但不要天天在我隔壁做爱啦。」

  李书云笑翻过去,「去你的,正经点啦。你知道我不喜欢男生的。」

  「你喜欢男生的,只是害怕而已。看你望着队长的眼神就知道了。」林乐诗指指正好在运球的蓝球队队长。

  「不是这样的…」李书云正要解释。

  「殊!小云,我只有一个请求。」林乐诗突然认真起来。

  「无论你有甚么要求我也答应。」李书云望向身旁犹如亲人般的闺密,坚定地许诺。

  林乐诗避开李书云诚恳的眼光,别过头望向球场,但眼内完全没有焦点,「一直以来,我毫无保留与你分享一切,对嘛?」

  「对。」

  林乐诗把头靠在李书云的肩膊上柔声道:「我希望你与我分享我的经历。」
  李书云隐隐感到林乐诗的请求。

  「我想你陪我一起经历。那些男人如何弄我,我就如何弄你。这次我们不单单是亲嘴和爱抚,我会用假阳具操你,要你破处。他们我两次,我就操你两次。他们干我一天,我就操你一天。」

  李书云还是惊讶得合不拢嘴,「他们到底要你做些甚么?」

  「我不知道。愿意给那么多钱,或多或少都有点变态吧。大概是3P,或者是SM之类…」林乐诗看着远方的眼里流露了一份不安。

  「不如跟雄哥说不做吧?」李书云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他说得对,我一个人对着陌生男人很危险,不是每一次他都能罩我。反而,他介绍的更有保障。而且,我们真的很需要钱,有了钱,我们才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林乐诗的父亲也是丢下她们母女跑了,她母亲后来改嫁,她只能寄住在亲戚的家。李书云也害怕终有一天母亲会再婚,也深深害怕会变得孤苦伶仃,但她更害怕她成为母亲的负累,令母亲无法拥有新的人生。

  林乐诗恨透了抛下自己的父母,李书云却仍有深爱着自己的母亲。就是这点点差别,李书云自觉自己是林乐诗唯一的依靠。

  李书云捉紧林乐诗的手,下了最大的决心,坚定地说:「诗诗,我们一起面对吧。我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