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學女生絲襪的蹂躪
大學女生絲襪的蹂躪

我是一名大學生,我從小就喜歡絲襪,以至於不能自拔。



考上大學後,看到女大學生穿著絲襪瀟灑地走來走去,陰莖就硬得按都按不下去。



我一直夢想得到她們的絲襪,以滿足我的強烈的慾望。



在上數據結構時,我們和另一個班一起上。



我注意到那個班有個叫應曉燕的女生,常年都穿絲襪,而且總愛穿黑色的,很少穿其他顏色的絲襪。



我每次上數據結構時,就心不在焉地偷看她的絲襪,幻想能夠和她親密接觸。



後來,我的慾望越來越強烈,我發誓一定要搞到她的一雙絲襪。



於是我就開始從同學那打聽她的住處,當然我做得很隱蔽,假裝不經意間談起她,也伴以一些其他話題,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真實的意圖。



終於,我知道她住在四號樓1樓,這座樓全是女生,而且離我們宿舍很近。



我的內心不禁一陣狂喜,心想終於有機會了。



四號樓由於出口是向北的,所以曬衣服的鐵絲架都在樓後面的一片地方,那裡陽光充足,一般女生都在那裡曬衣服、被子等。



我於是就觀察應曉燕,她好像不太愛往那裡曬東西。



我感到很失望,因為我從那裡偷她的衣服太容易了。



而且我們學校一般沒人查夜,樓門也不關,晚上回來很晚是經常的事情。



工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我在陽台上看見她曬衣服了!我內心一陣狂喜,吃午飯的時候,我故意從晾衣服那邊走過,近距離看她的衣服,哇!太興奮了!在上衣、內褲,還有乳罩中間有一雙黑色的絲襪!你可以想像我當時內心的喜悅感,我的陰莖當時硬得能把褲子頂穿!那種喜悅是難以言表的!足有十分鍾,我的陰莖才軟下來!我於是做好偷絲襪的準備。



當時學校已經放假了,人不多,我們四個人的宿舍裡也只有我沒回去。



應曉燕是上海本地人,所以她一直住在學校,不過她白天很少在學校。



聽一些熟悉的人說,她和幾個女生在外面兼職秘書的工作,收入很高。



那幾個女生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花,都是公主出身,所以很傲慢,一般男生她們根本不理睬。



這天夜裡,我一直都沒睡,我就是在等其他所有人都睡了才好下手。



快到晚上兩點了,我提了個水壺,假裝到樓下打水,其實這只是個掩護。



我聶手聶腳,下到一樓門口,簾子掩得很嚴,要知道男生樓一般是不關門的。



我內心別提多高興了,我強行按捺住內心的激動,儘量沒聲響地溜出樓門。



然後先假裝打了點水,就快步走到女生樓背面那快曬衣服的地方。



哇塞!好多的衣服哦!真得感謝這幾天的好天氣,否則怎又會有這麼好的機會啊!我先緊張地向四周看了一下,還好,空無一人,也沒燈光。



太棒了!我又緊張又興奮,輕輕走到應曉燕的衣服面前……你可以想像我那時的心情,我捧起她的黑色絲襪,已經基本幹了,可惜不是剛脫下來的。



我放到鼻尖一聞,天啊!我都快陶醉了!雖然洗了,但還是清楚地聞到她腳上殘留的淡淡蘭花香!我忘情地聞了足有幾分鍾,下面早就濕了一大片,簡直是比上天堂還幸福的感覺!接下來,我就輕輕地把絲襪從衣架上取下來,然後裝進口袋裡,看四周空無一人,才放心地悄悄回到自己房間,關住門。



那夜,我被應曉燕的絲襪強了5次,第二天差點都起不來床!接下來,我就裝作和以前一樣,什麼都不知道,應曉燕也絲毫沒什麼變化,似乎就像沒丟絲襪一樣。



我心理琢磨不透,也許她認為是別人拿錯了,再說一雙絲襪,沒誰會那麼在意的。



過了段時間,我又想偷她的絲襪,於是就每天從陽台上觀察她。





終於有一天,她又曬衣服,我從陽台上看不清具體是什麼衣服,但可以肯定有黑色的東西!和上次一樣,當天夜裡我又溜到了她曬的衣服面前,天啊!我這次實在受不了了,這次居然有兩雙黑色絲襪!一雙是黑色褲襪,一雙是長筒絲襪!我沒感大意,迅速摘下來,又迅速溜回自己的房間。



當天夜裡簡直是消魂蕩魄的一夜,我把一隻絲襪套在自己陰莖上,手上套著那雙褲襪,嘴裡含著另一隻長筒絲襪,直到洩得精疲力盡為止。



這次之後,應曉燕第二天仍沒什麼反映,還和以前一樣。



有一天傍晚,再次看見她拿了些衣服到那裡曬,她掛好衣服後,向四周望瞭望,在她目光向男生樓看過來時,我急忙蹲下來,以免被她看到。



還好,我自信她沒看到我。



她可能已經開始懷疑有男生偷她的絲襪了,但我強烈的慾望已經壓倒一切,一心只想得到她性感的絲襪!所以我又像前兩次一樣,拿了個水壺下去,悄悄溜到了應曉燕的衣服前。



當時,我完全沒意識到危險,心裡全部都是她絲襪的影子。



她這次曬了一雙水晶絲襪、一雙長筒襪和一雙褲襪,還是黑色的!拿絲襪之前我小心得向四周看了一下,就又像以前一樣,捧起她的絲襪聞了起來。











上傳
下載附件 (202.03 KB)














我閉著眼睛聞著,不同以往的是,絲襪散發著淡淡馨香竟還帶著些微體溫。



我有些疑惑,難道她未洗過就晾出來了?正疑惑,一個甜美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我的絲襪香不香啊?我心裡猛然一驚,慢慢轉過身來。



果然是她,一身淡藍色長裙的應曉燕,腳下仍然是穿著黑色絲襪,銀色高跟鞋!她高傲地盯著我,嘴角帶著一種捉摸不透的微笑。



我整個人臉都紅透了,嘴唇打著顫,不知道該說什麼。



「拿上絲襪跟我走!她發話了,聲音還是很溫柔,卻令我無法抗拒。



我別無選擇,只好跟她走了,她走的方向是體育館,我心裡忐忑不安,不知道她準備怎樣。



路上她一聲不響,走得也很慢,我只好奴隸般地跟在後面。



結果應曉燕帶我來到女生更衣室,黑夜兩點鍾了,空蕩蕩的。



「轉過身來,她拿了個椅子坐下,修長性感的美腿包裹在黑色絲襪裡。



看到了她那張姣美含怒的秀麗面龐,我被她的美貌折服得一言不發。



「一直是你偷我的絲襪吧?她問道。



「是我我小心答道。



「就知道是你。



今天我特意沒洗絲襪,直接脫下來等你來拿。



怎麼樣?本小姐的絲襪味道還不錯吧?她開始進攻了。



我低著頭,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我就知道你今天還會來偷,你可真有耐心呀。



「她繼續進攻。



我無言以對。



「你可真夠的,真不要臉,還大學生呢。



竟然偷女生的絲襪,懂不懂羞恥呀?我沈默。



「我真不明白,你怎麼那麼喜歡女生的絲襪啊?她問道。



我小聲嘟囔著,尷尬到了極點。



「你說怎麼辦呀,我明天要告系主任去!聽了這話,我差點嚇蒙過去,求求你了,千萬別告呀!求求你姐姐,你要怎麼樣都行啊!說著我就跪在了應曉燕的裙下。



她踢了我一腳,你懂不懂羞恥二字呀?我問你,你為什麼還聞我的絲襪?說!我說:我第一次在課堂上看見你的絲襪,我就受不了了。



「。



她聽後沒吱聲,我就跪在那裡,動也不敢動,她笑笑說:你真的那麼喜歡我的絲襪嗎?那好,我就好好讓你體會一下!話音剛落,她就一腳踹在我的胸口上,我猝不及防,立刻被踢倒。



「躺在那裡別動!,我只好照辦,她露出會心一笑,靚麗的面容,潔白的皓齒,讓我的陰莖又一次硬了起來。



「看看你個沒出息的德性!真想踢死你!她不懷好意地說。



接著,她說:把褲子脫下來!我為難極了,就說:這不好吧,求你別讓我這樣好嗎?求你了!少費話!說著她一腳踏住我的小腹,一使勁把我的短褲扒了下來。



我都來不及說話,她又將我的內褲脫了下來,下體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她露齒一笑說:我的絲襪讓你那麼興奮嗎?應曉燕說完調皮地一笑,把一隻水晶短襪套在了我的陰莖上,由於襪口很緊,我被勒得有點疼。



但應曉燕不管這些,讓我背過身趴在地上,又用雙長筒襪把我的雙手扭到背後牢牢地捆起來。



接著,她把我翻過來,一腳踏在我胸口,我胸口立刻感到一股力量壓迫下來,讓我喘不過氣來。



她說話了:讓我來蹂躪蹂躪你!叫你知道我的厲害!那一刻,我興奮到了極點,陰莖硬了起來。



踩了一會,她詭秘地一笑,說:你準備好了嗎?她輕衊地一笑,把踏著我的右腳拿下來,甩掉高跟鞋,黑色絲襪腳完全暴露出來。



我當時就呆了,已經不知道怎麼好了。



絲襪腳在空中停了一下,就一下子踩在我的臉上,黑色的絲襪腳嚴密地堵住了我的呼吸器官。



一股濃重的帶有皮革氣味同時混著淡淡腳香的氣味撲面而來,我忘情而貪婪地吸著她腳上的味道,被絲襪套住的下體直立空中,漲得發痛。



我被她壓得簡直連氣也喘不上來了,就想抬頭掙紮,無奈手被反綁。



應曉燕不管這些,腳下越來越使勁,我頭剛抬起一點,就被她用腳使勁壓下去。



抬頭抬了十幾次,但都被她的絲襪腳給壓了下去。



許久,她終於抬起了她那尊貴的絲襪腳,我長長地呼吸了一口氣,剛想舒服一下,她又立刻踩在了我的口鼻上,我又開始窒息了。



如此反複了十幾次之多。



我被折磨得氣力全無。



應曉燕居高臨下,含笑看著我:怎麼樣?舒服吧?我費力地點點頭。



我全身燥熱,陰莖不由自主地前衝。



應曉燕捕捉到這格外細節,哧哧地笑著,怎麼?越來越興奮了?說著,她把玉腿伸到我的檔下,絲襪腳直接就踩在了我的陰莖上。



我挺挺身,努力使崛起的陰莖頂著她的腳底,在她的絲襪上摩擦。



應曉燕絲襪腳上那種無可言語的美妙和女性的陰柔如電流般地傳來,迫使我不得不扭動臀部去迎合她。



看到陰莖漲紅的窘迫,應曉燕笑吟吟地說:要不要我幫你?我趕忙點點頭。



性感的絲襪腳圍繞著我的陰莖打轉,若即若離的接觸使我的小腹繃得很緊,漲紅的渴望纖足的撫摩,她的每一個腳趾都會帶給我神仙般的快樂。



「難道還要我教你怎樣快樂麼?在嘴唇的工作下,我又褪掉了她左腳的高跟鞋。



她的足尖已然遊魚樣地滑進我的口中,我誠惶誠恐地急忙輕含住應曉燕那勾魂的絲襪腳。



她的腳趾正享用我舌尖的愛撫,趾縫充滿了神秘和誘惑,所有的美味所有的快感似乎都是從腳趾間瀰漫出的,我的舌尖擠進了大腳趾和另一個秀美的腳趾之間。



而這時,她的右腳腳背探到了我的陰囊下,用她溫潤的足背托起我那可憐而又幸運的家夥,她的腳頑皮地向下滑進,足尖竟移近肛門。



我真怕應曉燕會把那絲襪腳插進我的肛門,幸好她只是逗弄我。



正開始分泌晶瑩的液體,我忘情地舔吸著應曉燕的每一個腳趾。



舔到她的腳底時,應曉燕咯咯樂個不停,用一種征服的眼神望著我。



我含住她細嫩的小腳趾,用舌尖訴說深深的愛慕,她的小腳趾完美到連趾甲都是含情脈脈的,那靈巧的小蛇似的腳趾在我的口腔輕盈曼妙。



應曉燕的右足夾住了我的陰莖,時快時慢地在我陰莖上套弄,絲襪的摩挲感更是增添了快感。



我在應曉燕絲襪腳的上下運動下發出了呻吟,我的嘴本能地把她的絲襪腳含得更緊了!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洩了。



應曉燕微笑著看著白色濃稠的液體伴隨著我的陰莖的抖動噴湧而出。



「你一個男生,竟然被我的絲襪弄得射精,害臊不害臊?我幾乎虛脫,全身無力。



她把陰莖上的絲襪揪下來,裡面全是我的精液,她撇了下嘴說:呦,髒死了!這雙絲襪就送給你吧,反正也被你糟蹋的不能穿了!我以為今天就要結束了,就掙紮著想起來回去,不料我剛剛起來一點,應曉燕就又一腳把我踏倒在地上,誰叫你起來的?還沒完呢!我絲毫不掙紮反抗,期待她進一步的虐待。



她顯然已經非常明白我的想法,:躺好別動!我照辦。



她就坐在了我的身上,脫下腳上的長筒襪,然後換上了另一雙黑色褲襪,穿好鞋子,站起來,對我說:那雙被你糟蹋的絲襪就送你了,不過,我想叫你更進一步領略一下,本小姐腳上剛穿過的這雙絲襪!說著,她就分開腿跨立在我身體兩側,笑了一下,然後分開胯騎在我的胸脯上,今天非整死你不可!叫你好好領教本小姐的手段!來,張開嘴!她嘴裡嘬了一下,呸的一聲,把一大口唾液吐進我嘴裡,好好品嚐,不許吐出來!應曉燕又將脫下來的那雙黑色絲襪塞進我的嘴裡,將我的整個嘴巴堵得滿滿的,迅速地將絲襪腳伸進我的嘴裡,用力往裡塞。



頓時,一股濃濃的絲襪香味在我嘴裡蔓延而開,陰莖立刻就把褲子頂了起來。



應曉燕把絲襪腳踏在我的臉上,她的屁股好像離開了凳子,重力都腳上。



我的臉頰、嘴唇、脖子就這樣被應曉燕的雙腳反複撫摩著,一次…一次…又一次…她漸漸向後移動到我的檔部,翹臀壓在我的陰莖上。



我感到很疼,想動彈一下,但手被捆住,又被她騎著,陰莖被束縛在應曉燕的臀部下,興奮卻無法勃起,只好任她騎在胯下蹂躪。



她看了我一會說:看來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貨!被女生這樣還會興奮!應曉燕的雙腳越來越用力,我真有點受不了了,於是我就拚命掙紮,她騎著我死命往下按,無論我怎麼掙紮,無奈被她死死壓在胯下。



「好好聞聞本小姐的氣味!她趁我稍停的一剎那,迅速將胯前移,騎在我的臉上,我的口鼻全被壓住,差點昏死過去!舔我的下面!應曉燕還不過癮,她竟然脫下內褲,用手把我的臉深深按進了她的陰部,舔我的下面!一股濃烈的香味沖滿了我的胸腔。



我在她跨下艱難地搖了搖頭,應曉燕卻壓得更緊了。



「香不香,想不想嘗一嘗?這時的我已沒的選擇,只好伸出舌頭隔著絲襪為應曉燕舔吸陰部,我稍一停止,她就用力壓住我的臉,使我無法呼吸。



應曉燕陰部的味道美極了,陣陣騷味撲鼻而來,我的舌頭不停地舔吮著她的,把那裡流出的淫水一滴不漏吸進了嘴裡。



應曉燕一邊享受著我周到的服務,一邊用她套著絲襪的雙腳用力地套弄著我的陰莖。



我已完全成為應曉燕的奴隸,無法克制自己對女性和絲襪美腳本能的慾望,陰莖也隨之越來越腫脹。



但就在我顫抖著身體要射精的時候,她忽然又停了下來,把陰部又抬了抬,命令我把舌頭伸進去。



「幹得不錯,也許待會我會讓你射出來也不一定喔。



現在先把我的陰唇吮幹淨,然後再把舌頭插進去。」



應曉燕高傲地就這樣坐在我的臉上命令著我。



我把她的陰唇含在嘴裡,用舌頭用力的咪、輕輕的咬著,用舌尖輕輕地撩弄她的肥厚的陰唇,用心地舔她的外陰。



應曉燕呻吟起來,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



我又把舌頭用力地捅了進去,在裡面攪動起來,集中力量攻擊這一點。



過了不久,應曉燕受不了,身子不停地扭動,手使勁按住我的腦袋,下身拚命在我臉上研磨,差點使我窒息過去。



她那裡不斷湧出帶著騷味的淫水,味道淡淡的,整個周圍瀰漫著騷味的清香,刺激得我的舌頭和鼻子都麻木了。



我只知道機械地吮吸小穴裡湧出來的淫水,努力把它舔幹淨。



好不容易,應曉燕才停止了扭動,她放開我的頭,坐了起來。



就這樣,我在應曉燕的性刺激下精液流得到處都是,徹底地虛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