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與女兒的幸福生活
我與女兒的幸福生活

[分享] 我與女兒的幸福生活



第一章我愛上了我的女兒

我叫陳東,今年四十五歲在一家國有企業工作,我的女兒陳雪兒今年十八歲,現在一家私營企業做企劃工作。這幾年我一直和我的女兒相依如命,她從出世後就再沒有見國她的媽媽,因為她在她出生之後不久就狠心的拋下了我們倆,跟別人私奔了,所以自她一出世就沒有再見過她媽媽。而當後來我告訴女兒這一切時,她從內心?狠她,因此,在她腦海?就沒有“母親”這個詞,只有我這個父親。

自從那個負心人拋棄我和女兒之後,我就一直和女兒相依為命。也許是因為我受到的傷害太深,我再也沒有戀愛,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怕我的寶貝女兒受到虐待,所以我再也沒有成家,只是一心一意的照顧我的女兒,希望將來她長大成人後能有所作為。

時間如流水,十八年彈指一揮間就過去了,俗話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原先那本來就嬌小可人的小女孩現在已經長成一個亭亭玉立大姑娘了,容貌絕不遜色於任何所謂的美女,單位的同事們見到我女兒時總是用懷疑的目光審視我們,問我這女孩是不是我的孩子。

隨著市場經濟的步伐越來越快,我憑著自己多年的經驗和深厚的經濟理論,成為一名證券分析師,經常為一些大企業策劃上市、融資等計劃。家庭的經濟收入也有了很大的改觀,於是我買了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

搬進新家的那天,女兒看著我說:“爸爸,我們的生活總算有所改善了。”

看著女兒滿臉的期望,我重重的點了點頭,堅定的說:“女兒,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的生活。”

女兒激動得流下了眼淚,一把抱住我說:“好爸爸,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我緊緊的依偎在女兒的懷?,雙手也摟住了女兒的腰。我們已多年沒有這樣親密的擁抱了,不知道怎的,這次我把女兒摟在懷中和她小時候時有點不同,感覺到女兒的身體軟軟的柔柔的,身上還有一種醉人的香味,心中有股莫名的衝動,下體也在悄悄的變化。也許女兒發覺了我的異樣,輕輕推開了我,我也不好意思的走開了,但我在心中卻渴望再一次的相擁。

自從這天起,我發現自己對女兒的感情有了微妙的變化,總是喜歡和女兒親近。我開始並不明白,後來我發現我對女兒的感情不僅僅是父女親情,更有一種難以割捨的戀情,是男人對女人的感情,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認。

女兒在我眼中越來越迷人,而我也不自覺的開始注意女兒的胸、腿,以及女人最神聖的地方。我總在極力的控制自己,知道對女兒這樣的舉動是不對的。直到有一天我在自慰時,腦海中竟然出現了女兒的倩影,我知道我以愛上了自己的女兒,儘管理智告訴我這樣是不行的,然而情感就是這樣,越是壓抑它就越難以抑制。

第二章難以抑制的衝動

近日來我總是躲著女兒,女兒見到我神情恍惚,以為我生病了,問我:“怎麼了爸爸,這兩天是不是病了,不舒服?”

我吱唔的說:“沒……沒事的。”看著女兒關切的眼神,我的心都快醉了,但想到自己可惡的念頭,又覺得對不起女兒。在這種又敬又愛的矛盾中,我真不知對女兒從何說起。

“雪兒你放心,我只是有點累。”

“是不是工作太緊了?”

“也許吧,哦,我去休息了。”

我躲開了女兒的追問,一頭鑽進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看見床頭女兒的照片,難以抑制的情欲又激發起來。儘管我在暗罵自己,但手卻拉開了褲鏈,開始撫弄已經勃起的陰莖,而女兒性感的身體又浮現在眼前。這一刻,在我心中只有欲,一切的倫理道德全都拋之腦後了。在發泄完之後,我又罵自己混蛋。

就這樣在抑制與反抑制當中,我發現我已不能自制了,我開始對女兒的身體感興趣,我知道我不能直接撫摸她,於是就對她的貼身衣物特別留意。

有一次,我在浴室?看到了她的胸罩和內褲,一個念頭湧上心頭。我不能控制自己,於是伸出顫抖的手,拿起了胸罩放在鼻端,一股沁人的幽香幾乎使我暈倒,乳罩上微酸的汗味兒更使我的陰莖一下脹大。

我又拿起內褲,有點淡淡的略有些酸和騷的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下面的陰莖已經快要衝破褲子了,我忘情的把內褲貼近女兒私處的地方放在嘴唇上,仿佛在深吻著女兒的陰部,一種極大的滿足感使我不能控制,下面一泄如注了,沒想到單是女兒的體味就足以讓我射精了。

“爸爸,在浴室?幹什麼?有事麼?怎麼進去這麼久?”

我更加窘迫了:“沒事,肚子有點不舒服,現在好多了。”

“是不是在外邊吃了不乾淨的東西?”

“也許吧!”

“你呀,都這麼大的人了還吃零食,你想吃什麼跟我說,我給你做。”

我真想說:“我要吃你的陰部。”

自此之後,我經常用女兒的內衣來自慰,有時還在紙簍?撿走女兒用過的衛生巾,只要是女兒貼身的東西,對我都有莫大的刺激。

有一次,我拿起女兒剛剛脫下的襪子放在鼻前聞,同樣有一股醉人的幽香,沒想到女兒的腳也這樣香。女兒的內衣成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而內心深處是在急切的渴望得到女兒的身體。

越來越強烈的欲望和感情的昇華,使扣守在心中的倫理防線越來越脆弱。在潛移默化當中,內心?已經把女兒當成一個女人,而自己漸漸的在家中充當起大男人的角色,總是搶著幹一些力氣活。

為博得女兒的放心,我開始早早回家做飯,由於近來女兒的學習很緊張,我總是在家中做好飯等她回來,好像一位體貼的丈夫,女兒對我也比已前有些不同了。

這一天,我下班回來,見女兒正在家中,於是問道:“女兒,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吃過飯了嗎?我去做飯。”

女兒微笑道:“不用了,今天我們去外邊吃。”

我疑惑的問:“為什麼,有喜事麼?”

女兒笑道:“爸爸你怎麼了,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我豁然想起5月2日是我的生日。

於是我們來到了一家西餐廳,很優雅,我們選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坐下。我們要了一個套餐並要了一瓶紅酒。

以前女兒從沒喝過酒,我也很少沾酒,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再者紅酒的味道很好,不知不覺我們把一瓶紅酒都和光了。開始還不覺得怎樣,但後來感到頭有點暈。這時想起了音樂,女兒的臉也紅撲撲的很是迷人。

聽到音樂、看到舞池?的人在跳舞,我也心血來潮,走道女兒的面前伸出手說:“陳小姐,能賞光跳一曲嗎?”

也許是酒精的作用,女兒瞪了我一眼後,居然站起身來同意了,我們在悠揚的樂曲中翩翩起舞。受到女兒的熏陶,我的舞也跳得不錯。在幽暗的燈光下,我看見周圍的舞者們都是面貼面的摟在一起,顯然都是情侶,便在女兒耳邊輕聲說道:“女兒,你看我們像不像一對情侶?”

女兒用目光斜視了一下,突然擰了我一把,悄罵道:“討厭爸爸,你怎麼能開你女兒的玩笑。”

女兒那不勝嬌羞的樣子使我難以自控,我一把把女兒摟在懷?,女兒掙紮了一下,但在我強而有力的臂膀下漸漸放棄了掙紮,軟軟的貼在我的身上。女兒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緊身衣服,所以我能清楚的感到她胸前的乳房,女兒的乳房並不大,但卻非常飽滿。

隨著舞步,女兒的酥胸在我胸前輕輕的揉磨著,嗅著女兒身上肌膚溢出的香氣,我難以控制心中的情欲,而酒精的作用也使我的膽子越來越大,在酒精與溫柔的沈醉中。

“女兒,你知道嗎爸爸是多麼地愛你嗎?”我輕言在她耳邊。雪兒沒有說話,隨著舞步滑動,我感覺她的臉很熱。我不知不覺的輕輕的吻了她的耳垂。雪兒的身體遽然一顫,緊緊摟住了我脖子,我再一次吻了她的臉霞,她整個人似乎要滑入的懷中,像是沒有了骨頭一般,軟綿綿的。

雪兒的臉變得紅潤,嘴?哼道:“爸爸,我也愛你!”

我嘗試著輕吻雪兒的嘴唇,雪兒有些不好意思,把臉轉向一邊,我固執的把她臉轉向我,雪兒有些慌亂:“爸、我,不要……”

我的心情盪漾,繼續挑戰女兒的嘴唇,這次雪兒並沒有逃避,任我吻她的嘴唇。雪兒的嘴唇很紅潤,濕潤潤的,我輕舔著雪兒的嘴唇,雪兒緊閉雙眼,似乎陶醉在吻的溫馨中,我摟的更緊了,雪兒的胸口緊緊壓著我,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是平時的加倍。

我伸出舌頭舔著雙唇的中央,試圖攻破防線,進入雪兒的內部。雪兒緊閉的嘴唇開始鬆動,我的舌尖已經插入雪兒的口腔,慢慢地深入。雪兒發瘋般摟住我的頭頸,頭髮散落兩旁,雙眼緊閉,迎接著我的進入。

我的舌頭在雪兒的口腔中打著轉,在口腔內部搜索著,伸入雪兒的小舌底部,翻上,翻下,直打轉。雪兒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

舞場內的燈光逐漸又亮了起來,一曲終了。我意猶未盡的分開雪兒的雙手,我從雪兒的口中收回我的舌頭。

雪兒的粉臉此時漲得通紅,一下子掙開了我的懷抱,不安的看了我一眼說:“爸,你喝醉了,咱們回家吧。”

但是在回來的路上,我仍然樓著雪兒的腰,象情人般親密,也許是因為酒精的緣故,也許是她被我剛才的一番挑逗,現在已意亂情謎了。互相摟抱著親吻著走回了家。

“雪兒回家後,我們好好洗個澡!讓爸好好疼你!!!”

“爸,你壞,壞,壞死了!”雪兒用粉拳擂我,我雙手穿過雪兒的腋下一把抱住她,雪兒不依不饒。

進了家門,我拉著雪兒進了洗澡間,關上浴室門,雪兒獨自走到鏡子前,我從背後靠近,從後環抱住雪兒的胸部。那種豐滿似彈簧般的感覺,從女兒身上傳來,一股芳香從雪兒的發間傳出,我樓住雪兒的手不斷搓揉,在女兒的雙峰間遊走,曾經是多少父親敢想又不敢做的呢!

我看著雪兒美麗的臉龐,因酒精而泛紅,更加顯得誘人,性感紅唇的微微翹起,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在雪兒胸前的雙手開始替雪兒解衣扣了,在襯衫被解開後,乳罩被拉掉後,雪兒變得光禿禿的,在父親面前赤裸著。

短裙的皮帶已經被我鬆開,隨著掉落在地的裙子,雪兒的內褲裸露在外,我毫不浪費時間,抱起了雪兒,把她放在浴池邊,替她脫掉最後的掩飾,雪兒的下身已經全部呈現在我面前。

女兒的裸體!光滑的皮膚,雪一般潔白的大腿,烏黑的陰毛聚集在陰戶的中央,豐滿而堅挺的雙峰頂端,含苞待放的乳尖,此時卻塞滿在我的口中,緊緊積在我的口腔中,壓抑著我的呼吸。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無法不興奮,我彎腰在雪兒的下身,雪兒的雙腿緊閉著,我嘗試分開她們到兩邊,叉開,再叉開,逐漸分成V字型,雪兒的腿光滑似玉脂,我狂吻雪兒的雙腿,發瘋似的捏揉。雪兒的口鼻間發出“嗚、嗚……”的嬌喘聲。

正在此緊要關頭,突然“撲通”一聲洗髮水掉在了地上,,我從慌亂中驚醒,拉下雪兒的裙子遮蓋下體,替雪兒扣上衣服扣子,雪兒坐在浴盆上,一聲不吭,頭髮略見散亂,衣服扣子沒扣好,上下顛倒了。

我的頭腦有些清醒,我暗地責怪自己,差點就……難道就在這浴室?草草了事,面對女兒的第一次就這麼粗糙應付,就這樣在這麼淩亂的地方奪走女兒的貞操?我略有後悔。

我輕輕攬過雪兒的肩頭,讓頭斜依在我懷中說:“雪兒,剛才覺得舒服嗎?”

“人家不好意思嘛,爸!你好壞……”雪兒越發害羞,頭直往我懷?鑽。

“雪兒,你先洗個澡,爸爸去給你拿件睡衣。”我讓雪兒調解水溫,我回身離開浴室。在房間?,我翻出妻子的睡衣,挑了間性感的睡衣,在回到浴室時,雪兒已經準備洗澡了,“雪兒,出來的時候,穿這個就可以了,爸在你房間等你!”我把睡衣給雪兒,關上浴室門,先來到雪兒的閨房。

我想了一下,又回到自己房間脫光衣服,僅穿了一套長睡衣,再次回到雪兒的房間,躺在雪兒的床上等她,數分鐘後,洗完澡的雪兒進來了。

那是我買給她母親穿的睡衣,如今女兒也可以穿了。雪白的針絲睡衣,僅僅垂到臀部下面一點。透明的衣料根本遮擋不住女兒誘人的肌膚,這套睡衣最性感的地方就是低胸,在胸前形成了一個凹陷,雪兒的一大半乳房裸露在我面前,試想有哪一個父親看著如此性感的女兒站在面前可以不動心呢?

我的大腿中心處,有樣東西已經在開始慢慢充血,幸好寬大的睡衣能遮擋一下。我道:“關上門!”雪兒順從的關上了房門,並從?面鎖住了。“來,到床上來,到爸爸這?來。”



雪兒略帶嬌羞,咬著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緩步走到鏡子前,拿起梳子梳理頭髮。

我爬起身,靠近到雪兒的背後,雪兒的發間傳來的味道有些濕漉漉的,是剛洗完澡所特有的味道,飄進我的鼻間,從雪兒的身上傳來的味道是少女的體香,是做父親夢寐以求的味道,是可以讓做父親神魂顛倒的味道,讓所有的父親都想跪倒在女兒的大腿間的味道。

我在也忍耐不住了,從背後箍住雪兒的腰,湊近女兒那烏黑亮澤的頭髮,狠狠地嗅著。雪兒那寬大的睡衣根本無法遮蓋住半裸的胸口,我的手從雪兒的腰際慢慢往上,進入了雪兒的胸部,雪兒的乳房被我拿到了衣服外,雙峰柔軟無比,乳尖微微顫抖,我的手在雪兒的乳尖捏、揉、搓,時而輕撫,時而重捏,一會兒工夫,雪兒那乳尖變的硬起來,乳暈變的通紅、腫脹,高聳的乳房此時變的更加誘人。

此時的雪兒斜靠在我的懷?任由我疼愛,雙唇微開,想要發出聲音卻似有些哽咽,雪兒變得柔弱無骨。我知道雪兒已無法控制自己,已深深陷入我的愛中,雪兒被我的一陣溫柔,弄得興奮無比了。

想到這,我伸手到雪兒的膝彎,抱起雪兒把她放在床上。躺在床上的雪兒有些不知所措,雙目緊閉、雙唇微開、呼吸沈重,雙腿緊緊靠在一起。我翻身上床,坐在雪兒的身邊。

雪兒已經完全亂了方寸,靠在我懷?的人已經變的滾燙滾燙的,雪兒已經進入興奮狀態了。

我看著她那美麗的臉龐,因酒精而泛紅,更加顯得嬌艷誘人,性感紅唇的微微翹起,臉上就像是訴說“吻我”的表情,我的心不禁開始翻江倒海。

這是打從我妻子走後,第一次對別的女人有了心動的感覺。此時酒精力量使得欲念從我心?迅速的佔領我的身體的每個細胞,我低下頭,嘴唇重重的吻住雪兒的紅唇。

雪兒雙手抱住我的脖子熱烈的響應我的吻,不停的吸著我伸進她嘴?的舌頭。

此時的我已忘記我們的身份,現在的他們只是單純的男女本能而已,我們只想擁有對方、佔有對方的愛。什麼倫理道德、亂倫禁忌,早拋在腦後了。

我將雪兒抱起躺在床上,我們倆人在床上翻滾吻著,直到最後我躺在雪兒的身上才停止。

我們的嘴唇就像粘住似的粘在一起,倆人的舌頭依舊糾纏在一起。當我的嘴離開雪兒的嘴唇時,雪兒的舌頭不由自主的伸出來追逐我的嘴。我看到後,開口吸吮著雪兒伸出來的舌頭,最後也跟著伸出舌頭和雪兒的舌頭在空中糾纏著。

我伸手開始脫掉雪兒身上的睡衣,雪兒則扭動身體好讓我順利的脫下她的衣服。

我望著雪兒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讓我感覺到雪兒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我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雪兒豐滿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撫摸著。

當我的手碰觸到她的乳房時,雪兒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閉上眼睛承受這難得的溫柔。

天下有多少父親曾經看過女兒赤裸的下半身呢?

我的手指輕輕的、緩慢的插入到雪兒的陰戶內,手指輕輕轉動,輕插、輕拔。

“舒服嗎?”我問道。

“啊……好舒服啊……爸……爸重點……啊……”雪兒低聲發出浪語。

我的手指搓揉在女兒的陰道口、陰唇、陰蒂上,然後逐漸加快速度。雪兒興奮已極,口?不時發出低沈的喘氣聲。

我坐到雪兒的側面,拉過雪兒的手,引導女兒的手到我的大腿深處,我把雪兒的手隔著睡衣放在我的龜頭上。今天我沒有穿內褲,只有一套睡衣在身上,雪兒的手輕按了一下,變沒有動靜了。我知道女兒尚未經人事,不懂該如何伺候父親,於是我拉著雪兒的手進入我下身遊走,在陽具上輕撫。雪兒輕輕的握住我滾燙的龜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教導著她、引導著她,讓她的手在我的龜頭上上下搓動。

我低下頭去吸吮雪兒如櫻桃般的乳頭,另一邊則用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受到這種刺激,雪兒覺得大腦麻痹,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雖然對方是她父親,但快感從全身的每個細胞傳來,讓她無從思考。

“啊……嗯…………我怎麼了?……喔…………”

我的吸吮和愛撫著她,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動起來,陰道?的嫩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淫水來。我的嘴用力的吸著,含著,更用舌頭在乳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斷的打轉著。

另一邊的乳房則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堅挺肉乳上不斷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頭,揉揉捏捏。

一會後我的手才依依不捨的離開,穿過光滑的小腹,伸到雪兒的下面,手指在陰戶上輕撫著。他的手指伸進雪兒那兩片肥飽陰唇,雪兒的陰唇早已硬漲著,深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泛濫,摸在我的手上是如此的溫溫燙燙,濕濕粘粘的。

“啊!…………”

雪兒的陰毛不算太濃,但卻長的相當整齊,就像有整理過一樣的躺在陰戶上。雪兒的陰唇呈現誘人的粉紅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看起來相當的性感。

我用手輕輕把它分開,?面就是雪兒的陰道口了,整個陰部都呈現粉紅的色調。我毫不遲疑的伸出舌頭開始舔弄雪兒的陰核,時而兇猛時而熱情的舐吮著、吸咬著,更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不放,還不時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

“喔…………喔…………爸…………別再舐了…………我…………癢…………癢死了…………實在受不了啦…………啊…………別咬嘛…………酸死了…………”

雪兒因我舌頭微妙的觸摸,顯得更為興奮。她口?叫著的是一套,而臀部卻拼命地擡高猛挺向我的嘴邊。

我熱血沸騰,我摟住雪兒,翻過雪兒的身子,把她放平放在床上,我般開雪兒的大腿,儘量往兩邊,得以更加廣闊的露出女兒的陰戶。雪兒的肉縫毫無保留的暴露在我面前,我翻身進入雪兒的兩腿中間,挺立的龜頭逐漸逼近雪兒的處女地,想要灌溉那片尚未被開發過的地方。

我的龜頭已抵在雪兒的陰戶上,我伸手握住龜頭,輕輕敲打著雪兒的陰戶,龜頭上下摩擦著雪兒的陰唇,雪兒的陰唇早已變得濕潤,潤滑液不斷排出體外,仿佛在迎接我。

龜頭在雪兒的陰戶口搜索,最後定位在那片凹陷之處,我挺起龜頭,微微向?,突破雪兒的表面,龜頭已開始陷入雪兒的陰道,剎那間,我仿佛陷入沼澤中,那是一種似海綿般柔軟卻又似彈簧般緊湊的壓迫感,是雪兒的陰道緊緊夾住了我的陽具。我繼續前進,龜頭被抵擋住了,我知道那是雪兒的處女膜了,此時,我興奮無比,亢奮的、狠命的插入,“噗嗤,”全根浸沒在雪兒身體?。

“啊!……”雪兒無法忍受住那一瞬間的痛楚,面部肌肉扭曲,痛苦滿面,淚水順著臉兩邊淌下。雪兒的雙手掐住床單,全身似抽筋般,那是少女被破身必經之路,我能感覺到雪兒的陰戶在一剎那的收縮,夾住我的龜頭,我能感受到雪兒痛楚,那種陰戶想要緊閉,卻被我的龜頭塞滿整個陰道的感受,無法收縮的陰壁,只能如此夾住我的陽具,那種從沒有過的興奮,此時卻襲向我的心頭。

“爸爸,痛,求求你,拿出來,求你……嗚嗚……”雪兒哭叫道。

“乖,雪兒爸爸停著不動,先休息一下。”我壓倒在雪兒的身上,肌肉和雪兒的肌膚緊靠在一起,雪兒的乳房被我壓在身下,柔軟似水。雪兒的呼吸沈重,嬌喘連連,雪兒的大腿想要並攏,無奈我的人在中間,雪兒只能稍微彎曲雙腿,減少一些痛苦。

壓在雪兒身上的我,不斷親吻著雪兒的臉,偶爾吻雪兒的唇。過了痛苦狀態的女兒此時正在恢復中,她開始主動迎合我,嘴唇迎了上來,合攏在我的唇上,四片合攏。

深插入雪兒的陰道的龜頭開始用力,我往外拔,龜頭一動,雪兒的陰道畢竟太小,剛才狠狠地插入,導致現在一動,雪兒就沒命的掐我。

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我渾身顫抖。下體陣陣的快感,迅速地將我的理性淹沒了,此時的我,只是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激進,那還顧不得女兒的痛楚了,一下子拔出整個龜頭。

接著我挺起龜頭,迎著雪兒的肉縫中間,淫水益處的地方,緩緩地把龜頭插入,慢慢進入,這次雪兒響應了我,屁股朝上迎迎合著我的插入,於是龜頭再次浸沒在雪兒的陰戶?。我從上看去,我和雪兒已經完全結合在一起,看不見龜頭,完全進入雪兒的體內,只有兩片各自的陰毛此時緊緊靠在了一起,那是有血緣關係的兩片陰毛啊!

雪兒開始有意識的挺起臀部,便於我的深入,我在雪兒的洞口淺淺的插入,抽動兩三下,然後猛地全根浸沒。

“啊!”雪兒浪叫著。

龜頭在女兒陰戶間來回捅動,雪兒的陰戶內充滿粘液緊緊包裹著我的陽具,那是多麼美妙的感覺啊!

雪兒的陰部越來越潤滑,溢出的淫水順著大腿跟部淌下,有些則粘在我們的陰毛,我兩的陰毛此時融合在一起,分不清哪些是我的,哪些是她的了。

我繼續抽送著我的龜頭,從雪兒的桃源洞口直至洞底深出,我由於太興奮了,我感覺到我快射精了,為了延緩,我被迫停止抽送,龜頭停在花心深處不動。

“爸……我癢死了……快來……喔………我下面受不了了……喔………啊快……”

雪兒粉臉上所透出來的淫蕩表情,看得我已奮脹難忍,再聽她的嬌呼聲,真是讓我難忍受,我像回復精力似的發狂的壓上雪兒那豐滿胴體上,手持大肉棒先在陰唇外面擦弄一陣,嘴唇也吻緊她那鮮紅的小嘴。

“喔…………爸…………我不行了…………我要…………”

雪兒雙手摟抱著我那寬厚的熊背,再用那對豐乳緊緊貼著我的胸膛磨擦,雙粉腿向兩邊高高舉起,完全一付準備我攻擊的架式,一雙媚眼半開半閉,香舌伸入我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嬌聲浪語:

“爸……我受不了啦!…………我…………”

雪兒那淫蕩的表情,浪盪的叫聲,刺激得我暴發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陽具暴脹,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在她那尚未發育完全的胴體上,我的腰用力一挺!

“哦!…………”

疼痛使雪兒哼一聲咬緊了牙關,她感覺自己簡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腿之間。

“雪兒,太大了嗎?馬上會習慣的。”

我的肉棒,在她緊縮的肉洞?來回衝刺。她開始不規則的呼吸著,我的肉棒碰到子宮上,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

“唔……唔…………好爽……喔……”每當我深深插入時,雪兒就皺起美麗的眉頭,發出淫蕩的哼聲。

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雪兒前後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雪兒淫蕩的反應更激發我的性欲。

“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點…………”

我將雪兒的雙腳高舉過頭,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我覺得幾乎要達到她的內臟,但也帶給她莫大的充實感。雪兒的眼睛?不斷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

我更不停地揉搓著雪兒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雪兒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

雪兒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

“喔…………爽死我了…………啊…………”

雪兒軟綿綿的倒在床上。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餘韻,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

當我將肉棒抽出時,這樣的空虛感,使雪兒不由己的發出哼聲。

“啊…………不…………”

我將雪兒翻身,讓她四肢著地採取像狗一樣的姿勢。剛交合完的小陰唇已經充血通紅,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圍繞紅腫陰唇的陰毛,沾滿了流出的淫水,因姿勢的改變淫水不斷的湧出,流過會陰滴在床上。

雪兒尚在微微的喘氣時,我的肉棒又從後方插了進去。我插入後不停改變著肉棒的角度而旋轉著。

“啊……快…………我還要…………”

我手扶著雪兒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則用手指揉搓著陰核。使的雪兒女人原始的肉欲暴發出來。她追求著我給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動起來,嘴?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啊……好爽……爸……我爽死了………喔………喔…………”

看女兒浪態畢露、粉臉緋紅、香汗淋漓,烏黑的頭髮散落在頸側,粘連在汗水淋漓的脖子上,更增秀色,楚楚動人,明艷不可方物。直看的我心懷波盪,情欲大增,下體一股快感開始生成。雪兒的臀部不斷刺激我的下體,快感油然而至,我再也無法忍住,龜頭一收,一股精液從?面噴射而出,全部射在雪兒的身體?。

天哪!我和女兒結合了,夢寐以求的事情終於成功了,我終於得到了女兒的初夜,雪兒的貞操已經是我的了,雪兒獻給了自己的父親。

我拔出已經軟倒的龜頭,雪兒似也筋疲力盡,翻身睡倒在床上。

雪兒躺在我身邊,赤裸的女兒此時香汗淋漓,全身濕透。我愛憐無限,摟著雪兒的肩頭,讓她可以靠著我:“雪兒你恨爸爸嗎?”

“爸爸,我是不是已經不是處女了?”雪兒忐忑不安的問道。

“你已經是爸爸的人了,你後悔嗎?”

雪兒沒有回答,嬌羞無限。似乎很累了,想要睡覺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