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被隔壁大姐给上了
?我被隔壁大姐给上了

我叫小东,今年22岁,大学毕业后就沒有离开这座城市,跟女友一起租了
一套房子,我们租的是那种一层有好多户的楼房,但是年代比较久远,好像是八
几年的房子,我身高182,174斤,比较强壮,JJ不短不长有15公分,
但是比较粗,上面的青筋比较多,跟女朋友在一起好多年了,但女朋友比较可爱
的那种,而且比较敏感,所以我乐此不疲的耕耘在她身上,女朋友阴道比较窄,
一开始刚跟她啪啪啪的时候也是只能忍十几分钟左右,但经过了高强度的锻炼之
后,现在一般都能在四十分钟左右,基本上每次做都能让我可爱的女票享受两次
飞上云端的感觉。
我们刚搬进来时晚上啪啪啪床都不会响,但经过一年多的折腾,现在床已经
会吱吱的响了。
再来说说我们隔壁,隔壁住着一对中年夫妻,大概有三十五六岁吧,女人是
东北的,男的是当地的,男方好像是铁路上的,因为见到他回来上楼的时候会拉
着一个铁路上发的那种小行李箱。
因为是老房子,所以隔音并不怎么好,我估计我跟女朋友的时候啪啪啪的声
音左邻右舍的都能听到,但我家右边的一户沒有人,左边就是住着这对夫妻,不
一样的是人家的房子是自己家的,我的房子是租的。
女朋友因为上班所以白天基本不在家,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在家写文案,隔壁
的女人开了个小店,平时也不怎么去,所以每次她男人回来的时候她们就会在家
做爱,但很少听到他们晚上做,基本都是上午10点多的时候,女人是叫的很大
声,而且操着一口东北话叫起床来也是很带劲,不过他们的节奏比较快,每次都
是四五分钟就开始听见女的抱怨:老公咱们歇会再来一次吧。
她老公就不说话,然后等他老公去上班的时候,老是能听见隔壁嗡嗡嗡手机
震动的声音,并且伴随着女人的淫叫声,不瞒大家说,我有个可以监听的录音笔,
把话筒贴到墙上隔壁脱衣服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因为隔壁少妇太骚,所以我一直在盘算着怎么能上了她,有时候出门的时候
也会碰到,人长得特別白,留了一头烫过小卷的染黄了的头髮,因为自己开服装
店所以穿的比较时髦,有一次见到她穿黑丝差点就忍不住上去强姦了她了……
因为心中有打算所以晚上跟女朋友啪啪啪的时候就故意的制造很大的声音,
而且我最喜欢问女朋友:老公的鸡巴大不大,粗不粗,老婆总会很配合的回答我:
老公的鸡巴又大又粗,快幹死我。
? ? 一开始女友还不敢叫这么大声,但是随着我的抽插越来越勐烈,女友的叫声
就越来越大,但女友就是不愿意给口……
? ? 我俩啪啪啪完睡觉的时候就会隐隐约约听到隔壁会有很轻的呻吟声,女朋友
睡的很快,她都听不大到这些声音,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过,我还是沒有找到好
的方法对隔壁少妇下手,但是突然有一天听到了隔壁在吵架听大概意思是男的工
作调动去跑一条比较长的缐路,两天才能回一次家,女的就不愿意,说到现在孩
子还沒有,再这么下去怎么办,男的就说沒办法,总不能不工作了吧,年轻的时
候拖了好多人才安排进去的,女的就骂道:你磙,跟你的铁路过去吧。后来吵着
吵着就不吵了,可能都冷静了,男的还是去上班了。
从男的去上班之后,就感觉女的好像自慰更加频繁了,几乎天天都能听到呻
吟声,这样大概过了有两个月吧,有一天,我正在家写文案,就听到有人敲门,
一边答应着来了来了,一边暗骂女友又淘宝买东西。我平时在家就穿一条内裤,
因为小弟弟软下来也有接近10釐米长所以在内裤里也鼓鼓囊囊的,再加上女友
整天买东西,跟几个送快递的哥们也都挺熟,就穿着内裤去开门了,结果开门发
现一个女人,一个穿着睡衣的美丽少妇,就是住我们隔壁的女人,开门的一瞬间
我看到她的眼快速的扫了一下我的下体,然后笑着跟我说:你好,我住你家隔壁,
我家的电脑上不去网了,你能帮我去看一下吗。
我还在尴尬的不行不行的,她的睡衣是那种纱的,有一点点透明,能看到她
粉色的内衣和一大片白肉。
? ? 我胡乱的答应着好的好的,我穿上衣服就过去。沒想到她却说:不用穿了,
这么热的天,姐姐又不是小女孩,过去帮我看一下就行了。我竟然找不到藉口拒
绝,从门口拿了钥匙就跟着她过去了,这女人保养的很好,漏在外面的腿看上去
又白又嫩,屁股也挺翘,跟了她老公真是可惜了。
到了她家,她拿出笔记本跟我说:你看弟弟,就是连不上网,不知道怎么搞
的。我一看是沒有无缐信号啊,肯定是路由器的问题,就问她家路由器在哪,她
说在冰箱上,我过去一看,插到路由器上的网缐掉了,应该是关冰箱门震掉的吧,
因为介面上的卡子断了,但我当时脑子里全是想的怎么把她骗上床,肯定不能给
她那么轻易修好。
我就说,会不会是入户介面的事,她告诉我那个介面在门上边,就给我搬了
个板凳让我踩着上去,她帮我扶着,这样一来我的JJ正好能对着她的脖子的地
方,我问她有沒有螺丝刀的时候往下看了一眼,她的两个大白兔真是波涛汹涌,
同时,我的小弟弟也昂首站了起来,她发现了我的异样,不好意思的说:我去给
你拿。
? ? 气氛尴尬的要命,不过正是我想要的,她回来递给我螺丝刀的时候还有意无
意的有胳膊碰了一下我的小兄弟,结果本来沒完全硬起来的小弟弟,立马就已肉
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勃起,我装作在拆介面,偷偷往下瞄,美丽少妇两眼盯着我的
小弟弟在咽口水。
而且开始唿吸紊乱,她似乎在努力的闻我的小弟弟,把头尽量的往前靠而又
不碰到我,我装作使劲拧螺丝突然往前一顶,顶在了她的脸上,我说:不好意思,
螺丝太紧了。
她脸红到脖子了都,回答道:沒关系,沒关系的。然后沉默了一会她好像鼓
起了很大的勇气调侃我到:你平时跟你女朋友还挺厉害的,我在家有时候都能听
见。我心想:本来就是给你听的,嘴上说道:嘿嘿,不好意思吵到你了,有时候
精虫上脑就忽略了动静大小,下次一定注意。
? ? 她笑着说:还是年轻好,活力旺盛,你姐夫都羡慕你羡慕的不行。
? ? 我趁机问道:哎,对了,姐夫做什么工作,怎么不怎么见他在家啊。
她说:他呀,开火车的,上班时间沒法回家,一出去就是两三天。
? ? 我说:挺好的啊,好工作啊,不跟我似的天天在家待着。
? ? 这时候她也有些放开了说道:我倒是想让他天天在家,你们这些男人啊,不
知道女人的苦。
? ? 后来一想又说道:你姐夫在家也沒什么用,他不理解我。
我一听这是要上钩了,就又问:你俩多好啊,工作稳定,有什么不理解的地
方。
? ? 她说:你太小,还理解不了姐姐,不跟你们年轻似的有活力,你姐夫啊年级
大了。
我一想,东北女人就是豪放,这才几句话啊,就开始勾搭我了,我说:可能
我年纪大了也不行,得抓紧逍遥两年。
? ? 这时候她说:我看你年纪不大,本钱不小啊,你女朋友一定很爱你吧。
我说:她那都挺好,就是不同意给我舔舔,有火沒处发啊。
? ? 这时候少妇姐姐沒说话,她很自然的把手放在了我的小兄弟上不自觉的揉搓
着,然后说:反正我也沒事,你可以来找我玩,你不嫌我老就行。
? ? 说着手上使的劲越来越大,我的小兄弟已经完全立起来了,我说:怎么会呢,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老。
她接下来说的话吓了我一跳:其实我叫你来并不是帮我修网路,网缐是我故
意拔掉的,我就是想叫你来陪姐姐聊聊天,姐姐一个人在家很寂寞,你跟女朋友
每次做爱又那么大声,真是害死我了,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你的实力了。
? ? 说着拉下了我的内裤,由于我还沒有下来,这一拉我的小弟弟正好对着她的
脸,她张嘴就含住了我的JJ,爽的我不要不要的,本来是想来上她,沒想到让
她把我上了……
含弄了一会她说到:以后叫我丽姐就行了,你女朋友不知道你的宝贝好,不
给你口,我帮你,以后你姐夫不在,你随时都能来找姐姐玩。我说:好的好的,
保证不让姐姐失望。
她说:真好,又硬又粗又长的,这才是男人。说完伸出舌头舔我的马眼,然
后顺着龟头舔过来舔过去,弄得我差点射了。
? ? 我问道:姐夫有多大啊,看姐夫挺壮的啊!
? ? 丽姐说:他就是身体壮,下面还沒你一半粗呢,也就八九釐米。还是你这大
宝贝好,快让姐好好疼疼你我的宝贝。
我说:姐姐,要不我下来吧,这样腿一软就摔下来了。
? ? 丽姐说:好的宝贝,去床上吧,姐姐让你体验一下成熟女人的味道。
我俩相拥到了床上,丽姐的手一刻都沒有离开我的鸡巴,不停的套弄着,另
一只手伸手脱掉自己的内裤揉着自己的小妹妹,说道:弟弟啊,一会姐姐再给你
舔好不好,姐姐下 面快痒死了,快帮帮姐姐好不好。
说完不等我回话就翻身骑在了我身上,拿着我的JJ就往她的骚屄里面放,
我以为这么不润滑就进去会很疼,沒想到丽姐下面早就湿的不行了,噗的一声就
捅了进去,丽姐可能是沒想到这么大,一时间有点不太敢动,我好好的感受了一
下丽姐的小穴,特別紧,看来他老公并沒有开发的很好,全便宜我了。
? ? 丽姐适应过来以后,开始在我身上前后摆动她的小翘臀……
? ? 「嗯嗯,好大,大鸡吧好热,啊啊啊插的太深了,哎呀妈,这大鸡吧太得劲
了,幹死我,弟弟快……再深一点,啊啊啊啊……顶到最里面了!慢点……」丽
姐大声的叫喊着,幸亏是白天,周围邻居都去上班了。
就这样丽姐在我身上摇摆着,叫喊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突然间丽姐加快
了摆动屁股的速度:「好弟弟,快点,姐姐要来了,快操我,使劲操我!啊……
来了……来了……不行了!」
? ? 丽姐的小骚逼突然加紧了我的鸡巴一阵抽动,子宫口一张一吸的吞吐着我的
龟头,一个沒忍住鸡巴颤抖「突突突」的把精液全部射进了丽姐的子宫深处。
? ? 我吐了下舌头说:「姐姐不好意思,沒忍住。」
丽姐说:「沒事,姐姐喜欢你射进来,烫的姐姐好舒服。」
? ? 然后丽姐从我身上下来,伸出舌头仔仔细细的舔着我的大鸡吧,一边说道:
年轻的棒棒就是好吃,舔两下就又硬了,不过太可惜了,已经六点了,你女朋友
快回来了,被她发现以后我就不能享受你的大棒棒了!
? ? 我一看表,可不是女朋友快回来了嘛,我赶紧起来穿上衣服问丽姐:「好姐
姐,那以后我的棒棒难受了可以过来找你吗?」
丽姐说:「只要你姐夫不在家,姐姐都是你的。」
? ?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忍不住又幹她一炮,不过理智制止了我,被女票友发现
了以后就沒得玩了,然后跟丽姐亲了亲就恋恋不捨的回家了,我到家后大概十分
钟左右,女朋友回来了,看了看我的电脑说:「怎么今天才写这么点呀!」
? ? 我说:「沒有思路,写不出来东西。」
女朋友沒有多想,就去做饭了。从那以后只要是丽姐丈夫不在家的时间,我
基本上都是在丽姐家和她疯狂做爱,工作只能晚上加班写,所以时间长了身体有
点受不大了,现在丽姐每天中午都给我用人参枸杞熬驴鞭汤,依旧雄风不减。
? ? 丽姐说要和我做到她的逼幹了的那天为止,我也乐此不疲的努力的在她的骚
屄里耕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