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做了一次雞
老婆做了一次雞

前天下午我以前的老戰友志軍來電話,說他單位的王書記來我這辦事,請我

務必代他招待好。



下午志軍來電話說,王書記下午五點自己開車在鴻海飯店等我,我問他到底

怎麼樣招待才好?志軍說王書記和家人生氣了,他小子出的主意,騙王書記家人

說是到許昌開會,實則是吹牛說我在許昌如何如何神通,讓王書記找我來放鬆一

下,並再三吹噓,說他只要一個電話,老戰友就會全程安排好的。最後他再三叮

嚀我千萬別露底,友情後補,這關係到他以後的前程。



掛斷電話後,我在心中好一頓臭罵。沒辦法,罵歸罵,人還是要盡力安排好

的,總歸是八年的戰友情。



下午五點半左右,一輛掛著豫G的奧迪A6轎車停在了鴻海飯店門前,相比

之下,我的普桑就顯得有點寒酸了。上前搭話確認是王書記後,我們驅車到了白

天鵝賓館。



坐在預訂的房間後,我們天南地北的胡侃了一會兒。談到志軍後,我聽得出

來這小子和老王關係不錯,我也不再繞圈子,直截了當的說道:「王書記,您先

洗個熱水澡,休息一下,等會我為您接風洗塵。」哈哈一笑之後,老王脫衣去裡

間洗澡。我拿起手機聯繫飯局,不為別的,也是想找熟人捧捧場有點臉面。



剛剛一切安排停當,那臭小子又打來電話,說讓我幫他為老王安排晚上的節

目。我倆玩笑幾句後,我告訴他:「沒問題,不過日後你小子是要還我這份人情

的。」在他一句句沒問題的保證後,我掛斷了電話。



飯局後,我們回到賓館,總台打電話來問要不要小姐,我告訴她帶兩個上來

看看。老王聽我安排的電話,一個勁地問:「安全嗎?」我說沒問題,可他還是

堅持要我陪他,可我家中老婆早就打電話催我回去了,為了面子,我沒有說那麼

多就掛了電話。



老王說,讓我陪他在賓館住,我的心裡就沒底了,但又不好意思當著他的面

「請假」,只好打了個哈哈掩飾過去。



不一會有人敲門,打開房門就見兩個花枝招展的小姐。我把她們讓進房間,

說:「老王,您看喜歡哪位小姐?」交談幾句後,老王不滿意,小姐很生氣地走

了。這下可就難為我了,但是我又騎虎難下,這可怎麼辦呢?



這時老婆打電話來又催促我回家,我在走廊的盡頭小聲和老婆說了賓館和老

王的情況,老婆笑著說:「誰讓你充大頭!你說咋辦?孩子打電話吵著要奧特曼

光盤呢!家裡的事你都不放在心上,人家一張嘴你就當聖旨。」



我乾笑兩聲,小聲開玩笑說:「老婆,每次我們過夫妻生活的時候,你不是

都說想找個大的黑雞巴操嗎?剛才老王洗澡時我看見他的雞巴就很黑,並且很粗

大,不如你就來和他玩一下,幫我解個圍。」



老婆在電話中笑著罵了我幾句,說道:「你可別後悔喔!這頂帽子可是你自

找的。老娘給你生孩子、帶孩子、伺候老人,你現在又打老娘這種主意,你不虧

心呀?」我無話可說,平時又想,給她找又……真是好人難做呀!



我正想掛電話時,老婆又說:「你什麼時候回來?九點半不回來,我就真的

去找個男人睡,氣死你!」我們賭氣的說了幾句後就掛斷了電話。



回房後老王說:「老弟平時都在哪玩呀?」我尷尬的笑笑說:「哪有時間玩

呀!老婆管得緊。再說,家事多,父母年紀又大了,我們現在正是上有老、下有

小的時候,不允許呀!」



說笑中得知老王比較喜好本地家庭婦女,說新鄉現在下崗女工比較多,雖說

是沒什麼技巧,可是放開玩起來比較放心,而且特別騷,好玩。



他說:「老弟你這裡如果有的話,一定幫哥哥的忙,有機會到新鄉一定為你

安排。」說歸說,可一時我又到哪裡找呢?只好說:「現在的家庭婦女為了一、

二百元出來做的不多,除非是家庭經濟特困難的。」



老王一聽來勁了,連忙從手包裡拿出了一千塊錢,一個勁地說錢不是問題,

要我想辦法幫他一個,不然白來這散心了。我只好乾笑兩聲答應試試就出了門,

打電話和我一個相好的朋友說了這事,可他卻出不來,說他老婆在家。



思來想去,我又想到了老婆,雖說是性愛時的笑料,但我們說著做愛特別來

勁,有時也真想讓她試試別人的味道。這也是到急得沒法的時候才想到她,可打

電話給老婆時她就是不願意,說是日後志軍知道了那可怎麼辦?



我一聽有門,就開始寬她的心,說:「老王又不認識你,這次見面後誰知道

猴年馬月的才會見次面?再說了,相像的人多的是。而且老王都五十來歲了,最

多能玩十分鐘,你不會讓我在人前沒法說話吧?就算幫我這個忙吧!老婆。」



電話那邊良久沒話,最後老婆好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是幫你喲!那

你回來接我吧!」



回到家中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一進門我就抱住了老婆,她好像也很激動,

下面濕得很。我摸著她的屄問:「很想嗎?」老婆說:「也不是,就是很緊張、

很刺激。這樣行嗎?」我安慰道:「沒事,你大膽玩。你不是老想找個大的操一

次嗎?這次讓你如願了。」



「去你的!你這樣說我就不去。」老婆撒起嬌來。「好了好了,老婆,是我

們倆都想,這行了吧?」說著我們吻了起來,真想操她一次再走,老婆說等下會

被書記發現的,還是等回來再補償我。真是個騷老婆!



最後她說:「我穿什麼去?」我說:「老王喜歡家庭婦女,你穿一般的衣服

就行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你還想真的做雞呀?你這是幫老公解難,懂嗎?」

老婆斜著眼看我一眼,撇撇嘴就起身進臥室洗了下身子,然後拿了幾個避孕套,

來到門口換鞋子。



我看她拿著套子,就問:「你不是才乾淨嗎?而且又一向不喜歡戴套玩。」

老婆說:「誰知道他有病沒病?」我說:「那你看著辦吧!做的時候你就不會看

看嗎?」我還羞著她開玩笑說:「省點套子吧!」也沒說別的,說話中吩附她幾

句,我們就上車駛向白天鵝賓館。



到了賓館後,我老婆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了,我告訴她別叫漏嘴了,她看了看

我,沒說話。進了門後,老王顯得很興奮,又是給我老婆倒飲料又是笑的。



我看見老婆有點緊張,總歸是第一次和一個陌生人作交易,何況是一個五十

來歲的男人。我見此就交待她:「大嫂,你今天晚上好好陪陪我這位老兄,我大

哥不會虧待你的。我在外面等你,這裡很安全,放開點!」說著,我點上了一支

煙就想走。



我老婆一看這架勢,馬上也站了起來要和我一起走,我一看,原來老王也太

猴急了,一隻手已經放進我老婆的褲子裡了。



我看看老王說:「老王,你看這娘們沒見過世面,這事咋辦?」老王笑了笑

說:「這樣吧,今天只有讓你老弟陪著,當看場免費電影了。哈哈……」我也附

和著乾笑了兩聲,又坐回在床上。



對面床上老王已經等不及了,一隻手抓著我老婆的奶子,另一隻手已經在摳

弄我老婆下面的小嘴。老婆見我對她擠眉弄眼的,心裡也就放開了,在老王把她

扒光後,便主動用手套弄起他那根黑乎乎的大雞巴來。聽著老婆「哼哼、唧唧」

的叫床聲,我的雞巴漲得要死。



老王一個勁地誇讚我老婆下面長得好美,比他家的老婆子嫩多了。我心想:

『你他媽的現在玩的是我29歲的老婆,你家裡的就是再小也得四十開外,怎麼

比呀?』



電視裡播放的《喬家大院》我一眼也沒看進去,就見老傢夥扒開我老婆的屄

摳弄了一會,便匆匆扶著他那根讓我老婆弄硬了的又黑又大的雞巴,朝著她的陰

道一捅就幹了進去,隨即趴在我老婆的肚皮上一手捏著她一個奶子,下身一個勁

地拱。



別看這老傢夥已經五十過外,操起屄來可一點也不輸給小夥子,雞巴不停在

我老婆的屄裡抽插著,沒幾下子老婆就給他幹出了感覺來,我看了下,他的雞巴

變得更粗更硬了,興奮得青筋都冒了出來。老婆的屄漸漸被操得翻開了,屄皮也

脹大了許多,淫水開始湧出,隨著抽插都流到床單上了。



看來老王的確很懂得玩女人,幾下就把老婆給收服了,卻不知老婆的感覺怎

樣,只見她雙腿越張越開,叫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可能賓館外都能聽見,於是我

趕忙脫掉褲子,把硬到不得了的雞巴放進她的嘴裡堵住。



老婆這時臉上一副爽透頂的表情,瞇起眼睛,下身隨著老王的節奏一下下的

往上挺,嘴裡含著我的雞巴使勁地吸,從來沒見她這麼投入過。我不知道老婆這

反應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有一點是真的,那傢夥操了十五分鐘左右就繳械了。



也許是邊操邊看著老婆幫我口交特別刺激,又也許我老婆的嫩屄給了他新鮮

感,老王一輪衝鋒就將下胯緊緊頂住我老婆的陰部,一面捏著她翹起的乳頭,一

面「噗噗噗」的在她屄裡射精。



過了好一會,老王才依依不捨地把雞巴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慢慢抽出來,呼了

口氣大讚說:「大嫂的屄真緊,操起來爽得要命,這不,幹個沒幾下就射了。呵

呵!」看著老婆陰道口流出的精液,我這才注意到他沒有用套!



我假裝關心地問道:「老王,你不戴套就不怕?」老王笑著說:「老弟,你

不懂了,像這種家庭婦女是不用怕的。何況我知道這個妹妹以前一定沒做過,因

為不單下面很緊窄,而且反應完全是個良家少婦。」說著又用手摸了摸我老婆的

陰戶。



我老婆聽著我們的對話,羞得趕緊紅著臉放開我起身,也顧不得順腿流下的

精液,小跑進了衛生間,看得我和老王都笑了。



待老婆進去後,老王笑嘻嘻地談論起老婆的身子:「這娘們不錯,夠浪夠熱

情,剛才幹了她幾十下就來高潮了,那屄一夾一夾的裹得雞巴特舒服。怎麼樣,

我身子還行吧?」



「行行,簡直厲害呢!書記可真是寶刀未老啊!」我趁機捧捧她,順手又遞

上一支煙。



等老婆洗完澡出來穿衣服時,我們開始換了話題。見老婆一出來便趕著穿衣

服,老王不失時機地過去又搓奶又摸屄的,弄得老婆半天也沒辦法把衣服穿上。

這時候老王好像突然想起來似的說:「老弟,你要不要也玩一下?看你的東西也

硬得很喲!消消火吧!」



老婆聽到好像感到很突然,紅著臉望著我,我笑了笑說:「啊,不必了,我

們這就走,還要趕著把她送回去呢!」老王笑著說:「老弟是怕老婆吧?」我不

好意思的附和道:「沒辦法呀!小弟無能,就沒有這齊人之福。要不,你有興緻

可以再玩一次。」



老王吐了口煙,哈哈笑著道:「你別說,我還真有這個意思,這麼好的女人

很難遇上喲!等下多給點錢,我們兄弟倆一起……哈哈哈!」這老傢夥看來是不

捨得讓我老婆離開了。



我看了看老婆,想徵求她的意見,她知道我的意思,臉一下紅了起來,顯得

特別漂亮和騷情,加上可能嚐到了一直想試試的粗大黑雞巴,今晚仍沒過夠癮,

嬌羞的輕輕點了下頭。



我的情緒也起來了,於是走過去幫她把剛穿上的衣服又脫了下來,老婆在我

的雞巴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就順從地倒在床上。她叉開雙腿將陰部完全展現在我和

老王眼前,紅突突的屄口還沒來得及合上,陰唇也脹得厚厚的,陰蒂充血變得老

大的凸了起來。



老王不待我細看就已經走過來,把開始有點硬的陽物放在老婆的嘴裡,並示

意我上去插屄。看著每晚都在自己懷抱裡的妻子如此淫蕩地吸舔著別的男人大雞

巴,雖然在做愛時很多次都有這樣的玩笑和想像,但真的在眼前發生,感覺卻是

怪怪的,除了興奮,可能也有一絲心痛。



在老婆的呻呤聲中,我把陽具插入她的身體,只覺鬆鬆的,溫暖、滑溜,非

常舒服。我和老王同時抽插著老婆的嘴和屄,這真是一種新的感受和刺激,老婆

相信也逐漸投入在其中,賣力地含吮著老王的雞巴,連卵袋都幫他舔到了。



等老王的黑雞巴被老婆吃得青筋暴漲時,他走過來叫我躺在床上,讓我老婆

騎在我身上套弄,他則摸著我們的結合部位,搞得老婆淫水一直流。



突然老婆叫起來:「不要!不行……你的太大了!噢……噢……」我一看,

老王已經把他的龜頭插進老婆被淫水沾得同樣滑溜的肛門裡了。老王貼在老婆背

後,一手伸到前面揉著她的奶子,一手固定住她的屁股不讓她擺脫,雞巴繼續使

力往屁眼裡面鑽。



費了一番工夫,老王終於把他的黑色大雞巴全部捅進了我老婆的肛門裡,這

時候老婆已經被搞得渾身冒汗、雞皮疙瘩也一顆顆的凸高起來。兩根雞巴一起操

弄,我感覺老婆的陰道緊了很多,她的呻呤也加快了,下面更緊地夾著我們兩根

肉棒,這樣玩真的很舒服、很刺激。



第一次玩三人行,我興奮得陰莖硬到不得了,只顧一個勁地往裡插……老王

也捧著我老婆的屁股不停出入抽動,撞得她的臀肉「啪啪」作響。「噢!噢!你

們要搞死我了……」說著話,老婆渾身像篩糠般一味顫抖、扭動,閉上了眼睛,

不一會就連續洩出兩次身子。



二十分鐘後,我和老王都忍不住先後在老婆體內洩精了。老婆已經來了好幾

次高潮,軟綿綿的攤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疲累中卻帶著一副滿足的表情。



「你看,我們把這女人操死了!兄弟,這娘們真是個極品。」說笑中,老王

拿出了一千元錢,我說:「老王,你這是幹嗎?這點小錢小弟還是有的。」老王

執意要付,我抽出了五張遞給老婆就說夠了。老王笑了笑,說:「那這幾張就當

作是老弟的辛苦費吧,現在油價這麼高,要你招待我就已經不好意思了,你夠兄

弟!明天一早我就走了,老弟有時間帶著這位妹妹到新鄉玩,我們再聚!」



我笑著說:「好,有時間一定去玩!」說著,帶著已穿好衣服的老婆走出了

賓館。



坐在車上,我摸了下老婆濕潤的陰部問她:「舒服嗎?為什麼不戴套?」她

紅著臉斜靠在我肩上,用手摸著我的軟掉的雞巴說:「你說呢?咳!還是回家再

跟你算帳!讓別人操我就不說了,還是你叫我看著辦的呀!壞老公……」



回到家,我不等老婆休息一下就擁著她進了臥室,三下五除二把她扒得一絲

不掛。老婆也很興奮,把我的雞巴一下就含進嘴裡,彼此以69式的互舔著。老

婆雖然在賓館已洗過澡,但淫水和精液依舊讓整個屄都滑溜異常,屄皮因為興奮

也像個大屏風般把陰部遮蓋著,屄口紅紅的流著水,肛門更是紅腫不堪。



「你剛才好騷喲!終於如願了吧?」我說著讓她轉過來,把東西插進她的騷

屄裡抽動了幾下,然後放在裡面:「你可以說了,開心嗎?」



「嗯,開心!沒想到你真讓我玩,謝謝你!他的雞巴真粗,插在裡面漲漲滿

滿的很舒服,和你的感覺不一樣。特別是後面,也許是因為新的感受不同吧,反

正我那時真的希望留在賓館裡面過夜,讓你們倆搞個通宵……」



「還要嗎?以後。」說著,我忍不住抽送起來。



「要!只要你幫我找的。你知道我要什麼樣的,寶貝,還能賺點錢花。但不

能多喲!不然屄操鬆了你就沒得玩。哈……」



「臭老婆,你還想著我,插死你!明天給你買件好衣服。」



「好呀!來呀!快……」



說著話,我們又激動起來。我和老婆那晚在家做了五次,談論著這件事就感

到特刺激。我想夫妻之間只要溝通得好,不影響家庭和親情,偶爾搞點花樣也會

讓自己更開心,當然這只能是我們夫妻自己的秘密。



老婆要我找對夫妻交換,讓我也感受一下,我還是不想,我喜歡看老婆的騷

情。今天寫出來也只是讓大家對性愛別太看得過重了,性也是為了開心就行,今

後如果遇到好的男人,我還想和他一起享用老婆的激情,機緣我在留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