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天才犯罪檔案01-14完
天才犯罪檔案01-14完

第一章偷窺



張建剛赤著上身,斜倚在臥室的床頭,手中隨意地翻看著當天的報紙。這段

時間的犯罪率不高,幾起零星的失蹤、綁架案也與他掌管的兇殺組無關,看著其

他組的警員忙碌的樣子,他不由慶幸自己選了個好差事。這個城市的文明程度在

全國也是數得上的,幾乎很少發生重大的兇殺案件,幾起小案子也是手到擒來,

自己的能力越來越被上面認可,估計升職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不過,前幾天某富翁的小女兒離奇失蹤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出於警察特有

的嗅覺,他感到這件事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簡單,可是那傢夥整天到局裡囂張的大

吵大鬧,看著就討厭。算了,反正現在是失蹤組的事情,前一段時間為破一個小

案子,已經冷落了妻子,正好可以利用這點空閒陪陪老婆。



浴室那頭不時傳來的水聲,時刻撩撥著他的神經。美貌的妻子那赤裸的豐腴

身段在腦海中浮現,雖然已經結婚數年,但由於一直沒要孩子,妻子依然保持著

少女時期良好的體型,上千次的交合之後,他還是一如既往地迷戀著那近乎完美

的肉體。



水聲終於停止了,建剛放下報紙,雙目一眨不眨的緊盯著臥室的房門,等待

著美人出浴後的那一抹驚艷。



「啪」的一聲,整間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該死!」他低聲的咒罵著:「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檢修線路呢!」他們住的

是高級別墅,如果沒有意外情況,是不可能停電的。



此時,房門無聲的打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靜靜的移到床前,就著窗口照射

進來的皎潔月光,建剛看到了一位女神。



楚文嫣看到丈夫震撼的神情,一絲微笑從嘴角流溢出來,自己這番心血得到

了最滿意的回報。



她今天特意穿上一套精心購置的黑色蕾絲內衣,科學的曲線設計,將原本嬌

俏的乳房襯托得更加高聳,頂端部位刻意製造出無數細小的凹凸硬點,不時刺激

著兩顆圓圓的乳頭,使它們努力的挺拔著弱小身軀,右邊的一顆甚至突破蕾絲的

拘束,從黑色的縫隙中露出一線粉紅。



下身的穿著的布料少得可憐,緊貼在墳起的陰阜上的蕾絲被橕開到最大的限

度,十幾條黑亮的陰毛不甘寂寞的鑽了出來,上面還留有一些水份,在月光的映

照下,閃爍著寶石一般的光輝。



建剛從開始的失神中清醒過來,左手握住文嫣右側的乳房,一輕一重的揉搓

起來,另一隻手則來回撫摩著對方那細膩的大腿,逐漸往上,再往上,終於,他

將整隻手掌貼上文嫣的陰部,幾根手指更是隔著內褲按在那條令人神馳的裂縫當

中。



「啊……」文嫣一邊發出心醉的呻吟,一邊扭動下肢,讓丈夫的手掌和自己

做全方位的接觸。



建剛低頭吻上妻子的小腹,光滑的皮膚瞬時因為強烈的刺激泛起一片漣漪,

當火熱的大舌頭貼著皮膚來回滑動的時候,一粒粒小疙瘩湧了起來,酥癢的感覺

如閃電一般刺入飽含情慾的內心深處,令文嫣的呻吟更趨高亢。



建剛繼續自己的挑撥,將舌尖頂入妻子的肚臍,並加速的轉動起來,同時,

左手從乳罩下方探了進去,用三根手指配合手心,用力一捏,使文嫣的乳房變得

細長,拇指和食指則摩挲早已勃起的蓓蕾,幾個來回之後,就加力捏弄著,似乎

想從中擠出水來。



建剛下邊的大手也不閒著,靈活的中指貼著肉縫快速顛動,在察覺密穴中逐

漸潮熱起來,就屈起中指,刺了進去,蕾絲的內褲隨著指尖一起陷入潮濕的小穴

當中,到達其最大的伸縮程度。建剛輕輕的插動幾下,又在小穴中轉動手指,將

纏繞其上的蕾絲內褲擰成麻花。



受到三方面的刺激,文嫣剛剛因為淋浴而略顯清涼的身子變得火熱,同時雙

腿發軟,再也支橕不住自己的身軀,一伏身,將建剛壓在床上,紅潤的櫻唇尋上

丈夫的大嘴,靈巧的丁香溜進對方的口腔。建剛用力地將妻子的靈舌吸了過來,

用自己的舌頭不停地撞擊文嫣舌根處的香涎源泉,一股股的清滑液體在兩人的唇

齒間流淌,香甜的感覺充斥全身。



文嫣的兩個乳房此時被丈夫牢牢地把握著,乳罩不知何時已被推了上去,兩

顆堅挺的乳頭抵在建剛寬廣的胸膛上,感受到對方身體的熱量,兩人不斷地扭動

著,用肉體的摩擦釋放心底的情慾。



文嫣悄悄的將纖手伸至丈夫的內褲,將蠢蠢欲動的肉棒一把握住,細緻的肌

膚剛接觸到那條大棍,建剛立時舒服的「噢」了一聲,舌頭在片刻的停頓之後,

又以更猛烈的姿態纏繞著文嫣的丁香。



文嫣一邊回應著丈夫的攻擊,一邊緊緊握住硬梆梆的陰莖,上下套弄起來,

胸前的乳房由於劇烈的運動搖晃著,一次又一次的擦過建剛的身軀,偶爾,兩人

的乳頭碰撞在一起,彼此交錯在一起的鼻中同時發出舒暢的呻吟。



性交的前奏接近尾聲,兩人不斷升高的體溫證明雙方已完全進入狀態,建剛

的肉棒壯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另一方面,文嫣的陰道中春潮氾濫,幾滴愛液從

逐漸張開的陰唇中流了出來,弄濕了內褲,也侵染到丈夫的身上。



突然間,窗頭的檯燈亮了起來,閃現在建剛面前的,是一雙略含水份的大眼

睛,在漆黑的眸子裡,是滿腔的慾火與渴望。柔順的披肩長髮此時有些散亂,漲

紅的靨面上,由於突然的亮光而露出嬌羞。



文嫣剛想伸手關燈,卻被丈夫猛的坐起,一把扯住,沒等她醒過神來,左邊

的乳頭已被建剛含在了嘴裡。



「啊……不……輕點兒……啊!」文嫣剛想推開丈夫作惡的大嘴,卻被建剛

大力一吸,只覺得子宮膨脹,渾身無力,只得抱住丈夫的頭,手指淩亂地插入他

的發間,求饒道。



建剛在兩個乳頭上輪流吸吮著,見妻子沒有抗拒,順勢下移,舌尖經過平坦

光滑的小腹,到達那片神秘的所在。



「不!」文嫣忽然用力地推開丈夫,略帶責怪的看著他。



「文嫣,不用緊張,夫妻之間做這種事很正常的。」建剛開解她道。



「我知道,別人也和我說過。不過,我做不來的!」由於文嫣出身於書香門

第,雖然對性交也很感興趣,但對口交卻有著強烈的牴觸情緒。



「那好吧!」建剛無奈地躺回床上,長長的歎了口氣:「不過,今天不能關

燈,我要看看你高潮後的樣子!」



出於一種愧疚的心理,文嫣不再就燈光的問題糾纏,略帶埋怨的白了丈夫一

眼,又一次的握住建剛的男根,另一隻手撥開自己的陰唇,擺好位置,緩緩的坐

了下去。



大小陰唇被碩大的龜頭擠到了兩邊,貪婪地包含著肉棒,一寸一寸的吞了下

去,從建剛的角度看過去,就像是一條鯰魚的嘴唇在吞食自己的陰莖。陰道中無

數的小吸盤將肉棒引向小穴的深處,越到後來,越能感到陰戶中的熱度,溫熱的

淫水滋潤著棒身,使它能更為順利地探進陰道的盡頭。



另一方面,文嫣卻是別有一番享受。平常已經習慣的肉棒,現在卻以一種近

乎陌生的尺寸戳進自己的身體,如同一根火熱的通條,烙燙著自己陰道內部的嫩

肉,在肉棒的不斷進襲中,自己感到無比的暢快甜美。偶爾被肉棒強行捅開的通

道中產生的痛楚,也立刻被不停衝擊神經的快感淹沒,只能算得上是愉悅中的一

個小小的波折,就因為這些痛楚,才更加能體會到肉體交合過程中的快樂。



在文嫣斯斯文文的套弄下,肉棒的四分之三的長度已經被陰道吞沒,建剛突

然扶著妻子的腰身,用力地向下一拉,「噗嗤」一聲,整條巨大的肉棒全部捅了

進去,頂在陰道盡頭那一團軟肉上。



「啊~~」文嫣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轟得渾身打顫,陰道中也是一陣痙攣,

本就儲備充足的淫水更是從各個角落狂湧而出,她長長的吟唱了一聲,無力地倒

在丈夫的胸前。



建剛當然不會善罷甘休,雙手抱住文嫣的屁股,固定好方位,收縮自己強健

的腹部肌肉,從下往上慢速的抽插,一下下頂戳著她的陰戶。沒幾下,文嫣就從

那陣快感中恢復過來,她雙手大拇指按在丈夫的乳頭上,剩下的四指則扣住建剛

的胸肌,配合著在自己陰戶中肆虐的肉棒,顛簸著臀部。



剛開始,文嫣只讓丈夫的陰莖在小穴的開口處小範圍的活動,建剛努力地向

上挺動著,卻依然有一大半莖身露在外面,看著丈夫逐漸焦急的神情,文嫣一咬

牙,用力地撞了下去。



「噢~~」



「啊~~」



在陰莖和陰道強烈摩擦下產生的快感,使兩人同時大哼出聲。



文嫣略微校正了陰戶的角度,開始以最快的速度套弄起來,肉棒一次次地進

出狹窄的小穴,進則全數到底,出則只餘龜頭,在快感的迫使下,陰道的四壁一

起往中間擠壓,使通道更加緊密,但在如泉水般瀉出的愛液的滋潤下,大肉棒毫

不費力的在花徑上馳騁,戳得文嫣奇爽無比。



「老公,我……我快不行了……快不行了……啊~啊~~啊~~~」



文嫣在第一次高潮降臨前的片刻,用盡全身的力氣套弄了幾下,一聲長鳴之

後,倒在丈夫的身上。



建剛馬上一翻身,將全身癱軟的文嫣壓在身下,抽出肉棒,跳下床來。



就著窗頭的燈光一看,妻子那緊合的陰唇充血張開,隱約可見內部粉紅色的

肉壁,淫水從裡面不停地流出,把陰唇的周圍圈上一層白色的泡沫,在剛才激烈

的交合時被陰莖帶出的淫水已經乾涸,形成一個個細小的白點。



「老婆,我要讓你再洩一次!」



「不要……不要了,讓我休息一下吧……啊……你……你……啊……」



不顧對方的求饒,建剛將文嫣拖至床邊,用拇指在那顆勃起的陰蒂上捏了兩

下,抄起妻子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望了一眼完全暴露在攻擊下的迷人的

洞穴,一挺腰,將粗長的陰莖插了進去。



這次是男方作主動,建剛當然不會客氣,肉棒在泥濘的陰道中快速抽插,每

次都戳到妻子的花心,「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不絕於耳,文嫣的呻吟一聲高過一

聲,如同在風浪中的一葉扁舟,盡情享受著暴風雨的蹂躪。



正所謂「陰莖所至,子宮口開」,在一連數百次的強力抽插下,建剛的肉棒

終於在陰道盡頭的軟肉上戳開了一道口子,巨大的龜頭強行擠進子宮內部,文嫣

本就接近最高的頂峰,這一下被突入禁地,那瞬間的刺激立刻將她整個的靈魂沖

擊得支離破碎,只覺的自己身上軟綿綿的,彷彿躺在雲端,任由輕風將自己帶上

幸福的天堂。



文嫣精神上雖然已經迷失,但她的肉體依然做出最誠實的反應。比第一次高

潮幾乎多一倍的陰精狂瀉而出,澆灑在侵入子宮的龜頭上。建剛被她燙得精關失

守,蓄積已久的精液從馬眼中噴射出來,澆灌那片肥沃的土地。



「喂,老婆,你還好吧?」建剛拍了拍氣若遊絲的妻子,關心的問道。



文嫣此時還在回味著高潮的餘韻,聽到丈夫的問候,慵懶的笑笑,回了一個

嫵媚的眼神:「你呀,幸虧今天是安全期,不然又要吃那些藥丸了。」



「我也是因為知道才射在裡面的呢!來,乖寶寶,給老公抱抱。」



文嫣摟著丈夫的脖子,獻上自己的紅唇,一個溫馨的親吻之後,兩人帶著滿

足的微笑進入了夢鄉。



他們誰也想不到,這場房事居然被另一個人從頭到尾窺視著。



看著顯示屏上那副海棠春睡的特寫,李劍平吸了一口氣,壓下胸中不停翻湧

的慾火,點燃一根香煙,陷入沈思。自從那天無意中在商場裡見到了楚文嫣,這

個優雅的女性馬上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雖然身邊從來就不乏美麗的女子,卻

從來沒有一個像文嫣那樣打動他的心扉,原因很簡單,野花怎麼會有玉蘭一般的

高貴氣質?!



從見到文嫣的那一刻開始,劍平就下決心把她弄上手,而且要對方在神智情

形的狀態下心甘情願的奉獻自己的肉體。



經過調查,劍平發覺要得到文嫣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她的父親是全國聞

名的書法家,家底豐厚,文嫣現在住的高級別墅就是父親為她結婚特意購置的嫁

妝。另外,她父親還通過關係將從警校畢業沒多久的女婿安排到市警察局工作,

沒幾年的時間,就提升為兇殺組的組長。



文嫣自己則在一所大學裡任教,兩人的薪水都不低,再加上老父親的幫助,

他們從來就沒有為錢的問題而犯過難,不但如此,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也一直很

好,甚至沒有吵過架,從這些方面看起來,幾乎沒給劍平留下什麼可乘之機,而

唯一的破綻就是這間高檔別墅。



這片高級住宅區正是李劍平開發起來的,雖然說是他的產業,可「李劍平」

這個名字從頭至尾都沒有和這片住宅有過任何的牽連,當時為了保險起見,他虛

擬了一個假的身份,經過幾年的時間,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他才是這裡的主人。



在建別墅的時候,他特意請海外的朋友幫忙,在每間房子裡安裝了最先進的

監視系統,由於買得起別墅的都是有錢人,無數的商業機密和個人隱私就通過顯

示屏和竊聽器到了他的手中,通過一些不光明的手段,斂聚了大量的財富。在達

到億萬家產之後,他放棄了繼續經營的念頭,只留下這間中央為他創造無數金錢

的別墅,一個人到了國外,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雖然他現在已經獲得綠卡,可每年他都會抽出一個月的時間回國轉轉,畢竟

外國的女人雖然對性比較開放,可也少了華人女子那種令人怦然心動的羞澀,生

猛海鮮吃多了也會反胃,偶爾來碟清淡的小菜也是一種適當的調劑。



國內的美女對美籍華人似乎有著特殊的情結,每次回國,他都能找到一些小

家碧玉型的女子,不過,幾乎每個人到了床上都變成了性開放的衛士,刻意地奉

承他那條巨棒的鞭撻,這也使劍平有些索然無味。如今,通過幾天的觀察,文嫣

絕對是個極品,那種中國女子在性交時應有的神情,在她身上表露得淋漓盡至,

這也更堅定了李劍平的決心。



「既然你們的夫妻感情那麼要好,我就非弄到你們破裂不可,只有我把人逼

瘋,沒有人能阻止我!」李劍平陰陰的笑著,滿臉不屑的自語道:「警察?兇殺

組?嘿嘿,我就陪你們玩個致命的遊戲吧!你們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