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縱慾淫蕩女
縱慾淫蕩女

宮板百合是S鎮富商的女兒,從小在富裕有教養的家庭中成長,目前全家移民到加拿大定居,留百合在日本接受教育,百合準備取得學歷資格後再移民到加拿大去。



在教育學院就讀三年級的百合,利用暑假期間分發在景池中學做戶外教學實習生。



搭地鐵再轉了好幾趟車才到池中,發現這中學在風景秀麗的山中的一所學校,學校是附近小鎮中唯一的,所以也是有好一距離。



到這學校報到時已是下午二點了,因為學生都放暑假了,所以清靜的校區內,只有蟬聲唧唧,走到校長室,看到校長已坐在校長室等她報到了。



松岡校長是位近五十歲的中年人,但身體因為山區空氣及有充份運動之故,所以看起來依然十分健朗,年輕。



兩人很愉快的洽談,最後決定百合暫時居住在校長的宿舍裡,以解決山區裡居住之不便。



百合輕裝便著,洋溢著年輕氣息,白晢皮膚,玲瓏有致的曲線,配上一頂小圓草帽,碎花洋裝,手拎著小皮箱來到校長宿舍。



宿舍在學校後方椰林的盡處,四周植滿了翠綠的杉樹,平潔的草圃中有著假山小水池,是一幢舊日本式平房。



穿過玄關處更是榻榻米的客廳,校長夫人悅子看來十分年輕時髦,笑容可掬親切的以茶道招呼。



悅子將百合帶領到客房安頓時,己是黃昏時分了,山間的落日是美麗的,落在日餘輝照在一畦畦的稻田里染成一片金黃色,落田中好銜在椰子樹梢上,看得百合留連忘返。



清風從山間吹來,感到一頓寒意,沒想到已是盛暑的日子,會有如此清爽的感覺,真是山區裡與都市的明顯差別。



「吃飯了.........」



溫暖的和風吹在臉上。百合滿心愉用完屨寣A便回房休息了。



可能車程疲憊,所以一回客房就覺全身懶散,雙眼欲振乏力。



躺在床上片刻便沉入睡。



當百合在迷迷糊糊中醒來時,發覺全身冰冰涼意,驚醒過來時才發覺手腳被固定,不能自由的活動,更可怕的是全身赤裸的被綁在床上。



四肢分別大字型的各用布條固四個床角。



羞恥心使她用力掙扎著,企圖遮掩私體。



無力使她垂頭喪氣的放棄掙扎。



百合美麗的肢體被無情的張開著,不自由的身體令她全身難過的發抖。



松岡看見眼前百合雙腿張開,身體懸空,大腿根部愛的花園裡茂盛的草叢中沾著晶螢的露珠閃耀著光亮,就忍不住再度用口湊進去,舌尖舔舐著那香鬱的蜜汁,百合掙扎的樣子更加狼狽。



「啊‥‥‥討厭‥‥‥啊‥‥‥‥‥」



四肢僵硬哭泣的百合力再度狂亂的大叫,大腿筋肉痙攣。



「你說討厭,為什麼還不斷的流出濕濡的汁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不‥‥‥‥你是很清楚的‥‥‥‥」



手指又往花蕊處,粗魯的攪動。



百合以不恥的口吻說「你無恥‥‥下流‥‥‥令人討厭‥‥‥」



光滑白晢的裸體,曲線玲瓏,看在松岡的眼中,怎麼不無反應,所以松岡以淫亂的眼光,看這條光著身體的美人魚,獨自欣喜,暗中盤算下個步驟如何。



松岡將百合欲將閉緊的雙腿,又狠狠的張開,再度用唇押進花唇處,用力的吸取晶螢的蜜汁,靈巧的舌尖輕輕滑過花瓣,再回舐弄,再輕探花蕊的根部,弄得百合全身酥柔髮麻更多的蜜汁汩汩而出。



「啊‥‥請你饒了我‥‥ 拜託‥‥」



兩手扳開大腿的松岡,鼻端先柔柔的頂撞著花瓣,讓鼻息微微的涼風掠過火熱的根部,舌頭數十來回的在花中游溜。



舌尖先舐在尖端再次由下山洞入口處由上的押弄。



「變態‥‥‥」



伸長脖子不斷悲鳴的百合,這時發出苦悶的聲音,變成呻吟聲。



這是百合有生以來第一次遭受到這種虐待。



眼睛再度睜開時發現松岡笑臉盈盈的看著她。



「你為什麼要如此的對待我呢?」



「如果你乖乖聽話,我很快就會放開你。」



說罷,松岡的手指左右押在大腿上,花蕊處充血,滿溢新鮮的果子,立刻噴出熱花蜜,點點滴滴在沾在床單上。



「啊‥‥‥不要‥‥不‥‥」



美麗甜美的百合差臊的滿臉通紅,分泌出的粘膜豐潤花苞與花蕊。



松岡將舌頭送往花苞處,慢慢的吸吮。



哭泣中的百合悲泣聲,混合的甘美的呻吟聲。



入口處軀體內用舌不斷的抽送,發出美妙的音樂,松岡繼續在花苞狹窄的空間處,含著真珠。



被上向的手臂不斷的掙扎,在松岡的舌頭觸摸真珠剎那。



「啊‥‥‥‥‥」



無法自制的百合,思想上無法接受這突來的衝擊,而倍感無奈。



「你真的好迷人啊‥‥‥百合」



鼻子在百合新鮮的肉體上嗅著體香,自然反應及羞恥心反射使百合的全身麻痺,突來的快感,使百合陶然的合眼呻吟,百合反應是這麼的激烈,使松岡更加的興奮,均勻美麗的裸體使松岡自己的陽具也因之而激昂的飛舞。松岡再度將舌舐往下腹,腰際及腋窩這些敏感度高的地方。



「啊‥‥‥‥‥」



淺淺的舐弄,一度使百合完全沉醉於無法防備的狀態。



第二天陽光射進來時,緩緩張開眼睛的百合時,窗外小鳥在樹枝上吱吱叫著 她己分不清楚天晚上是夢幻還是真實。



校長夫人愉悅的叫醒百合準備去學校實習,其實昨晚倘若是事實,百合也很高興有這樣特別的際遇。



百合雖然是大學二年的學生,在大一時,曾經交過一個知心的男朋友,而二人早就發生過關係。



不過因為二人都是第一次經驗,所以手法不是很有技巧,都是單刀直入方式。而這位男友也因出國深造,空留百合一人獨自在日本,無法排解時,百合都是自己用手淫自我解放。



不知道自己也喜歡被虐待情結,所以昨晚的刺激感是前所未有的,希望這是真的更希望松岡能夜夜都來敲門。



穿上白色棉衣,一件水藍色長褲,頭髮用藍色碎花布系成馬尾,輕快的啍著西洋情歌,來到飯廳。



飯桌只有夫人一人坐著。



「咦!校長呢?」



「他今天到教育局受可能要一周後才能會來。」



「校長也真忙。」



「是他走時有交待你自己去找總務主任,細節總務主任都會告訴你。」



用岳氶A百合也偷偷看著悅子的表情,一臉安詳無事的端坐在飯桌前,認真的吃早嚏C



景池中學距離校長宿舍不過五百公尺,沿途是水田及三三兩兩的杉樹林,偶而會有幾隻飛鳥經過,天上的雲在這裡是格外的明亮潔白。



學校因是放假期間所以學習重點,只是清楚一些學校行政流程及細節。



走進總務室時,窗潔幾明,辦公室只有一位辨事員在整理學生入學通知單總務主任坐在辨公室最前方的小桌子旁,正低頭在看今天的報紙,看見走進的百合,立即抬起頭。



「我是宮保百合從教育學院派來實習的。」



「哦! 百合小姐你好 我是這裡的總務主任中田官野 。」



兩入互相的自我介紹。



官野帶領百合到學校各處走走,順便簡介環境,景池中學是普通高級中學因為位置較為偏僻,所以學生只一仟多人,但因為老師教導用心,所以升學率高,學校風評也不錯。



官野是一位年輕的主任,應不超過三十五歲,有著運動家的身材,大約一百七十二公分身高,穩正的的舉止,偶而也會顯出頑皮的笑容,目前單身。



他是住在學校裡的臨時宿舍,說這是宿舍也可是勉強,原來是校舍三樓的樓梯間所隔出一間小房間,因為三層樓的校舍沒有頂樓的建築物,所以正可以利用這空餘的音樂教室最邊的樓梯走道。



官野來自東京,所以在這處為方便之故,暫時住在這裡。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利用五個榻榻米大的空間,角落繕災p書桌及在牆上一排排的書架上翻&恁C



小窗前還翻』災v栽種的盆景有菊花,大理花,玫瑰花,正五顏六色的盛開著。 花香洋溢淋淋的房間內。



官野邀請百合到房內飲茶。



「奇怪!你吃飯,洗澡如何解決呢?」



百合好奇的問:



「學校有廚房,我都是在那兒開夥的 。」



( 能在這兒自在生活著,真不簡單!)



看著年齡才三十多歲的官野先生,百合心裡這麼想著,難道他沒有女朋友嗎?



「你自己在這裡生活不空虛嗎?」



「空虛?有時當然會啊,不過若有像你這樣美麗的小姐常來拜訪的話,我就不會空虛寞的。」



「你真愛說笑話。」



百合不好意思的說著。



「今天學務也沒什麼事,不如你就在這兒用午嬰n了。」



百合點點頭。



官野走到音響旁邊放了管弦輕音樂。



留百合在房內,自己到學校東邊的廚房做點心。



因為學校放假,並沒有開夥,所以官野是自己動手做午嚏C



大約過了半個鐘頭,才看見官野端著盤子進來。



兩人坐在榻榻米上的小桌子,愉快的用嚏C



官野隨手在書桌旁拿出威士忌,兩人淺酌,氣氛十分愉悅。



「我酒量不好,請諒解..」百合輕聲的說,兩頰已紅如晚霞。



「來‥‥‥來‥‥‥‥ 難得在山中有美麗佳人來訪,何況又是小學妹。」



二人也不知花了多少時間,才結束用?。



飯後兩人並沒有離開這小小的房間,反而靜靜的欣賞著音樂。



可能是過於疲累的關係,聽著音樂,便昏沉沉的馬上進人夢鄉。



不知睡了多少久,她忽然覺身上似乎有重壓感,猛然張開眼一看,壓在自已身上的,居然是總務主任官野先生。



她內心多少有點畏懼害怕。



「不要!」在呼叫同時,雙手用力推開對方。



但是官野的上半身僅移動一下,下半身根本不為所動,她似乎知自己的身體將被這個人貫穿而吸貼著。



「官野,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她拚命的反抗。



「百合我喜歡你,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你是我夢中情人。」



官野充滿欲情的聲音,在百合的耳畔響起。



「不‥‥‥不要‥‥」



她小聲的說著。



「我知道這是不好的事,但只要一次就好了,百合,你讓我抱好嗎?」



他喘息地發出哀求的聲音。



「不....不行..」



她反抗拒絕的聲音繼續著,但四肢男人用力束縳圈制,令她絲毫不能動彈



「百合‥‥我的心願達到,我心也甘願‥‥」



官野熱情的言語由他口中流瀉,腰部也開始規律地抽送著。



已經不行,在她絕望感覺層層襲襲來的途中,身體內部的力量似乎一下子全部拔除。



官野為了不容她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所以才一舉侵犯她的肉體,緊貼著不放。



官野雖然年輕,但有豐富的做愛經驗,深深知道在這種場合,如何做才能使女人乖乖就範。



他未做前戲,即緊緊地插入她的肉體,但仍靈活地運用他的口唇及手指刺激她的性感地帶。



她的軀體幾乎折成兩半,雙腳屈膝向後仰倒,官野緩緩推動腰部,口唇吸著一個乳房,舌尖在乳頭上輕舐著,用手摩搓另一個柔軟的乳房。



百合的乳房很豐滿,他的手當攤開來似乎也無法盈握。



她不再做無謂的掙扎,靜靜躺在榻榻米上任憑他隨意的處置。



呼吸急促,卡在喉的喘息聲忍不住要喧洩出來,她拚命地壓抑著,不使自已失神地吶喊出來。



由於男朋友出國,已酗[沒有人灌溉的嬌軀,難耐男人如此折磨愛撫。



他的腰部用力迥轉兩三次後,突然一下子深深頂入子宮內部,同時張口緊緊吸住隆起的乳房。



她壓抑的喉間的低吟,發出「啊‥‥‥啊‥‥‥」的聲音。



龜頭的前端扺著子宮,乳房間吸吮的快感,似電流般的遊走,她的眉間輕皺目光迷離,發燙的臉龐不斷地左右搖愈C



「不‥‥不‥‥」發出囈語似的拒絕聲。



「百合‥‥感覺很舒服吧‥‥」



官野的聲音,在她耳畔低語著。



「不好‥‥不好‥‥」



她拚命地掩藏女人的羞恥心。



但是男人作愛的技術巧妙,膨漲的肉棒輕輕抽出,壓在花蕊上部,緊緊地輕搓壓揉,弩張的龜頭不住地頂著陰核肉頭,放肆地撩撥著。



「啊‥‥‥‥好‥‥好舒服‥‥‥」



此時的她,由喉際發出一連串介於悲鳴及喜悅的呻吟聲,她幾乎被這個男人完全牽制掌握住了。



他挺起上半身,再度用力插進,一前一後做抽送動作,一隻手輕撫碩大的乳房,另一隻手向她的陰核探索。



「啊‥‥‥‥啊‥‥‥」



她緊閉著雙眠,用力搖晃頭部。



「很舒服吧‥‥百合‥‥ 您舒服吧‥‥」



官野在耳畔氣語咻咻地說著:



「不‥‥‥不‥‥‥請住手‥‥‥」



她的臉頰漲的緋紅 。



「不‥‥‥‥」



抵抗的聲音逐漸轉弱,她實在無法這種愛的折磨。



「不要啊,快停下來,我全身變得好奇怪‥‥‥」



她的頭似乎搖晃的更厲害。



「啊‥‥‥怎麼辦‥‥‥」混濁的空氣中突然揚起一陣悲鳴的叫聲。



「百合,我會讓你更舒服的,請忍耐,盡量享受吧!‥‥」



官野突然大力動腰部,急速地抽送著,用龜壓擠陰核的肉襞。



他深知深入淺出滋味,使女人的嬌軀不由得為他輕顫起來。



百合初次體驗男人熟練前戲技巧快感。



對於男人的身體,她認識的只有男朋友一個人,而他通常在做愛,只是乏味地輕吻撫摸後,便匆忙地插入她的體內。



插入後,只顧做活塞似的推進動作,完全無視她尚未進入性慾的情緒。



有時候她為了享受作愛快感,會自己配合律動,用力扭動身軀來達到目的。



但是中田官野,他熟練的技巧,幾乎將她的魂魂帶向宇宙天際飛翔一般的美好。她本能地追逐和官能的動作,而腦中只能重覆想著:「以後再想怎麼辦?」



騎在百合上的官野,依舊沉穩而冷靜地動作,很認真向她的私處進攻。



為了不讓喉際發出愉悅的呻吟,她拚命壓抑著,甚至咬緊牙根,也不肯讓對方看出她的窘態。



可是由身體內部傳來一波波電流似的快感,簡直使她遍體酥麻,她再也無法忍受了。



於是「啊‥‥‥快來啊‥‥‥」終於由喉嘴發出快感的聲音。



官野聽見百合快樂的呻吟聲,似乎受到鼓舞似的,加快抽送動作,雙手不住地揉搓乳房。



「啊‥‥‥‥好‥‥‥好極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只覺得腦中五光十色的散放並裂開,一股來夾著情波愛浪的潮襲捲而來,她的軀體被捲入半空中,瞬間又翻騰跌落,眼前一片空白。



「啊‥‥‥我快死了‥‥‥」



官野看見口達到高潮的情形,略為停緩腰部動作,倚她耳邊輕輕說道:



「百合‥‥‥‥我會再讓你享受一下,這次讓我們一起爽。」



他尚未射精。



她似乎仍陶醉在高潮的餘韻中,官野說話的聲音好像很遙遠,她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



他挺起上半身,回復正常位,再度衝鋒陷陣。



百合幾乎沒有休息片刻,又讓這個男人攻城略地。



「啊... 啊.... 」嬌喘連連的氣息,不停地由她口中發出。



百合第一次嘗到這種淫蕩的快感,欲仙欲死的感覺使她好似在生死線上彷徨不定。



「好‥‥‥‥好爽! 」她忘情地喊出來,完全不忌諱女人有的扲持,兩手牢牢地攫住男人厚實的背部。



「百合‥‥這樣你覺得舒服嗎?」



「好‥‥‥‥‥好了‥‥我快受不了‥‥」



「那麼‥‥這樣呢?」



「我要‥‥我還要‥‥我快死了‥‥」



她的頭左右搖穠漣韞[厲害。



「我知道,這次我們一起同時到達高潮‥‥」



他開始加快腰部抽送動作。



她的頭向後用力一仰的同時,口裡大喊一聲「哦!」伴隨淫蕩的喘息



男人的精液直射入子宮。



她不斷發出「唔!唔!」類似悲鳴的呻吟,雙手無力地攤在榻榻米上,全身呈現一副虛脫感。





淫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