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亂分春色到人家1-15【完本】
亂分春色到人家1-15【完本】

第01章



在雲南瑞麗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家三口被人裸殺在同一張床上,後經鄰居證實被殺死的男子馮某佳一年前來此居住,在一家木材廠打工,他經常和一名年老的女人外出買菜,不久人們發現,馮某佳還有一個很年輕的女人。被裸殺的原因不詳,經鄰居報警,當地警方介入,事情才逐步浮出水面。

數年前,廣西貴港人馮某佳來廣東鶴山市務工,並將女兒馮媛媛帶在身邊。

法院查明,2008年8月的一天,馮某佳帶女兒回老家報名上學,途經廣西容縣夜宿一小旅店,當時由於旅店太小,二人同住一室。當天夜裡,馮某佳喝了點酒,並逼著女兒陪她喝,年幼的女兒拗不過父親,喝了半杯,就迷迷糊糊地上床睡了。馮某佳酒意上來,看著熟睡的女兒,不覺淫欲勃發,爬上床摟住了女兒,被父親逼著喝了半杯的女兒頭昏昏的,睜著惺忪的睡眼,被父親按在身下,就這樣,馮某佳強行姦淫了女兒。次日,被姦淫了的女兒沒敢說什麼,只是躲著父親,馮某佳知道女兒不敢說出去,原本後悔的心不覺又興動起來。他在小旅店門口為女兒買了一些飲料和點心,殷勤地讓女兒吃,女兒經不住父親的勸說,勉強吃下,這一天,二人又住宿在廣西貴港市,馮某佳以幫女兒擦藥水避孕為名,脫掉了女兒的褲子,就在他為女兒搽完了藥水,女兒想提上褲子時,他摟住了女兒,看著女兒驚恐的眼睛,他絲毫沒有歉悔之意。粗糙的大手肆意地伸進女兒稚嫩的腿間,女兒沒敢叫喊,就在人來人往的簡陋的旅館裡,馮某佳再次姦淫了她。這一夜,馮某佳姦淫了女兒兩次。

三個月後,馮某佳到女兒就讀的學校,以看望女兒為名,將她帶到廣西玉林市一小旅店內,兩人吃了飯,隨帶往房間內強姦,女兒曾含淚制止他,卻被他強行脫掉了褲子,這一次馮某佳肆意地淩辱自己的女兒,他先是抱在懷裡猥褻,又扣又摸,又逼迫女兒變換了幾個姿勢,在他欣賞完女兒的身體之後,才按在床上將女兒姦淫。馮某佳覺得讓女兒在學校裡讀書,不方便,就誘哄著將女兒帶回鶴山市臨時租住的出租屋,在出租屋裡,馮某佳更是明目張膽地和女兒睡在一起。女兒被迫輟學,在鶴山市居住期間,趁家中只有自己和女兒時,馮某佳多次姦淫她,並逼迫女兒為他口交。

去年5月,馮某佳轉到南海九江鎮務工,並租下一小出租屋。狹窄的屋內只有一張床,女兒為躲避他,在地上鋪了一床席子,馮某佳卻硬是將席子扔在一邊,強逼著女兒白天為他做飯,晚上馮某佳帶著一身疲憊回來後,在女兒的伺候下,吃飽喝足了,看著女兒日漸豐盈的身子,摟過來,已經習慣父親的無賴,女兒只是稍作抵抗,便任由他抱到床上姦淫、玩弄。就這樣,本應該是花季年華的少女,在父親的玩弄下,過早地成為婦人。半年後,女兒懷孕了,馮某佳為達到自己淫褻的目的,不讓女兒流產,卻更加肆無忌憚地玩弄女兒,如果說,一開始,馮某佳姦淫女兒是為了發洩獸欲,可現在卻是赤裸裸地把女兒變成自己的女人。

馮媛媛害怕被別人看出來,只好穿寬大的衣服躲在家裡。這更讓馮某佳為所欲為,他常常是趁中午工休的時候,溜回家,玩弄已經懷有5個月身孕的女兒。馮某佳怕女兒意外流產,他讓女兒採取上位或者馬趴式供他淫樂。

有一次,馮媛媛聽鄰居提起一女孩懷著父親的孩子自殺,便膽戰心驚地走回家,這一天,她情緒低落地任由馮某佳在床上百般擺弄她,看著死人一樣的女兒,馮某佳氣得揣了她一腳,馮媛媛沒有任何表示,這讓馮某佳很生氣,他在廚房裡轉了一圈,忽然看見女兒剛買回來的黃瓜,淫邪的念頭在腦子裡一閃,就挑選了一根,看著大了肚子的馮媛媛,馮某佳抑制不住衝動,用黃瓜插進女兒的下體,馮媛媛忍受不了父親的折騰,呻吟著乞求他,卻被父親分開兩腿插到深處,馮媛媛疼得流著淚,不得不乞求著父親要她,馮某佳這才心滿意足地扶住女兒的身子,從背後插進去。

馮媛媛知道父親不會放過她,思前想後,她還是背著父親偷偷到私家醫院做了人流。馮某佳知道後,惡狠狠地打了她一頓,還沒等她休養過來,便變著法子糟蹋她。馮媛媛一氣之下躲到奶奶家,馮某佳不顧千里迢迢趕回貴港,母親以為兒子回家探親,高興地為他準備好酒菜,酒足飯飽之後,馮某佳以房屋擁擠為由,提出和女兒一屋,善良的母親沒有表示異議,當晚,馮某佳在自己的家裡,名正言順地摟抱著女兒睡在一床。這一晚,馮媛媛委屈的淚水嘩嘩地流下,隔壁的母親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兒子正姦淫著年幼的孫女。

也許是自己的欲望得以宣洩,也許是覺得家裡的環境更安全,第二天,馮某佳破天荒地沒有提出馬上離開,這讓年邁的母親覺得格外高興,她和孫女馮媛媛一起到鄰村集市上買魚割肉,款待著自己疼愛的兒子孫女,碰到相熟的村人,馮母總是津津樂道地談論兒子的孝順和孫女的乖巧。可正是這一晚,讓她遇到了平生最恨的奇恥大辱,即使是進入棺木,她也難以見列祖列宗。

馮媛媛從集市上回來,原來在一起上學的同學都來看望她,她的臉上第一次綻出燦爛的笑容,看著往日的夥伴天真無憂的面孔,小媛媛忽然感到內心裡的失落,她沒有把自己輟學的真相告訴她們,更不敢把自己的遭遇和她們訴說,她咬著唇,勉強擠出幾絲笑容,應付著同學們的好奇和羨慕。馮某佳坐在那裡看著這一切,每當和女兒的目光相遇,他都流露出一股淫邪的欲望。

一直享受著天倫之樂的宋宛凝,幸福地看著出息的兒子和漂亮的孫女,她在催促兒子的同時,不住地往馮媛媛碗裡夾菜,這讓馮媛媛多少有一點溫暖,她從內心裡希望和奶奶在一起,從此就可以避免父親的騷擾,可她從父親偶爾看過來的目光裡,知道父親不會放過她。她怕夜晚的到來,可偏偏夜晚很快就降臨了。

這一夜,她多麼希望和奶奶睡在一起,當她向奶奶提出來時,奶奶爽快地答應了,她希望她疼愛的孫女能和她彼此有個溫暖的夜晚,再說,閨女大了,和父親在一起也不是個說法。可父親就不同,他冷冷的目光射過來,讓馮媛媛心驚膽戰,但她知道有奶奶在這裡,父親不會把她怎麼樣。

她實指望能在奶奶的庇護下平靜地度過一夜,沒想到半夜裡,馮某佳以身體不舒服為由,硬是從奶奶的床上把她叫走,善良的奶奶還以為自己的兒子真的不舒服,她一再囑咐馮媛媛要好好地照顧父親。看著奶奶慈祥的面容,馮媛媛低下頭跟在父親的身後,還沒等關上門,馮某佳就摟抱了女兒。

委屈的淚水從女兒的臉上流下來,馮某佳卻將女兒抱上床,解開她的衣扣,伏趴在她身上,含住了女兒的奶子。看著父親貪婪地面孔,馮媛媛的心在滴血,她不知道這種亂倫的行為何時結束,馮某佳卻一邊揉搓著她的乳房,一邊在她的身上亂摸,直到他聽到馮媛媛發出輕微的呻吟。看著女兒被自己糟蹋得扭動著身子,他竟然借著燈光,分開馮媛媛的大腿,用手撐開女兒的陰道觀看裡面的隱秘。

馮媛媛羞得別過臉,卻感覺到父親的大手深深地插了進去,跟著一個靈巧而溫熱的東西迅速攫取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她不由得顫抖著身子,拼命壓抑著不發出聲音,可她經不住父親那老練的逗弄,終於全面崩潰。

馮某佳在女兒的陰蒂上旋著圈兒用舌頭來回搜刮,手一刻不停地觸摸著她陰道裡面,這讓很少有性經歷的馮媛媛難以自抑,儘管她拼命抑制,可性器官一經觸弄,很自然地起了反應,何況又是馮某佳存心挑起女兒的欲望。她不得不抓住被角含在嘴裡,以免發出聲音,就是這樣,每到動情處,她都不得不拱起身子,以排解心中的欲望。馮某佳一邊玩弄著女兒,一邊饒有興趣地看著馮媛媛的表情變化。他記得自己第一次在外務工,跟著別人嫖娼,在小姐的玩弄下,沒幾個回合,就繳械了,還被小姐笑話一陣,後來,他就開始玩弄她們,漸漸地,他喜歡玩弄女性,更喜歡玩弄清純的女人。

女兒的長大,讓他著實激動了幾回,只是礙於血緣關係和道德倫理的桎梏,才把欲望壓抑下來。後來的一次機緣,讓他壓下去的欲望又漸漸復蘇。那是和工友們一起去洗頭房,他認識了一個叫翠翠的女孩,時間久了,兩人彼此熟悉,他就經常地給她一些小費,女孩對他也很好,常常在額外的消費之後,為他做他喜歡的事情,他們就彼此談些家常,互相慰藉。有一天,翠翠跟他哭訴了自己的身世,讓他很震動,呆呆地聽了很久才反應過來。原來,翠翠在家裡屬於老大,母親久病不起,靠父親辛勤的勞動養活一家四口,家庭的拖累和度日的艱辛,使得原本就不愛說話的父親更加沈默寡言。過早懂事的翠翠看在眼裡,她不得不輟學在家幫助父親做家務,順便也到地裡為父親幫襯農活。那天,父女兩人在離家很遠的坡嶺上耕種,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讓他們措手不及,他們只好躲在一處橋洞裡,天昏暗昏暗的,風卷著雨絲打進並不很深的空間,翠翠感到一絲寒冷。平時粗糙的父親看在眼裡,可兩人的身上都已濕淋淋的,根本沒有什麼取暖的衣物。

疼愛她的父親還是一把把她拉進裡面,用自己的身體遮擋在外面。看著有點蒼老的父親,翠翠的眼裡流露出一絲女性的溫柔。她輕輕地喊了聲爸,就在父親轉過身來時,出於對父親的回報,輕輕地摟住了他。兩人的體溫暫時把寒冷驅趕了許多,可洞外依然風雨交加,老實巴交的父親大概第一次被一個女性這樣緊緊地摟著,儘管是自己的閨女,他還是感到了不妥,他試圖掙開身子,但逼人的寒氣讓他又不忍心女兒受凍,兩人就那樣若即若離地互相靠著取暖。終於,翠翠感到父親的異樣和那沈重的喘息,正值壯年的父親畢竟血氣方剛,本就沒有多少衣服,又全被雨水濕透,和身體赤裸根本沒有什麼兩樣,就在她感受到父親疼愛的目光夾雜著不清不楚的眼神時,父親的喉結上下竄動著,翠翠不知道父親怎麼了,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熱,突然父親轉過身來,完全抱住了她,還沒等翠翠意識到什麼,父親硬紮紮的鬍鬚紮在了她的臉上。

就那樣,在風雨交加的野外,在冰冷的橋洞裡,父親要了她的第一次。

翠翠並沒有責怪父親,她倒是因為這樣更加親近他,可父親不知為什麼,卻故意疏遠她,有時甚至躲著她。

翠翠依然故我,或者說更加憐惜父親,在家裡她就像一個妻子一樣做著家務,可父親說什麼也不讓她到地裡幫襯,這讓她心裡多少有一點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