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情之所殤(01~05)
情之所殤(01~05)

第一章



已經是深夜2點,不過剛從火車站裡出來的王偉卻是異常的興奮,出差了半

年的他只要一想到馬上就能看見日思夜想的妍兒時,無論是心理還是生理上都會

變得無法抑制地亢奮。



王偉和妍兒兩人是大學時的同學,當初為了追她這位系裡的校花,王偉可是

花費了不少的心血和時間,所以在追到手後對她是格外的寵愛有加,言聽計從。

而妍兒也算對得起王偉,沒有像大多數校園戀人那樣畢業後為了更好的前途而天

各一方,因為妍兒的父親是個生意人,家裡從來不缺錢花,外加她天生麗質,所

以也有資格由著自己的性子來。



終於攔到了一輛計程車,王偉急急忙忙拿出了手機,只是猶豫了一會,又塞

回了口袋,他臨時決定先不給妍兒打電話,而是直接去他們倆租的房子給她和自

己一個意外驚喜。



短短十分鐘的車程對王偉來說是那麼的漫長,終於到了家門口,王偉的心也

跟著提到了嗓子眼,他沒有馬上掏出鑰匙開門,而是將耳朵貼在門上偷聽著,

「好像沒聲音,應該是睡著了吧,」一切都在按照王偉的計畫進行著,為此甚至

他激動得差點拿不住鑰匙。



「嘰——」就算是用著最輕的力氣,這該死的破門還是發出了難聽的雜訊,

王偉摸著黑進了屋子關上門,見屋裡仍舊沒什麼動靜,他稍稍松了口氣,只是一

小會兒,他的呼吸又變得急促了起來,因為他現在的位置,已經可以看到臥室床

上那抹窈窕的輪廓。



王偉自認為不是個猥瑣的人,只是在火車上無聊看了篇有關夜襲情節的小說,

覺的有些新鮮刺激,於是一時興起,便想借此機會試試,想來妍兒平時也是個挺

懂情趣的人,應該不至於會出事,大不了就提前表明身份唄。



王偉躡手躡腳的來到床前,眼看著就可以結束半年多的煎熬,只是此刻的他

反而變得不知所措起來,就像太久沒有吃過誘人可口的大餐,臨了卻忘了該從何

處下口。



就在他猶豫不決時,床上的人好像時發現了背後的動靜,身體微微一震,顯

得有些害怕,想動卻又不敢動,只得小聲的問了句「是誰?」



做賊心虛的王偉反而被嚇了一跳,驚慌得立刻撲了過去,一手捂住她的嘴,

一手壓住她的肩膀不讓她轉過身來。



王偉已經忘了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可能是受到小說的影響,又或者是他被

自己某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情結驅使著,總之他已是騎虎難下,像極了一個正真的

採花大盜。



「別叫!否則對你不客氣!」王偉故意壓低著聲音好讓妍兒聽不出自己是誰。

在經過剛開始的不知所措之後,他慢慢的發現自己竟十分喜歡這種控制別人的感

覺,而同樣令人意外的是,妍兒真的被他的言語給唬住了,整個人因為害怕不停

的瑟瑟發抖,從捂住嘴的指縫中好像還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她小聲的哀求。



王偉開始後悔了,他沒想到自己的女友真的會被自己嚇著,只是事情都到這

一步,再退縮也來不及了,他再次壓低聲音像是在安慰道「別怕,只要你不亂動,

我是不會拿你怎麼樣的。」



聽到這句話後,妍兒身體的顫抖好像有所緩解,王偉也總算松了口氣,心想

按照妍兒的性格,這次把她嚇得這麼重,事後一定會大發雷霆,別說是小別勝新

婚的甜蜜了,看來自己要做好了脫層皮的覺悟了。



覺得時機差不多了,王偉的手終於開始不安分的亂摸起來,很快,他就攀上

了左側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起來。



「輕,輕點行嗎?有點疼…」被牢牢壓在身下的妍兒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

道。



王偉愣了一下,心想妍兒平時最喜歡被撫摸的地方就是兩個B杯的乳房,雖

然說不上豐滿,可每次只要稍加愛撫,便會春潮湧動,渾身酥軟,任人擺佈,而

這是他第一次被要求輕點。



在思考片刻後,王偉突然變得興奮異常,只見他將手直接伸進女友的內褲之

中,放肆的扣弄起來。如果是在平時,王偉是絕對不敢這麼做的,不是他不想,

而是他的女友有特殊的潔癖,那裡除了他的陰莖之外,不能被男人的任何其它部

位接觸,照她的話說,如果那裡被王偉用手摸過的話,以後每次和他牽手,心裡

就會覺得怪怪的,於是王偉有些不服氣反問她自己有沒有摸過,然後就…沒有然

後了。



如今,王偉一摸之下發現妍兒的褲子裡雖然還是幹幹的,可從手指上傳來的

濕滑溫潤的觸感刺激下,產生了一種平時做愛時所體會不到的滿足。嘗到甜頭的

王偉決定今晚要將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統統都試一遍,反正禍已經闖下,怎麼樣也

得值回票價才行。



在王偉肆無忌憚的侵犯下,妍兒的情欲也漸漸被調動起來,甚至無法控制的

發出了呻吟聲,只是最後的理智讓她努力克制著自己不要讓身後的男人聽見,以

免讓他察覺到自己竟然也會產生情欲。



? ???可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下,王偉又怎麼可能會聽不見呢?這種欲拒還迎的感覺

反而更刺激著此時作為侵犯者的征服欲,而這種欲望讓王偉變得從未有過的敏感,

他甚至覺得只要妍兒再稍微扭動下身體,自己就要在褲子裡射了,於是他只得不

捨的停下手上的所有動作,對他而言,如此刺激的經歷可不能這麼快的就結束。



時間好像在這刻凝固了,房間裡只剩下兩人劇烈的喘息聲,被挑起情欲的妍

兒心裡像是突然少了什麼東西,原本應該感到慶倖的她心中充滿的卻是無法言語

的失落。「他怎麼停下了,是覺得我身材不夠好嗎?還是覺得硬來沒有意思,想

讓我配合他?」惶惶不安的妍兒心中思緒更是一團亂麻。「我是不是應該乘機逃

走?但是剛才的感覺真的好舒服,我……」



想到這,妍兒輕輕扭動了下身子,想看看身後的男人到底怎麼了,只是手臂

剛一用力,就被王偉狠狠的按回了原處,頓時嚇得她不敢再動彈。



「對不起!」妍兒慌亂的道著歉,甚至閉上了眼睛等待著王偉的報復,只是

許久過後,身後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妍兒害怕的心情稍稍平復了一些,自我安慰

道「他說過我只要不亂動,就不會傷害我,但是……」女友又想起了剛才王偉那

粗暴的動作所帶來的奇妙感覺,兩條腿竟然不由自主的開始相互摩擦起來。



妍兒驚訝于自己身體竟然有了本能的反應,但女孩的羞恥心卻又讓她不想承

認自己的真實感受。「我,我並不是喜歡他那可惡的侵犯,我只是想,想快點結

束這一切,然後早點報警。」妍兒在心裡不停的為自己找著藉口,但身體的動作

幅度卻越來越大。「那個人怎麼還沒反應,我,我快要難受死了。」



「啊!」女友終於喊出了聲音,而努力在分散注意力中王偉則不可思議的看

著女友的背影,心頭像是被澆了桶冷水,他實在不敢相信女友竟然會配合陌生人

的侵犯,並且還能當著他的面自慰,一時間憤怒,羞恥,悔恨,失望統統湧上心

頭,簡直快讓他失去理智。



他猛地坐起了身,面朝妍兒的雙腿,翻身騎到了她的背上,粗暴地將她的睡

褲和內褲統統拉下,兩塊雪白豐滿的臀肉頓時映入他的眼簾。「我倒要看看,你

那裡到底有什麼跟別人不一樣,怎麼連碰都不讓碰!」



說完,他用力的抽打了一下妍兒的屁股,同時厲聲喊道「這麼想要,還不乖

乖的撅起來!」



妍兒屈辱的握了握拳頭,一咬牙,然後慢慢的撅起了屁股,頓時烏黑發亮的

陰毛從兩塊臀肉之間冒了出來,而上面已經沾滿了晶瑩的露水。



看著妍兒乖順的動作,王偉興奮得舔了舔嘴唇,然後用手指撥開了這層濃密

的森林,低下頭仔細欣賞起了那片少女的隱秘之地。



「也不就那樣嘛,陰唇都外翻了,都被操過幾百次了吧。」王偉故意羞辱般

的調侃道。



早在他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王偉就知道她不是處女了,如今只是問出了他

一直想問卻不敢問的事情罷了。



「……」妍兒並沒有反駁,她覺得此時為自己辯解根本毫無意義,只能徒增

那個採花賊的快感。而王偉並不這麼想,此刻妍兒的沈默無疑是默認了自己的猜

測,一時間更是怒火中燒。



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友是冰清玉潔,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但當那天早

上看到乾乾淨淨的床單時,王偉還是努力勸說著自己不要在意這些,只要從今往

後她對自己一心一意就行了。可是如今,一切的證據都表明,自己的女友不止以

前是個隨便的女人,現在更是個為求快感,不惜配合陌生人的蕩婦!



一時間,看著那個之前給自己帶來無數次快感的洞穴,王偉竟然一點欲火都

生不出來,甚至隱隱覺得妍兒的身體是如此的骯髒不堪,就這樣,他呆呆的坐在

女友的背上,心中萬念俱灰。



而妍兒此刻已被挑逗得心癢難耐,渾身香汗淋漓,從小就是家裡掌上明珠的

她除了第一次外,從來就沒有被人這麼粗暴的對待過,由於長相甜美,每個在她

身邊的男人對她都是言聽計從,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給她,更別說有人會

捨得打她的屁股了。



? ???而就在剛才,身後的那個陌生男人竟然如此毫不憐惜的打了她,侮辱了她,

甚至還在肆無忌憚的侵犯著她最重要的地方,一股從未有過的羞恥感頓時充斥在

了她的心頭,可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並不討厭這種感覺,甚至,甚至從中還

感到了一種懷念,儘管在心裡,她努力的否定著這種感覺,但是從屁股上傳來的

那種火辣辣的灼熱感竟然讓她在剛才又達到了高潮,雖然她使勁咬著牙,揪著床

單,拼命控制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高潮時的抽搐不被王偉所察覺。



「他還是沒有進來麼。」高潮過後的妍兒在心底感到了深深地失望,是的,

此時的她竟然無比希望著背上的陌生人快點進入自己,從而滿足自己那持續了半

年之久的空虛。於是,她偷偷地擡高了自己的臀部,好讓自己的陰戶更多的展露

在那個男人的面前,在她看來,絕對不會有男人抵擋得住自己這樣毫無羞恥的誘

惑。



王偉終於從發呆中回過神來,看著眼前已經高高撅起的屁股,自嘲般的笑了

笑。眼前那雙誘人的美腿和圓潤的臀肉無一不是讓男人發狂的尤物,只是他發覺

此時的自己是那麼的心如止水。在考慮良久之後,王偉好像終於想通了什麼,俯

下身慢慢掰開了她雪白的臀肉,然後將頭埋進了她的兩腿之間,他決定不再去想

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今天晚上,他只想做個單純的男人,將一切煩惱都射到妍兒

的身體裡。



王偉不再有所顧忌,一下子撲倒在妍兒的腿上,從腳趾到小腿腿,再到雪白

豐滿的臀肉,他開始放肆的舔著女友下半身的每一寸肌膚,為他們塗抹著那些只

屬於自己的精油,直到那個他從來都沒有注意過的洞。



是的,王偉從來都沒碰過那裡,因為在他看來,只要是三觀正常的人都不會

對那裡感興趣,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直到今晚,當他的舌頭輕柔的拂過那

裡之後,妍兒的身體突然像觸電般抽搐起來,甚至陰道也在同時湧出了不知名的

液體。



在發現妍兒的異常反應之後,王偉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於是興致盎然的一邊

用食指輕輕撫摸著洞口的皮膚,一邊觀察她的反應,然後在她毫無準備的情況下,

猛的將整根手指插入其中,而身下的妍兒也在這刻被刺激得大喊道:「不!不要

碰那裡!求求你了,其它地方都,都可以,求你別……」只是話沒說完,她又開

始抽搐起來,甚至嘴角都開始無法控制的流下了唾液。



「哦?為什麼只有這裡不行?」說著又重重的抽打了下她的屁股「說說看,

如果有道理的話,我就不碰。」其實王偉早就不再壓低著嗓子說話,只是一直處

在迷亂情緒中的妍兒根本沒有時間去分辨他的聲音。



「因,因為那裡很髒。」女友似乎是在用最後的力氣說著話。



「我不介意啊!」說完再次用手指又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隨著手指的進入,妍兒整個上半身像一條魚似的,挺立了起來,

然後又無力的倒了下去。



「因為那裡被碰的話我會發瘋的。」妍兒求饒般的喊道,生怕王偉會再次突

然襲擊那裡。



聽完她的話,王偉終於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慢慢從她的身上站了起來,而妍

兒也長長的舒了口氣,她不敢想像自己的那裡如果再被進入一次的話,自己會變

成什麼樣子。



雖然現在背上已經沒有王偉壓著,但妍兒仍舊不敢轉過身去看他,只是將頭

深深的埋進枕頭裡,此時此刻的她已經徹底的放棄了自尊,不敢再有一絲一毫的

反抗。聽著背後解開皮帶的聲音,妍兒的心中甚至產生了一些些期待,「終於忍

不住要進來了嗎?他的那裡到底會有多大呢?」想到這,她還下意識的撅了撅高

高翹起的屁股,好讓自己的小穴可以張的更大一些。



可是想像中的巨根遲遲沒有到來,只有一雙大手緊緊的按住了她的屁股,像

是個鉗子一般固定著她的下半身。



「沒,沒關係的,快點進來吧,我不會反抗的。」妍兒好像已經丟掉了最後

的羞恥心,開始催促起了身後的陌生人,說完還將屁股朝後靠了靠像是怕他尋找

不到位置,此時的她只想快點滿足這個人的獸欲,同時也讓自己空虛的身體得到

充實。



可是,迎接她的並不是想像中的那種期待已久的滿足感,而是她那最不想被

人觸碰的洞中再次傳來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啊……」強烈的痛楚伴隨著快感一瞬間將她衝擊得失去理智,整個人像塊

爛泥般趴在床上,任由身後的陌生人做著他想做的一切,直到自己失去了知覺,

昏死過去。



臨近中午,強烈而又清澈的陽光照進了這昏昏沈沈的房間,照醒了仍然面朝

下趴睡著的妍兒,她慵懶在床上的翻了個身,然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好像一切

只是個奇怪的夢境,直到她看見身邊抽著煙的王偉。



妍兒慌慌張張地從床上跳了下來,就這全裸著身子站在床邊看著眼前那個既

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昨天晚上的那個人是你?」妍兒難以置信的問道。



「你怎麼了?昨晚誰來過了?」王偉一臉鎮靜的看著妍兒。



「哦,沒什麼」妍兒慌亂的低下了頭,不想讓王偉看到她此刻內疚的表情

「昨晚我只是做了個噩夢」



「對了,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不是說還要待一個月嗎?」不知為什麼,

她竟然由衷的希望王偉立刻在眼前消失。



「我是早上才到的,看你睡的這麼熟,沒好意思叫醒你。」說著,王偉一邊

將她拉扯進自己懷裡,一邊用手下流地揉搓著她那對裸露在外的乳房,冷冷的說

道「我這不是怕回來晚了,你就被別的男人搶走了嗎!」



在拉扯的過程中,妍兒感到下體傳來一陣陣疼痛,「難道昨晚的一切不是做

夢?」她一邊對著王偉強顏歡笑,一邊緊緊的夾著雙腿,右手不自覺的朝下麵捂

去,好像這樣就能把心中的秘密一起給牢牢地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