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欲望迷情】(01-03)【作者:qqqqqfate】
【欲望迷情】(01-03)【作者:qqqqqfate】
字数:7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奸情

  进入十月份,天气开始转凉。北都这几天都是阴雨天,给人带来一种犹豫的气息,让人情绪低沉。这这样的天气里,人往往想宅在家里,躺进被窝,享受着温暖。

  北都郊区县的某高档小区的一幢别墅里,两具酮体交缠在一起。

  「苏蕊,你个小骚货,逼逼真是紧,你这种极品就不应该独属于一个男人,怪不得操过你的人都会会来骚扰你,这种极品逼怎么操也操不够啊!」

  「刘兵,我就是个骚逼,来操死我呀,这么好的逼不操死,以后还有好多男人来操呢,你会不会不舍的?」

  「当然不舍得了,以前的我不管,既然你现在是我的小母狗了,就我自己能操」刘兵停下了抽插动作,拍了拍苏蕊的小脸蛋。

  苏蕊是刘兵的同事,身高1。72,体重115斤,身材匀称协调,典型的臀尖同宽身材,颇让人遐想。精致的脸蛋称不上是绝美容颜,但胜在耐看。一双眼睛水汪汪,仿佛会说话,可以用明眸皓齿来形容。苏蕊的现男友是北都某集团的少东家张昊。公子哥阅女无数,床上功夫可以说是顶级的,很少能碰到让其流连忘返的女性。在某次的高档酒吧里,遇到了苏蕊,一阵深入交流之后,被苏蕊深深吸引,一阵疯狂追求之后博得美人归。

  一次公司聚会,刘兵将醉酒的苏蕊送回家,也就是这个别墅。醉酒的苏蕊拉住刘兵不让走,刘兵只好留下照顾醉酒的同事。刘兵对他的这名女同事一直是有好感的,生理方面的需求多些,尤其是在和老婆房事的时候,经常幻想苏蕊在自己胯下呻吟的情形。但出于对自我的约束,为了维护自己伟光正的好男人形象,刘兵一直对苏蕊规规矩矩。即使是现在醉酒的苏蕊,退下了自己的高跟鞋,上身西服外套早已丢落在沙发上,衬衣的领口大开,一双C杯的嫩乳躲藏在乳罩里面,呼之欲出,双腿的黑色丝袜不知是在哪儿里划到了,拉出长长的两道丝线,欲露还羞。苏蕊有一条较为修长的美腿,从小腿开始,往上看,腿型以一个较为均匀的开合角度,一直延伸到西服短裙中。穿牛仔裤的苏蕊把腿型显露的更加笔直、秀美。

  刘兵不是一个特别有自控力的人,但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尤其是对苏蕊这样的美女,宁可不冒险也要维持自己的良好形象,给苏蕊一个好的印象,也避免因为自己的冒失给自己的工作生活带来麻烦。所以尽管刘兵早已被勾起了淫念,但并未有进一步的想法。醉酒的苏蕊脸颊微红,双眼迷离,但一直在说话,说自己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现在和张昊到底怎么了?」苏蕊苦笑道。

  「张总不挺好的吗?人又帅气又有能力,你们两个简直是郎才女貌,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刘兵拿出自己最擅长的游说本事,扮演着知心大哥哥的角色,心里想的是:和我说这些干什么,能让我早点回家,操老婆泄泄火才是最着急的。
  「借着酒劲儿,我也敢说些事情,憋心里面好难受,你就当我再讲故事好了。」
  「你说吧,我听」刘兵嘴上表现的很有耐心,心理却嘀咕着:「小贱人,长话短说,老子还要回家。」

  「张昊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和他相识就是一夜情开始的。」

  听到这里,刘兵心里一惊讶,知道苏蕊是个身具媚骨的女人,总有不同的男人去骚扰她,但她表现出的样子永远是一副清纯的知性美女形象,怎么也没有办法将她于一夜情联系起来。

               二、酒吧

  「莫问酒吧是我们相遇的地方。这个酒吧我不仅是常客,并且还有一部分股份,算是个小老板吧,但我并不参与管理。张昊是第一次到我们酒吧,像我们这样的小酒吧他一般看不上的。按照张昊的说法就是鬼使神差的缘分吧。呵呵,有时不得不相信这些。如果不是这个缘分,或许他还是以前那个他,我也可以像以前的我一样洒脱。」

  刘兵看着苏蕊停下了诉说,好像欲言又止,显然在顾忌着什么。

  「如果不愿意说,就别说了」,刘兵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充满了好奇心,着急回家的心情也变得有耐心了。

  「还是算了」苏蕊似乎酒劲苏醒了很多,「我自己照顾自己就好了,你快回家吧,大半夜的还在别的女人家,小心嫂子跟你没完。」苏蕊边说边笑,本已领口大开的衬衣裂口更大了,春光乍泄,看的刘兵一阵口干舌燥。

  刘兵客气了两下,和苏蕊冲冲道了别,打车回家。

  到了家里,刘兵就看到结婚2年的妻子筱茜睡着在沙发上。桌上有刘兵最爱吃的橙子和一杯柠檬水。秋天是吃橙子的季节,刘兵酒后爱吃橙子,再喝一杯柠檬水。每当刘兵在外应酬,妻子筱茜总会把一切都备好,在家里安静的等着电视回家。都凌晨1点了,电视里重播着8点黄金档播出的《猎场》,是筱茜和刘兵最喜欢的演员胡歌主演的电视剧。如果没有应酬,他们夫妻总会拥卧在沙发上,看着《猎场》,洗漱、睡觉,按部就班,虽缺乏激情,但祥和平实,就像陈奕迅的歌《稳稳的幸福》一样,稳稳淡淡的幸福。

  妻子筱茜是在刚毕业和刘兵认识的,两人相恋2年,决定结婚。当年,刘兵去医院做包皮手术的时候,筱茜是为他清理体毛的护士。回想起当年,筱茜总是说刘兵早就对她有性趣了,在她的刮刀下面,鸡巴还不老实。自此两人相识。刘兵不是让人觉得帅气的那种男人,但是却很阳光,一双打算大的眼睛却很有神,像筱茜说的「小而凝神」。肩宽臀翘,虽然没有可以锻炼,但是倒三角的身材是一个天生的衣服架子。

  妻子筱茜1。70,与刘兵的1。75很是般配,穿了高跟鞋甚至比刘兵看着还要高一些。妻子很少穿高跟鞋,很少穿裙子,基本上都是平底鞋和牛仔裤。刘冰知道妻子的身材,臀肩同宽,一双美腿也是匀称修长,只不过不善粉饰和装饰。刘兵最喜欢的看筱茜穿高跟鞋,但心疼筱茜的脚受伤,一直没有表达出自己的爱好。4年的共同生活,早已消退了两人的激情,只剩下夫妻之间的平淡与例行公事的性爱。

  刘兵洗了澡,吃了橙子,喝了柠檬水,叫醒妻子,相拥而睡。

  第二天,苏蕊还是那么明艳动人,见了刘兵仿佛昨夜的对话没有发生过一样。大家都也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夜晚10点,加了班的刘兵打了个哈哈,伸了伸懒腰,关上电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早已空无一人的公司。

  上了出租车,刘兵日常的翻阅手机,查看消息。

  「哥们,溧阳路出事故堵车了,我们换条路走吧,绕一点,行吗?」司机问道。

  「没问题,师傅,您看着办就好」,刘兵是个好说话的人,总是摆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十分钟后。

  嘎吱一声,出租车一个急刹车,刘兵一个前仰,额头撞上了前座靠背。
  「我操你大爷,怎么开车的,没看到老子的车减速了吗?」司机朝后方大声嚷嚷道。

  「呵呵,我帮人提车的,实在是对不住,您看怎么私了。」一个高壮的平头大汉不好意思地说道。深秋了,平头大汉穿着短袖,一身肌肉凸显出他的健壮。
  「态度不错嘛,一身酒气,报警警察处理吧。」出租车司机感觉自己抓到了把柄,语气带有威胁。

  「大叔,别嘛,咱们好好谈谈,您看,我这是帮客人提车,就这几步远,多委屈,您看能不能多包容一下,和谐社会嘛,需要你我她。私了私了」平头大汉半弯着腰,摆低姿态,求饶。

  「师傅,您看还是私了吧,都挺不容易的,在北都生活都不易,北漂更不易,得饶人处且饶人。」刘兵是个老好人,居间调解一下。

  「你看这漆,最少800。」

  「600,我立马给您钱。」

  「成交。」

  「哥们,我叫周壮。谢谢你帮忙说好话,请你喝一杯,我是在前面的莫问酒吧工作,前面不远的。走吧,略表心意。」平头大汉笑说。

  「我叫刘兵,莫问酒吧?」刘兵想起了苏芮昨夜提到的酒吧,「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莫问酒吧是一个装饰简单的酒吧,与周围的酒吧相比从外面看毫不起眼。粗狂的门面装潢表明这不是一个高档的酒吧。酒吧里面空间并不大,中央是一个舞台,旁边是吧台,深处有3个通道。看提示牌看得出来:一个是洗手间,一个是vip,一个是工作区。不到11点,酒吧里面人已经比较拥挤了,男顾客相对较多,看得出来这个酒吧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刘兵好奇的是,这与他猜测的并不太相符:这个酒吧是靠什么吸引这么多顾客的。

  「你们的老板有没有一个叫苏芮的?我们还是同事呢。」刘兵举着酒杯,压了一小口,随口问道。

  「啊,有啊,我们的女神。」周壮笑了笑,「大部分的晚上都会来这里玩儿。」
  「噢?我刚才看了看,没有看到。估计是今晚不来了,本想打个招呼的,哈哈。」刘兵内心有点小失落,这是一次与苏蕊接触的机会。

  「在的,我见到了。这样,刘哥,一会我把你带去找蕊姐,你现在这里玩一会,12点还有表演节目呢,表演结束之后,我带你去。我先去工作了,要不然老大又要批评我了。」周壮是这个酒吧的保镖,让刘兵惊讶的是居然还雇佣了白人保镖,最强壮的那个叫大乔,2米的身高杵在那里像是一堵墙。

  本想早点回家的刘兵转念一想:喝点酒放松一下疲累的身体也不错。和筱打了个电话之后,刘兵静静地喝着酒。期间,有2位女士来搭讪,谨慎的刘兵均拒绝了。一个人静静的品着美酒,听着现场的音乐《IfYouWantMe》(GlenHansard)。

  灯光一变,「先生们、女士们,我们的节目表演时间到了。」一个饱满豪情的男声灌满整个酒吧。「让我们的表演团队为大家献上精彩的演出。都是老顾客、老朋友,请你们嗨起来!」

  现场音乐骤变,Earphones的《Primetime- sexcrime》响起,慢摇的节奏带动整个现场气氛。刘兵轻轻的抖动身体,瞬间感觉身体的每块肌肉都在跳动。

  4男2女结伴而出,火辣的身材与服饰,随着慢摇的节奏在中央舞台扭动。热场之后,只见全场呼喊,一个头戴凤羽面罩,身穿纱衣的曼妙女郎踩着高跟鞋有节奏的走到舞台中央。轻扭身躯,c杯的乳房坚挺弹跃,私处在下蹲的时候一览无遗,白虎。纤细的胳臂舞动,牵动了现场的男人的情欲。

  刘兵看的口干舌燥,加上些许的酒精刺激,一股欲火从腹部串起。原来如此。
               第三章 游戏

  妩媚的身躯随着节奏摆动,带动着在场人士的情绪,一波浪潮高过一波。刘兵不是没有见过女人,自认定力不差。在和筱结婚之前,曾经有过3个女友,保守的女友,仅仅是传教士式的做爱。和奔放的女友,2个人能玩的都玩了,深喉,后入,角色扮演,露出、野战。刘兵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和漂亮女生说个话都可能流鼻血的懵懂小少年了。更何况妻子筱的身材是他见过的最好的,虽然筱的穿着很保守,掩盖了曼妙的身材,但妻子的性感只有自己是知道的,并且没有必要和他人分享,即使是视觉上的分享。刘兵是一个占有意识比较强烈的男人。
  眼前的曼妙酮体虽然不及筱,但多了一份风骚,半透明的纱衣随着身躯的摆动而飘动,淡紫色的妖媚唇描绘的香唇,带给人狂野的感觉。C杯的乳房让人想要抓一把,圆圆的乳形,一手抓握的完美尺寸。细细的腰身,下面是与肩同宽的臀,紧致圆润,灯光下在腰部镂空的纱衣轻轻地贴在臀上,让人想要用自己的手代替纱衣,轻抚诱人的臀。一双美腿线条挺直,华润,踩在高跟鞋上,更加凸显出性感的腿部线条。

  极品,刘兵脑子下意识的评价。这个打扮有机会也要让筱来一次,就是筱没有这种风骚的感觉。

  现场情绪越加火热,荷尔蒙的气息蔓延全场,就连门口的保镖都已经跳动了起来,如山一样的大乔打着口哨,大声的戏虐:fuck。

  苏蕊在这样的酒吧有股份,而且经常来,不禁地让刘兵泛起一股遐想。
  「朋友们,今晚我们一起来玩个游戏,这个游戏是我们的性感女王提出来的,会很有意思哦。」主持人的声音打断了刘兵的幻想。

  「游戏规则:现场随机灯光打10名男士,打到谁谁上台。如果灯光里有两人嘛,那就石头剪刀布喽,胜利的人上台。」

  「10名男士都要在现场换上我们的道具服,气球内裤。围坐一圈,中央是我们女王的表演场地。」

  「我们的女王将会在你们中间展露她的性感,10名男士谁的气球内裤先爆掉,谁就先出线。但是,要特别注意,如果没有人能在8分钟内成功挤爆内裤,或者3人名额没选够的话,就要从现场的朋友们里随机选取,足够3人。游戏过后,我们将会邀请这3名朋友到里面享受更特殊的服务。」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完毕,现场响起一阵又一阵的呼喊声。

  灯光四处打罩。

  「停」,随着主持人的命令,灯光停止。不一会的功夫就选出了9人,他们高瘦矮胖不一,有丑有帅,相同的是脸上都有着兴奋地模样。

  「剩下是我们最后一个名额了,会是谁呢?让我们来选出最后一个幸运儿。这次有我们的女王亲自下命令」。

  「停」,舞台中心的声音轻盈而带有一丝热气,仿佛勾动着每个男人体内的欲火,引发了现场的一阵呼喊。

  刘兵眼前一亮,原来是打到了吧台,正是他的位置。

  对这样的活动,刘兵是有顾虑的,酒吧不是第一次来,但这样的疯狂情况是第一次遇到。虽然刘兵同样被勾起了欲火,想上台疯狂蹂躏这个性感的女人,但是本能的理智让他没有参与活动,如果碰到了熟人怎么办?让人拍下来怎么办?我的工作和生活就一塌糊涂了。

  刘兵坐立不安的坐在吧台位置,大口的喝着杯中的酒,好像杯中之酒可以让他浇灭欲火,让他口干舌燥的感觉消退。但他忘了古今往来酒都是淫媒,酒精的刺激让他逐渐的丧失着谨慎。

  「这位朋友,恭喜你,上来吧。」主持人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不了,谢谢,身体不是很舒服,我就不参加了,让别的朋友吧。」刘兵艰难的拒绝着。

  「没关系,其他的朋友们还会感谢你的大方呢,这么好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到的。那这次就让我来命令吧,重新选一次,开始。」主持人豁达地讲到。

  「停。这位朋友快上来,别让我们的性感尤物等太长时间了。」

  「好,接下来,我们的10位男士换衣服吧,就在舞台上,2分钟换衣时间哦,没换好的直接出局。现场的朋友们,虽然不是幸运儿,但是请用你们的言语来捧个场吧,看这10个幸运儿,是绝世猛男,还是loser软男,请尽情的嘲笑他们。因为他们的失败可能意味着你的机会,嘿嘿。」主持人竭尽全力地调动现场气氛。劲爆的现场音乐挑动着每个人的心弦。

  10名男士很快的换好了内裤,统一的赤裸全身,围坐在舞台中央。舞台上的座椅是特制的奇怪造型,椅座是空的,像是马桶盖子。一方面防止气球被人为的挤爆,另一方面也为游戏者增添了难度,这样的椅子坐着可不轻松,精神的分散是必然的。

  性感女王站立中央,纱衣被慢慢脱下,双手轻抚上身、下身,下腰、下蹲,各种动作、姿势无不挑动着现场男士的欲望。尤其是弯腰时,处于身后的男士,鲍鱼的样貌清晰地展露在眼前,甚至是里面的色彩。

  「嗯啊」,女人轻叫了一声。原来身后的眼镜男不由自主地伸手触碰了她的私处。

  「犯规,出局。只能女王碰你们,你们是不允许的哟。虽然没有提前说这一点,但是这是我们的游戏,最终解释权归本酒吧所有,嘿嘿。」主持人开始有点耍贱了。

  一开始就淘汰了一位。

  「啪,」意外再起。

  「你他妈知道规矩吗?新人吧,酒吧里手机不能拍摄知道不?这次手机给你摔了,下次就连人都给你甩出去,知道了不?」刘兵循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周壮在教训一个人。不允许拍摄,原来是这样。之前的疑虑看来没必要了呢,想到这里,刘兵一阵懊恼。

  舞台中央并未受到影响,剩下的9名男士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女人身上。女人做了各种舒展的魅惑动作后,以顺时针的顺序,逐一亲近游戏者。运动早已让女人身上冒出薄薄的一层香汗,从男士的表情可以看出来颇为享受,吞咽的咽喉表明了眼前女人的可口。一圈下来,女人有时会舌舔男士的脸颊,有的会轻抚男士的下体,有的会单脚踩在男士的腿上,私处一览无遗。女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挑逗着游戏参与者。

  「算了吧,都是小鸡巴,估计10cm都不到,硬了也没用,不知道能不能支撑10秒钟呢?」

  「瞧那怂样,长得肥头大耳,绝对是个阳痿男」……

  场下的人群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试图分散游戏男士的注意力,争取最后的机会。

  果不其然,还没有5分钟,就有3人射了,一脸丢人的表情,临场退出比赛。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3人出线,只用了7分钟。

  「哈哈,恭喜恭喜啊,真是不错,要知道我们的气球质量是很好的,可不是能轻易顶破的哟。先让我们感谢我们的女王带给大家的快乐,让我们欢送女王回休息室休息。接下来让我们的3名猛男场下休息,一会儿大乔会带你们走的,就是那个山一样的家伙,哈哈。」主持人继续说道,「loser们也不要气馁哟,回去好好锻炼身体,下次的游戏不一定是什么样的呢,老朋友们都知道,哈哈。现场的朋友继续嗨吧,我也要下场休息一下啦,下台去领取我的」奖励「了呢。」主持人像要得到糖果奖励的孩子一样开心,轻快地就跳下了舞台,往后台去了。
  现场气氛骤然下降,没了之前的热闹狂欢,有的男女结伴往阴暗处走去,释放激发出的荷尔蒙。部分男女结伴去了洗手间,一会的功夫男的出来了,却不见女的踪影。不停地有男人进出洗手间,刘兵会心一笑。去过酒吧的都知道,厕所有很多种,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刘兵对此从来没有想参与的意思,但也从来不鄙视,生活方式不同罢了。刘兵不是有洁癖,也不是没性趣,而是怕不安全,谁知道哪儿个货身上有什么健康隐患,得不偿失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

  但这被勾起的欲望,无处发泄,真是难受啊,要不赶快回家吧,在筱的身上纵横捭阖也是不错的。

  「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精彩不精彩?」正观察着周围男女的刘兵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周壮过来寻他了。

  「是疯狂,开了世面,没想到你们酒吧这么有趣。」刘兵擅长的是不知不觉的夸赞别人。

  「是啊,第一次来酒吧工作,见识到这种场景,真的也是很震撼,老弟可是足足的疯狂了一晚上,嘿嘿,很带劲哦。」周壮用男人都懂得眼神看着刘兵。
  「哈哈,男人本色,欲望无错。挺晚的了,我就先回去了,见到苏蕊,替我跟她打个招呼。」刘兵起身要走,周壮一把拽住他,「不不不,都等到这时候了,你见一面吧,代人问好这事我不干,省得你们交流感情呢。就在后台,我这就带你去找她去。我们的女神现在肯定在呢。嘿嘿。」周壮满脸善意的劝说。

  刘兵转念一想,对呀,既然都到这个时候了,打个招呼还是好的,一言不语就溜走了,说不过去。而且苏蕊的迷人,像是一块吸铁石吸引着自己,尤其是欲火焚身的自己。刘兵不由自主地就幻想刚才的性感女人就是苏蕊了,那该多诱人。
  「刘哥,这边走,我带你去。Vip区和工作区没人带着,是不让进的。蕊姐在工作区。」周壮带着刘兵挤过拥挤的人群,来到酒吧深处。三条通道在面前,像是面对人生的岔路口,不知道通往人生的哪儿里。

  刘兵摇了摇头,自己真是喝多了,胡思乱想什么。跟着强壮的周壮走进工作区的通道里。

  背后的酒吧大厅疯狂依旧,到处可见交缠的肉体,妄我的放纵。可超乎想象的是,疯狂远不止于此,疯狂即将进入你的世界。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