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黑暗系淩虐校花美女
黑暗系淩虐校花美女

? 王天麟,天麟集團公司的總裁。真正的草根出身,從小在學校因為長得又矮

又胖且其貌不樣而被男同學欺負,被女同學羞辱。在那時他就打算報復這些女人,

17歲時因強姦一個女同學被坐牢3年,因此也中斷了他的學業。



出來後到一家公司上班,看見長相醜陋的老闆勾搭上了漂亮的女秘書。自那

後他就知道這個世界沒有錢辦不到的事,包括女人也是這樣。雖然自已長得不怎

麼樣,但只要能有錢,相信一樣的能搞到漂亮的女人,能把小時候受到的羞辱還

到這些女人身上。



五年時間,他成立了自已的第一家公司。十年時間,他成為了天麟集團公司

的總裁。十五年時間,他現在已是全國首曲一指的富豪。



正如他所想,發跡後的他想要什麼樣的女人都能弄上手。白領、空姐、學生、

教師,只要是他想的,他都弄上過床,把這些千嬌百媚的美人兒壓上自已身下任

意玩弄讓他找到了作為男人的尊嚴。現在的他早已對公司的經營不感興趣,他唯

一的興趣就是女人。而一般的做愛早已滿足不了他,他更喜歡淩辱、SM這些漂

亮的女人,只有她們那嬌嫩膩聲的呼叫、哭泣,那痛不欲生的表情,才能刺激他,

讓他發洩出那變態的淫欲。



王天麟現在正赤身躺在自已別墅的大床上,他在等一個人,一個漂亮的女人。



女人的名字叫白雪,是A校大三的學生,不但人長得漂亮,學習也很好,年

年拿獎學金,是A校公認的校花。白雪人如其名,她的皮膚真的如同雪一般的白

晰,就算和最純正的牛奶相比也毫不遜色。她長得也是相當的漂亮,電眼杏口、

紅唇白齒,笑起來更是迷人。真是當之無愧的校花級美女。



王天麟認識她是在一個公車站旁。白雪在等車,王天麟在座駕上路過的一

瞬間被這個女孩深深吸引住了。然後他找人調查了這個美女,得到了她的一切資

料。今年才二十歲的她還是一個處女,也沒有男朋友,對於這樣的處女校花就算

是王天麟也很少見,他自然是想盡一切辦法想要把她弄上手。



王天麟用盡了各種方法,但這女孩都沒有屈服。甚至他直接開出了高達一百

萬的價格買她的處女,但得到的只是這個女孩的一番羞辱。但越是這樣,王天麟

就越想把她弄上床,盡情的羞辱她、虐待她。



既然從她的身上找不到破綻,那就從她家人的身上找破綻,這是王天麟一慣

的做法。王天麟瞭解到她一家除了她父母外,還有一個弟弟叫白啟。而白啟卻不

像她姐姐那麼單純,才大一的他就開始找各種藉口找父母要錢用來泡女人了。毫

無疑問,她弟弟成了王天麟尋找的突破口。



王天麟找人引誘白啟學會賭博,又找了個美女去勾引他。白啟最先靠賭博贏

了不少錢和這美女天天花天酒地,而後來就開始一直不停的輸,而那美女就逼著

他去賭博翻本。沒了錢的白啟只好靠借貸為生,最開始還是找同學、朋友、家人

借錢,到後來直接是找高利貸借錢,終於到借無可借時,他已經欠下了60萬元

的巨債。當高利貸的人找上他家逼著還債時,他本來就有中風毛病的父親受刺激

直接昏倒住進了醫院,而年老的母親也完全漰潰不知道怎麼辦好。



白雪得知家裡的這一變故時,完全不相信這些是真的。本來還完好和睦的家

庭怎麼會一下子變成這樣。弟弟在學校被同學、朋友天天逼著還錢,母親現在有

家不敢回被高利貸逼著還錢,而父親還昏迷在醫院沒有錢做手術。這一切的一切

壓在這個二十歲的少女身上,讓她完全不知所措。她現在才明白,錢的確是一樣

很有用的東西,至少能解決她家現在的危機。



白雪屈服了,她主動的聯繫上了王天麟,答應了他的要求。用自已屈辱的一

晚,來拯救這個破碎的家庭,她別無選擇。當她收到那承諾的100萬時,她知

道自已最珍貴的處女身已不再是自已的,那寶貴而貞潔的東西將被一個滿臉橫肉,

長相粗鄙的男人所奪去、所撕碎。



王天麟舒服的躺在這4米寬的大床上,等著自已心儀的美女到來。白雪走進

他的房間,看見那赤身裸體,真是比他穿衣服時更醜陋更噁心,她簡直覺得自已

要嘔吐了。



「哈哈哈,美人,你終於來了。脫光衣服到床上來,老子今天要好好償償你

這鮮肉,為了你我都三天沒碰過別的女人了。」



白雪歎了口氣,她知道再怎麼不情願這也是改變不了的事實。自已這純潔的

身體,那寶貴的處女膜都將被這男人所佔有。好在也就這一晚上,就當今天晚上

和一頭豬睡在了一起,過了今晚後自已還是自已,不再和這噁心的男人再有任何

關係。



白雪脫了個精光,那赤裸的身體如同剛被母親生出來一般,一點遮擋都沒有。

王天麟已經好久沒見過這麼漂亮迷人的女人肉體了,挺翹的乳房,平坦的小腹,

修長的美腿無一不是人間極品。那隱迷部位的一搓黑毛,遮擋住了那更加迷人的

風景。



王天麟一下子把這美麗的肉體壓在了身上,一雙鹹豬手毫不留情的抓在了那

一對嬌乳之上,任意的捏弄著,完全不管她的主人受不受得了。



「哈哈哈,A大的校花,還不是一樣被我壓在身下任意的玩弄,女人就是賤,

天生就是被男人玩弄的。」王天麟爽朗的大聲笑著,盡情羞辱著身下的美女。



「啊,你輕點,好疼啊……不要坐在我身上,要被你壓不過氣來了……」白

雪一陣大聲呼叫著,她想翻身,卻被那肥重的男人壓得動彈不得。而一對嬌弱的

乳房更是經不起王天麟的大力揉弄。



「呸,老子可是花了100萬來買你的呀,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玩具,我想

怎麼玩就怎麼玩,一個玩具怎麼能反抗主人呢。」王天麟拉著她的乳頭使勁向上

提,然後重重的再讓它彈回去。



「呵呵,不愧是校花美女,乳房真有彈性啊。還那麼軟,那麼滑,捏起就是

舒服。」



「啊……嗚……求求你不要再捏了,要壞了,好疼啊……」可憐的白雪只能

哀嗚著,受著這非人般的疼痛。



看著那楚楚可憐的美麗臉蛋,那泛起淚光的迷人電眼,王天麟一點同情也沒

有,這樣的表情只會讓他覺得更加刺激,只會讓他一會兒操穴時更加過癮。他就

是喜歡這些平時漂亮高貴的美女被自已虐待得哭泣、尖叫、痛苦,以滿足他報復

的心理,滿足他變態的淫欲。



「哭個屁呀。」啪一耳光扇在那漂亮嬌嫩的臉蛋上,「老子花100萬是來

看你哭喪的嗎?給老子笑,要不然老子捏爆你的乳頭。」



說著王天麟就使勁捏著白雪那淺淡粉色的乳頭,可憐那乳頭第一次被異性觸

摸就受到這非人的虐待,在王天麟的姆指和食指間幾乎被捏成了一張薄紙。白雪

疼得受不了,但卻努力的笑著,只希望王天麟能拿開那捏著乳頭的手,要是再不

拿開說不定真的會被捏壞。



「嘿嘿,對了嘛,笑起多好看的。老子給了你100萬,你應該開心才對嘛,

哈哈哈……」



王天麟湊上那一口黃牙大嘴狠狠的親在那牛奶般雪白滑膩的臉蛋上,真的是

醜陋與美麗最貼近的接合。他瘋狂的吻著,舔著那漂亮的臉蛋。真是太美了,他

不停的舔著,咀著,把口水敷在那嬌嫩的臉蛋上,品償著那香滑的觸感和甜美的

味道。



「真他媽的香,真他媽的滑。不愧是A大校花的臉蛋,不愧是讓你們全校男

生都為之瘋狂的臉蛋,咀起來果然是又香又甜,真想把你直接吃進肚子裡去。」



王天麟看來並不是隨便說說,白雪「啊」的一聲慘叫,臉蛋上傳來鑽心的疼

痛。原來王天麟真的一口咬了上去,那吹彈可破的臉蛋那經得起王天麟這一狠咬,

馬上兩排清晰的牙印凸顯了出來。



「哈哈,果然是香嫩可口,吃起來真爽。」王天麟贊不絕對,這樣的嬌嫩美

女連他都很少品償得到。還好自已發現了這漂亮的美女,要不然被別的男人先染

指了,一定會後悔得不行。



王天麟繼續瘋狂的舔著她的臉蛋,舔著她的眼睛,鼻子,額頭。最後張開大

嘴,一下子把那兩片紅紅的柔唇咀入了自已的口中。王天麟使勁的咀著,就像要

把白雪的小嘴咀掉似的,他完全不顧白雪的感受,只管品償著這柔軟蜜甜的小嘴。



「好吃,真好吃。又軟又糯,比最好的蜜還甜膩。真不知道你這小嘴怎麼長

的,真是男人最喜歡的美食,花100萬能吃到這麼好的東西太值了,嘿嘿。」



王天麟使勁的品償著這嬌軟的美嘴,白雪卻噁心得想吐,那一股煙味加口臭

味讓她直接反胃得打嘔。王天麟為了今天三天沒碰過女人,也三天沒有漱口,就

等著用這臭嘴來沾汙這美麗校花的香吻。



王天麟的大嘴完全包裹住了白雪的小口,然後他還用手夾住了她的鼻子,讓

她不能呼吸,只能吃到他的口臭味。他伸出舌頭去舔著那一口香滑的舌肉,舔著

那潔白的貝齒,在白雪忍不住想張嘴呼吸時終於把舌頭完全伸入了她的口腔裡,

舔弄著她的香津和妙舌。而白雪想要呼吸只能吸著那從王天麟嘴裡吐出來的臭氣。



王天麟把那丁香軟舌使勁咀入口中,品償著上面那香甜的口水,享受著那軟

滑的滋味。白雪感覺自已的舌頭不屬於自已了一樣,完全被王天麟佔有、吮咀、

甚至是嘶咬,疼得她眼淚直流,卻又毫無辦法。



王天麟足足把她的小嘴吃了5分鐘才放開她,那迷人的小嘴都已經被咀得有

些腫漲。白雪連疼痛都來不急叫,就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剛才她差點被

王天麟弄得窒息。



「我的小美人兒,老子親得你爽吧,哈哈。你這小嘴真他媽的甜呀,要不要

再來一次。」



「求求你,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嘔……」白雪打著幹嘔,那種滋味再來一

次她真的怕要被活活窒息而死。



「好吧,那我今天就大發善心。不過你要主動的把你的小舌頭伸到我嘴裡來

舔我,還要把我的舌頭吮入你嘴裡去好好舔弄,明白嗎?」



「我……」白雪看著那張滿口黃牙,舌頭發黑的大嘴就一臉的噁心,要主動

的伸舌頭進去舔,那感覺就和自已去舔糞便沒有區別。



「既然不願意那還是我來吧,嘿嘿。」



「不要,求你了,我來,還是讓我來……」相較之下,白雪還是只能妥協的

選擇主動去做,這樣甚至不會被那張臭嘴給悶死。



王天麟舒服的躺在床上,讓這滑溜的裸體美女坐在自已身上,白雪這點重量

對他來說完全不算什麼,反而是那柔軟雪白的屁股坐在他身上讓他反而享受得很。



「來吧,小美人,該你來服侍我了。先來和我親個嘴吧。」



王天麟享受著白雪那張鮮紅小嘴主動親上來時的那種柔軟滋味,他現在一動

也不動,要這美女主動的來侍候自已。



「把你的小舌頭伸到我嘴裡來,對,就這樣。舔我的牙齒,每一顆都要舔,

裡外都要舔,就像牙刷一樣。」



「你不是A大的高材生嗎,年年拿獎學金的,這點事情還學不會?不讓我滿

意了當心我讓你退錢」



「恩,就是這樣,牙肉也要舔。還有我的口腔內部要舔完。不錯,不愧是學

霸,一點就通。不像有些女人笨得要死,怎麼說都不會。」王天麟贊道。



不過這樣的贊喻,對白雪來說卻是羞恥得不得了。她引以為豪的智商,竟然

被用來學習取悅男人的技巧。王天麟又讓她把自已的舌頭咀進她嘴裡去,讓她像

吮冰棒那樣吮他的肥大舌頭,享受著這美女口腔的柔軟滑濕。



王天麟一邊享受著一邊把玩著那對玉乳,在剛才的大力玩弄下那上面已經是

青一塊紫一塊,但他就是喜歡這種被虐待過的美感。等他享受夠了,他的雞巴早

已豎起,準備著品償今天晚上的大餐,這二十歲校花美女的處女小穴。



他讓白雪跪趴在床上,這樣的姿勢最適合破處操穴。不但能完完全全的看著

自已的雞巴給這美女的小穴破處,還能最大限度的把雞巴插入這小穴之內,享受

小穴給雞巴帶來的壓迫快感。



「對,就這樣趴好。屁股再翹一點,小穴要斜著向上,腰再低一點,把小穴

翹起來,這樣才能看清你的小穴嘛。」王天麟按自已的意願任意的擺弄著這身下

的美女。白雪只能夠忍受著,她只希望這一晚快點過,只希望能儘快結束這種致

命的屈辱。



「好了,就這樣,完美。」王天麟忍不住啪的一下打在那雪白的屁股上,讓

那屁股馬上泛起一絲紅暈。



「現在,用你的手自已主動掰開你的小穴。讓我好好欣賞一下裡面的風景,

特別是你的處女膜。要是沒有那張膜的話,嘿嘿,那給你的錢老子讓你全家砸鍋

賣鐵都要還來。」



白雪羞恥得不行,竟然要還身為處女之身的自已主動掰開最羞恥的部位來讓

這個醜男人看自已的處女膜。而更羞恥的是她還要希望這張膜完好無損,要是因

為一些意外這張膜早就沒有了的話,那她真不敢想像後果,她知道這個男人絕對

是說得到做得到的。



「大力點,再掰開點,我還沒看見你的膜。」王天麟又使勁的打了一下她的

大屁股。



白雪只得再用力掰開那從來沒有被人看過的處女陰道,同時心裡祈禱著這個

男人能儘快的看到證明自已處女之身的證據。



「哦,真漂亮。不愧是處女的小穴,真是粉紅誘人。」



「哈哈,果然有處女膜。」王天麟開心的叫道,他總算是放下心來,今天玩

的果然是一個處女校花。



「呵呵,可憐的處女膜,現在還保護著主人那迷人的小穴,不過一會兒就會

被我的雞巴插爛,流出女人最寶貴的處女血,哈哈哈。」



「啊,求求你別說了,太羞恥了。」白雪可憐的叫著。



「呸,自已主動趴著翹起屁股,還把小穴掰給我看,你他媽的還知道什麼叫

羞恥啊,就連最下賤的妓女可能都比你懂得什麼叫羞恥。」王天麟更加無情的嘲

諷道。



白雪只能默默的吞著淚水,她知道自已說了也是白說,王天麟就是要羞恥她

來取得快感,而她只能默默的忍受著。



「好了,小穴也看過了,處女膜也看到了。現在讓老子好好給你破處吧,嘿

嘿。」



「先來舔舔我的雞巴,多舔點口水,這樣才不會疼。」



王天麟說著就把雞巴放在了白雪的眼前。看著那黝黑骯髒的雞巴,白雪說什

麼也不願意張開口把它含進嘴去,不過這次王天麟倒沒有強求,只是一陣冷笑。



「哼,這可是你自已不含的啊,一會兒破你處時你可別叫疼。」



王天麟說完也管不了那麼多,把雞巴對準那迷人細窄的小穴慢慢頂上去。剛

頂上一點,只用了一點力就疼得白雪大叫。想著那粗黑的肉棒將要插入她的下體,

白雪就一陣恐慌,平時清洗陰道時就算自已插根手指進去都覺得太漲了,更不要

說這樣粗大的男性器官。



「嘿嘿,才剛用一小點力就受不了了嗎。剛才叫你多舔點口水上去你不願意,

這下曉得疼了吧,看我這大雞巴操爛你的處女穴,哈哈哈……」王天麟說著又一

用力,那粗大的龜頭頂開那細小的窄縫,強行的擠了進去。



「啊……好疼啊,你輕點,求你了,要裂開了。」白雪使勁的叫著,那破處

的感覺的確是太疼了。



「現在就這樣叫喚了?嘿嘿,不愧是處女呀,我才剛擠進去一個龜頭呢,可

能連處女膜都還沒破。」



「好了,你準備好吧,下一次我就要插破你的破女膜了,把你從一個純潔的

女人變成一個被破處的賤貨。」



王天麟集攢著力氣,一雙手箍緊白雪的細腰,讓她動彈不動。口裡叫著「一、

二、三」腰上一用力,用雞巴強行頂開白雪那珍藏了二十年的處女膜,眼看著自

已那根粗大的雞巴擠進了那迷人的小穴。白雪一陣呼天叫地,她哪受過這樣的疼

痛。



「啊……疼死了,疼死我了,救命啊……」



「哈哈哈,破了。老子終於給你這A大的校花破處了,給你開苞了,用我的

雞巴插爛了你的處女膜,把它插進了你那從來沒有別的東西進入過的處女陰道。

你被老子從少女變成了女人,以後就是一個淫賤下流的騷貨了,哈哈哈哈……」



王天麟看著還有一小截雞巴漏在外面,也不管白雪的死活,強行把這最後一

點雞巴也送了進去。這疼得白雪眼淚直流,哭聲叫地。但王天麟才不管這麼多,

對他來說這只是花100萬買來的玩具,就是應該盡情的玩弄。他享受著這校花

處女陰道的感覺,那緊致炙熱的感覺絕對是別的女人比不上的。那嬌軟的陰道內

壁恥肉夾得他好生舒服,就像是那無數的柔軟包裹著他的雞巴再給他做按摩似的。



王天麟覺得雞巴越來越硬,急需發洩。他把雞巴向後抽出,又使勁的全根插

入。身下的美女就感覺像是一把刀在割她的陰道一樣,只能痛哭的不停大叫,不

停的求饒,雖然明知這沒用,但卻又無能為力。



「哇,流出處女血了,見紅了,哈哈。還好今天我叫傭人換了純白的床單,

這下可以在上面留下你被破處的證據了。你看你那破女血印紅了床單,紅白相間,

真他媽的好看,老子又多了一件收藏,還是極品收藏。」



「操,老子要操爛你的小穴。你這賤貨,還是校花呢,老子輕輕一捅你的處

女膜就破了,是不是早就想男人給你破處了呀,你自已說是不是一個十足的下賤

貨、騷貨?」王天麟邊操著這處女小穴,邊胡言亂語的侮辱著這美女。對入他來

說單純的做愛早就沒意思了,只有這樣一邊虐待般的操穴,一邊盡情羞恥這樣的

純潔少女,才能滿足他的淫欲。



「啊……我不是,我不是。好疼啊,你饒了我吧,我不行了,要被插爛了呀

……」



「呸,還說不是。叫得這麼大聲,真是比妓女還會叫。老子就是要操爛你的

小穴,插爆你的陰道。」



「哈哈哈……哭吧,叫吧,老子最喜歡聽女人這樣叫了,你越疼老子越開心,

越興奮,看我不幹死你這小賤貨。」



4米的大床上,白色的床單和紅色的處女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漂亮雪白的

美女肉體和滿身橫肉的醜陋男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女人嬌嫩哭泣的呼叫聲和男

人粗曠大笑的狂叫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真是一場現實版的美女與野獸。



王天麟像操母狗般的狠操著白雪,每次都把雞巴幾乎全根拉出,再一下子狠

狠的全根插入,疼得那嬌嫩的美人兒一陣大呼哭泣,然後換來他爽快的大笑。



王天麟完全不顧白雪的死知,只顧著自已盡情享受這破處極樂。他任意的暴

虐著身下的美女,把她的哭叫聲,呼喊聲當成了最美妙的聲音,當成了對自已最

好的性藥。



「哈哈,這100萬真他媽的值,能操到這麼緊致滑膩的陰道。」



「不愧是校花的處女陰道,就是比別的女人的要操起舒服些。」



「太爽了,受不了了,真想一直這樣不停的插呀。」



「啊……要射了,老子要射穿你的小穴。準備好吧,準備用你的小穴接受人

生的第一泡精液吧,老子要用精液完完全全沾汙你,沾汙你的陰道。以後你就不

再是純潔的了,你的陰道裡將永遠留存著我精液的味道。」



「啊……啊……啊……」王天麟加快速度瘋狂的抽插著,把濃濃的精液盡數

射進了白雪的處女陰道裡,讓她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女人。王天麟舒服極了,他從

來沒有射過這麼多,射得這麼久,他感覺這一下把他所有的力氣都抽空了。他把

肥大的身軀壓在那嬌美細滑的肉體上,也不管身下的美女受不受得了,把那肉體

當成最好的床墊般的壓在身下,享受著高潮後的滋味。



可憐白雪那嬌弱的身子,剛受到暴風般的摧殘,現在又被一頭肥豬壓得喘不

過氣來。她感覺自已渾身都要散架似的,自已的骨頭都要斷了。更讓她疼痛的是

陰道傳來的感覺,那連一根小手指插進去都廢力的小穴,現在就像是被人活活劈

成了兩半。那種撕裂般的疼痛讓她恨不得立馬暈過去。



王天麟趴在白雪身上,粗大的舌頭舔著那牛奶般雪白、滑膩的肌膚,就像在

舔一隻具大的雪糕。那女人特有的味道讓她感到很享受,那柔滑的肌膚更是讓他

好像在吃全世界最美味的東西。舔著那如玉的肌膚他狠狠的在上面咬了一口,用

牙齒感受著美女肌膚的柔軟嬌嫩,可憐白雪又疼得大叫起來。不過這只能讓剛泄

完欲的他又燃起了暴虐的欲望,他一口一口的在那光滑的肌膚上留下自已的牙印,

享受著女人疼苦的尖叫和柔軟的身體。



「真他媽的好吃呀,校花美女的身體真是美味,又軟又滑的。正好老子晚上

沒吃飽,現在就好好的吃了你,嘿嘿。」



王天麟像條瘋狗一樣咬著這嬌嫩的身子,不管白雪如何呼叫求饒他都毫不動

心,那美妙的聲音對他來說只是更好的開胃菜而已。他在這完美的身體上,在那

後背上、脖頸上、乳房上、小腹上、大腿上都留下了自已的牙印,甚至那最為嬌

嫩的乳房活活的被他咬破了皮,流出了動人心魄的嬌豔血液。



「真是好吃,好久沒吃過這麼美味的女人了,哈哈哈。弄得老子雞巴又硬了,

去把你那賤穴洗乾淨,老子要再操你一次。」王天麟大聲命令道。



白雪聽了這話,也管不了身體的疼痛,咬緊著牙拖著自已慘糟淩虐的疲憊身

子急忙跑到衛生間去。她倒不是想急著清洗乾淨身體讓這變態的男人再次玩弄,

她只想儘快的逃離那張床,逃離那啃咬她身體的臭嘴,她怕稍微跑慢一步都會被

再咬上一口,她只想逃得一時是一時。



王天麟在床上失去了女人的肉體那真是度日如年,才等得2分鐘就開始催促

著白雪,連催了幾下再也忍不住自已也跳下床追到衛生間去。



白雪看見王天麟追來那赤裸的嬌軀嚇得直發抖,就像一隻等待著被宰割的羊

羔一樣,這更是刺激著王天麟那暴虐的神經。



「王總,你等……等下吧,讓我先洗……洗乾淨……」白雪看著王天麟那冒

著火花的眼神,好像隨時要把她吃了似的,連說話都發起抖來。



「嘿嘿,洗乾淨了做什麼呀?」王天麟哪管那麼多,一把拉過這美人來,把

她那美妙的胴體緊緊抱入懷中,享受著那肌膚如絲般的光滑。



「王總,求你了,讓我休息下吧。我洗乾淨了再陪你,嗚……」可憐的校花

美女直接被嚇得又哭了起來。



「可老子等不起了,老子現在就要操你這只小羊羔,哈哈哈……」



王天麟把她背對著自已按在洗漱台,把堅硬的雞巴對著那還沒有合攏的小穴

又操了進去。白雪一陣殺豬般的慘叫,那可憐的小穴又再一次受到非人般的蹂躪。



「靠,怎麼小穴還沒洗乾淨。」王天麟插進去後感到一陣滑膩,原來他追趕

得太急,白雪還沒來得及清洗小穴裡的穢物。



「求你了,先拿出來吧,讓我洗乾淨了你再弄好不好。」白雪趕緊求饒道。



「老子等不急了,既然你前面這個洞用不成了,那我就用後面這個洞吧,哈

哈哈……」



白雪還沒弄清楚王天麟說的後面這個洞什麼意思,就感覺自已的屁眼被那堅

硬的肉棒頂住了。不過這下她算是明白了,她驚恐的大叫起來,「啊,不要啊,

那兒怎麼行。會被你插壞了,求你了,真的不行,啊……嗚……」她感覺自已真

的是要崩潰了。



「哈哈,老子就是要插爛你的屁眼,你以為100萬是那麼好賺的嗎。今天

晚上老子想怎麼操你就怎麼操,想操哪就操哪,堅決要操死你這賤貨。」王天麟

瘋狂的笑著。



「你,你等你下。讓我給你舔下肉棒好不,讓我多舔點口水在上面好不。」

白雪幾乎是哭著求道。她知道只要王天麟想弄,自已是無法避免的,還不如實際

點想辦法減少一下自已的痛苦。這是剛才破處時得到的經驗教訓。



王天麟沒想到這美麗的校花美女竟然主動要給他那醜陋的雞巴口交,他當然

是求之不得,本來已經準備好的肉棒又退了出來。



「嘿嘿,果然是個賤貨,竟然主動的要吃男人的雞巴。好吧,老子就賞給你

吃,你可要好好的吃啊。」



王天麟舒服的享受著那鮮軟的紅唇含著自已的雞巴,指點著那丁香妙舌舔弄

自已的龜頭和卵蛋,看著那麼漂亮的臉蛋俯在自已胯下為自已的雞巴服務,他越

來越覺得興奮。命令白雪在上面多塗了些口水,就又擺好陣勢準備一探美女的屁

眼小穴。



屁眼不比得前面的小穴,那兒沒開發過一般很不好進去。但王天麟才不會管

這些,他使勁的用雞巴頂著那可憐的小屁眼,雖然每一下用力都讓他龜頭一疼,

但他還是奮力的想把自已碩大的龜頭擠進那細小的菊花洞。而白雪就更是疼得說

不出話來,她只能低著頭拼命的搖著、叫著、喊著,承受著這常人難忍的疼痛。



王天麟用雙手使勁掰著她的兩片臂肉,那樣子就像是要把她的屁眼撕成兩半,

可憐的美女屁眼已經被撕得開裂流了血,但王天麟的雞巴還是進不去。這弄得王

天麟汗水直流,卻一點法也沒有。他只能放棄,使勁的拍打著那雪白的屁股發洩

著心中的不滿,叫駡著白雪。而白雪更是疼得已經感覺不到屁股的存在了。



「小賤貨,既然玩不成你屁眼了。你就給我用嘴吹出來,要是吹得不舒服的

話,老子一會兒再日爆你的屁眼。」王天麟罵咧咧的道。



白雪哪敢說不,只要不再弄她的屁眼,她現在做什麼都願意。而且口交這醜

陋的雞巴除了噁心外,至少不會有疼痛。她生怕王天麟反悔,立馬跪在他胯下,

把那剛捅過自已屁眼的雞巴含裡了口裡。雖然她沒有什麼口交的經驗,不過她認

為只要含住了這根兇器,那它就不可能再折磨自已。



王天麟剛才捅了十幾下,每一次都插不進屁眼去,自已的龜頭也弄得很疼。

現在被這美女這樣含著舔著,他也覺得無比的舒服。而且看著這校花般的美女給

自已含雞巴,本來就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他也不準備再折磨白雪,只要她好好

的給自已含雞巴,服侍好自已,讓自已得以享受。



「好好舔,注意不要用牙齒碰到雞巴了。所有的地方都要舔到,舌頭不準停。

雞巴再含深點。」



王天麟一邊教育著白雪,一邊享受著這美女的口交技術。白雪不愧為是校花,

王天麟光是想著這一點就爽得不得了,回想自已小時候受盡了這些女人的侮辱,

而現在這麼漂亮的女人都要誠服在自已胯下,用那美妙的小嘴來舔自已撒尿的器

官,把自已的雞巴含進嘴裡去認真的舔弄、吮吸。



王天麟的雞巴在這小嘴的刺激之下變得越來越粗、越來越長。他強行把雞巴

頂進美女的口中,讓還是第一次做口交的白雪就給他來個深喉,直嗆得白雪差點

把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出來。那滿嘴的香甜唾液更是噴得雞巴和卵蛋上到處都是。



「賤貨,加快點速度套弄,老子要射了。你他媽的給我好好含住,要是敢吐

出來看我不弄死你。」王天麟大叫著,就快要到極限。



白雪一臉的羞恥無奈,想著那噁心的雞巴竟然把自已的嘴當成了性器要在裡

面射精,她就恨不得想咬掉這東西。想著自已的小嘴會被男人的精液射滿,她都

不知道自已以後還吃得下飯不。



「啊……啊……啊……不行了,忍不住了。」王天麟把雞巴狠狠插進校花美

女的小嘴裡,兩隻手按著她的頭讓她沒有一點後退的餘地,然後把濃濃的精液放

肆的射了出來,完全的射進了她的小嘴裡。



連續射了七、八下,王天麟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擠了出來,完全灌進了白雪的

嘴裡。白雪一陣噁心,要把這漿湖一樣噁心的東西吐出來,卻被王天麟威脅著不

準她吐,要讓她吞進肚子裡去。白雪只好忍著強烈的噁心把這惡臭的東西吃了下

去,她只覺得肚子一陣發疼,就好像是吃了有毒的東西一樣。等她吞掉精液,王

天麟還要她繼續用舌頭清理乾淨自已的雞巴,這才放過她。



發洩完的王天麟終於暫時平復了自已的性欲,他舒服的躺在浴池裡,要眼前

這美人給他洗乾淨身子。等白雪幫他洗乾淨後,他又恢復了力氣,主動的要給這

美人的身體洗澡。當然在清潔這美女身子的時候,他還不停的玩弄著這身子的每

一處所在,把玩著這所有男人都想佔有的美人嬌軀。



整整一個晚上王天麟不停的折磨著、暴虐著白雪。把她的身體當成最好的玩

具不停的玩著,把自已的變態淫欲毫無可憐、毫無休止的發洩在這美女的肉體上。



當第二天白雪終於可以離開時,她已經感覺不到自已肉體的存在了。她全身

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好肉,到處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汙淤,而且身上各處都有被

王天麟咬過留下了的深深牙印。兩個乳頭更是被咬得都變了形。她的小穴已經被

操成一個大大的肉洞根本閉合不了,而屁眼也被撕裂,上面還流著血。



這可憐美女的肉體就像是被玩壞的玩具一樣到處都是傷,為了這100萬,

她付出了足夠欺慘的代價。只不過,她還不知道以後的路該何去何從。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