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和我的男人】(25)【作者:神秘海峰】
【我和我的男人】(25)【作者:神秘海峰】
字数:68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五部分:越被操越快乐

  世界的事情总是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东西,亦或是轨迹。你不知道下一步你会走向哪里。也许在路口你迷茫的沉沦,也许一个转身就有一个新的契机。总之,你永远不会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我的那个男人最近回来的时候越来越晚,有时候回来很兴奋,哼着歌跟我调个情,再温存的把我抱起来,找一个他喜欢的姿势操一回。而有时候则一语不发,回来就把我按在桌上或者床上,润滑液忘我的肛门里一挤,用手再把肛门里的润滑液一边抹一边抠出来部分,抹在他的鸡巴上,前戏都不怎么做就来个霸王硬上弓。好在我也已经习惯他的做爱方式了。有时候我还趁着他喘口气的时候自己扭动着屁股,要肛门紧紧夹着他的鸡巴,他就不会坚持多长时间了。我为这个发现很是庆幸,因为可以在我觉得做的不舒服的时候尽快的解决他的问题。解决问题之后,他也就不再骚扰我了。相反,我和丰倒是像情侣一样腻在一起比较长了。我不知道我的那个男人知道不知道,反正丰能够和我上床也是他拉的线,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今天是周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那个男人一早就出去了,说和朋友有事晚上不回来。中午的时候丰来找我,自然是先掰开我的屁股干了一炮。事后我问他「今天怎么这么快啊?着什么急?」丰从包里拿出几件衣服对我说:「你今天穿这些衣服试试吧?」

  「什么衣服?」我打开来一看是内衣和裙子,倒不是多风骚的那种,属于能够正常上大街只不过时尚一些的裙装。「干嘛?我可没这么穿过出门呀……你想什么呢?」我把衣服一扔。

  「你其实现在可以穿这些出门了,真的,再化化妆。我相信没人认得出来。」
  「滚呢,你哪来的衣服?」

  「真的,这是我从朋友店里拿的。你要不先试试吧」丰口气里带着撒娇的成分,但不容置疑。

  我看他一眼,「去哪里?」

  「出去吃个饭。」

  「便宜你了。」我娇憨的说了一句。

  我简单又仔细的化了妆,一种淡淡的妆。我不会浓妆艳抹,会显得很俗气也很风尘。但是睫毛是一定要有的,会显得眼睛有神又很亮。浅红色的唇膏显得不艳俗。薄薄的涂了一层粉,显得气色刚刚好。穿上内衣同时外边罩上宽松的T恤,下边配上丰拿来的短款浅色百褶裙。还好我已经把腿上比较重的汗毛都清理了,大白腿现在彻底露出来了。在床上亮晶色的高跟鞋。把头发松松垮垮的在脑后一挽。

  「怎么样?」我朝身前喷了一点香水,在丰的面前转了一个圈,让香水均匀轻柔的贴在我身上。看了一眼穿衣镜中的自己,然后大眼睛故意闪呼闪呼的看着他。

  「小妖精」丰凑了上来。

  「保持一臂距离,大流氓!」我退后一步,调皮的伸直了胳膊。「注意保持安全距离。开门,走!」

  在街上,我第一次穿着高跟鞋长时间走路(以前穿高跟鞋都是为了小情趣而已),所以努力保持着走路的姿势。这样反而让我的胸挺了起来。再加上内衣的支撑,俨然有些小小的吸引力了。

  丰看着我,把我的胳膊挎在他的胳膊上。「这样才符合常理嘛。」丰调笑着。
  我白了他一眼,正好有了支撑。就这样吧。我心里想。

  穿女装逛街还是第一次,我其实心里还是挺紧张的。好歹接近黄昏了,光线不是很明亮。而我用脱毛剂一类的已经上身上的体毛和胡须消失无踪了。当然,本来我的体毛就不重。但是我依然不敢抬眼看街上的人群,似乎只要我看他们一眼,他们就会发现我不是女性的事实。但是丰的感觉似乎很爽,完全不在乎这些,还经常会带我顺道进路边的小店看看衣服裙子。

  我想,他就是这样陪他的老婆吧。

  「这文胸不错,你喜欢吗?」丰问道。

  导购小姐笑着说:「这是今年新款,刚到货。小姐穿上去很显身材的」
  我笑着摇摇头,因为我担心我的声线在平时还是男声,所以怕吓到导购员。
  「试一试吧,试衣间在哪?」丰问道「顺便把这件连衣裙也试试」

  「您稍等,在里面那一间吧。其他的都有人了。」导购小姐指着最里面的试衣间说道。

  「来试试,试试又不要钱。」丰拉着我进去。

  「你怎么那么讨厌,给我买什么裙子啊。」我嗔道。「你真当我是女性啊。」
  「你不是女的?莫非你是男的?」丰拿着衣服笑着说「赶紧试试,我觉得这件挺配的」

  「我当然是……」我还没说完,就被封住了嘴。丰对我小声说「小点声,你想让买衣服的听见啊。换上让我看看。」

  我只好顺他的意思,穿上文胸和裙子。穿的过程中,丰就在我旁边看着,不时拍拍我的屁股。我也就当没这回事。安心的试文胸和裙子。这料子不错,上身很舒服,文胸也合适,不过我胸还没那么大,需要胸垫,但是裙子很包身,样式也大方,感觉蛮不错的。我以后就穿女装?我想到这一点突然很害羞。羞涩的垂着头的我微抬双眼,正好与一道灼热的视线对上,霎时就是一愣。坏了,我忘了身边还有一条狼。

  果然,丰又色迷迷的贴了过来,硬邦邦的贴着我的屁股蹭来蹭去。「老婆,我们在这里来一次吧。」

  「去死,你老婆给你在家怀孩子呢,你拉她到这陪你吧。」我用手挡着他供上来的嘴,推开他。

  「你也给我怀一个吧」

  「去死,我要有那功能,你能这么不要命的捅我。哎呀,赶紧出去,后边酸着呢。我饿了,该吃饭了。」我边说边把他推出更衣间。

  丰随着我的推搡,老老实实的出去了。出去还不忘在我脸上捏一下。我假装啐了他一口算是回应。其实男人有时候也是要个情调,真让他干,他真是有心无力的,反而会丢了面子。

  我换上衣服,出去把衣服给导购员,轻声控制着嗓音。「包上吧」然后回头指着丰勾了勾手指,又指了指衣服,再指指收银台。丰惊讶的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又用手指扫了一下收银台,意思是你去交钱。然后我就转身往外走。后边听导购员说:「你真听女朋友的话」我心中窃喜。似乎找到有男朋友的感觉,而不是找个炮友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丰说「你这身衣服多少钱呢」,我说:「你不让我买吗?再说你见哪个女人和男朋友出去自己掏钱的了?」

  丰笑着说「你现在说你是女人了?」

  我白了他一眼「我就当自己是女人怎么了?你不也当我是女人吗?你别说你一直当我是男人才和我上床的啊!」

  「我说不过你,现在脾气越来越像女人了,以后看来我要老实点了。」
  「对,小心点,惹我不高兴,我就上你家告诉你老婆,我是你小三,还要告诉她我不是纯粹的女人,其实我下边也有那个玩意,是你老公让我这样的。看她不整死你」

  「呦呵,等我一会你看怎么收拾你!」

  「你来呀!杀人灭口啊!」

  「你晚上什么时候回去?」

  「他晚上不在,说今晚不回来了」

  「好!我晚上宰了你」

  吃完饭,丰把我拉回家,真的把我整的死去活来的。把我挑逗的五迷三道之后,硬是憋住没有主动干我,把我屁股里面灌满了润滑液,用手指弄的痒痒的,我感觉喉咙里渴的不行,身体感觉要爆炸。我在床上扭动着我的身体,嘴里使劲嘬着丰的鸡巴。真的好硬啊!我下边已经很滑了,可以用了。丰很满意我的表现,他像个占有者一样抚摸着我的头发感受着我嘴部和舌头的力量与温度,另一只手依然不紧不慢的在我屁股和会阴部之间揉捏,偶尔还搓一搓我的睾丸袋和勃起的酸胀的鸡鸡。他性感的包皮包裹着的龟头,略带骚味的粗大鸡巴在我嘴里滑动,我尽情的吸嘬着他的龟头,他发出原始的呻吟,过了会他拔出鸡巴躺在床上说:宝贝你坐在我鸡巴上,我想操你,但我要惩罚你,因为你敢威胁我。

  「我错了」我感觉我浑身火热,尤其是脸部感觉发烫「只要你操我,我就全听你的。我不去见你老婆,我就是你老婆。操我,你不是想让我怀孕吗?那你就都射进来。」

  我满满的涂擦了润滑剂,握住他坚硬的鸡巴,龟头对准我的洞口缓缓地插入,当龟头进入后我停止进入,收缩几下屁眼以适应整根鸡巴的插入,拔出龟头重新涂抹更多的润滑剂,再次插入,缓缓地把整根鸡巴坐入我的屁眼,插入后我和他都不约而同的哦………了一声。太鸡巴爽了,撑的我好舒服。

  「你身体真软」

  「你说我胖吧?」我有点反应过来。「你一转身,我看见你的屁股我就受不了,好圆好翘。像我的小媳妇一样。

  「哦,慢点,哦……啊!」他突然发力整个鸡巴又插进我的屁眼一些,丰的双手摸我的胸前,一边抓着我的胸,一边呻吟着说「真爽……啊!好呀……哥怎么样?你什么时候都那么紧。」

  丰坏坏的对我说:「你是什么?你是女人~~对~~现在看你这样,你就是个欠操的骚逼~~真爽~~来,再弯点腰,对,让你更爽!」他一边干我,一边像A片里一样啪哒的拍打我的屁股,我感觉到我屁股的肉一颤一颤的。

  「真肥!你屁股真肥!」

  我一边承接着他的撞击,一边挑逗他「干我!快,老公!你是我的老公!快来干我!」我小腹使劲,收紧我的肛门。另一只手开始的给我自己打飞机。
  他把我的手拿开说「别碰它,今晚上我要给你操射了」

  我喘着气笑了。丰突然又拔了出来,把鸡巴对着我的嘴。

  「怎么了?还要口啊?我不要了。」

  「不要我就不干你,今晚你他妈就是我的婊子,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丰把从我屁眼里拔出的鸡巴又塞进我嘴里。

  夜,我趴在床头,丰的胯下不停的耸动着我的头,嘴里嘬着他的鸡巴,舌头时而缠绕,时而舔弄。他享受着躺在床上,半个身子靠在床头,手不停的爱抚我的头发。因为我的嘴对他龟头的刺激,他时不长的就会把臀部向我的喉咙里顶,大腿不停的扭动。「你的嘴真棒,好灵活啊~~再嘬紧一点~~对,吸一下蛋蛋~~太爽了,一会干死你~~你以前的男朋友怎么调教你的?」

  我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告诉他我的男朋友曾经如何开发我的身体?那样我岂不是太淫荡了。再说,他也参与过啊。

  这是丰把他买一套内衣和那件女式裙子拿了过来,我抿着嘴,眼神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他上来抱住我说「别这么看我,我下边硬硬的了。宝贝儿,穿上吧~~」「你买的时候就想好了吧?」看着这些我心里也觉得蛮刺激的,就答应了。

  「胸衣有点大,看来我胸还是有点小啊」

  「谁说的,呵呵,够在手里玩了。」

  他直接冲了上来,舌头马上就伸进我嘴里,开始舌吻。我则酥酥的向后面的床慢慢坐下。他顺着我的趋势压在我身上,但是嘴并没有离开我的脸颊和脖颈。双手开始解开我的裙子扣,把胸衣推到我的胸和脖子之间,顺着我的脖子一路亲了下来,在我的乳头周围不停地用舌头和手指刺激着。

  「讨厌,这么急,我穿起来多费劲~~哦~~润滑液在包里~~慢点,手指头别在里面乱搅,不舒服,啊~~对,先让我适应一下,对~~啊,就这样~~伸直,进去慢点~~啊~~」

  他掰开我的屁股,手指在我的直肠中进进出出。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我的身体,从胸部到屁股。然后抓住我的鸡鸡开始给我手淫起来。我闭着眼睛开始享受他的侵犯,手也伸到他的胯下,他已经把裤子脱了,鸡巴硬硬的立着。「硬吧?」他得意的问我。「嗯~~」我想做梦一样的轻声回应「它上次就这么硬~~」
  「是看到你才这么硬的。」

  「呜~~这么硬想干嘛?」

  我心里突然觉得好刺激,感觉像出轨的女人,但是确实有不好意思回答,就用拳头在他的大腿上捶了一下。

  可能这一下刺激他了。他一下子把我翻过身子,用狗交的方式捅进我的身体。我后面已经被他用手指头弄松了,一下子就捅了进去,我心里虽然渴望,但是身体还没做好准备,一紧张肛门紧紧的收了一下。

  他被我那紧热的肛门一夹,低吼一声,抓住我的胯部前后抽动起来,我的屁股撞在他的腿上的啪啪声特别响,响得我心思一动,回头问他,「干我和干你媳妇有什么不一样?」他一边喘着气,一边按下我的头,咬耳朵:「我媳妇跟你的区别就是你比我媳妇骚,比我媳妇紧。你这屁股比人家那奶子大多了,又圆又大,抓起来跟个面团似地。比女人舒服~~」

  「讨厌,我都能穿你买的胸衣了,不过不够尺寸,你媳妇是不是这个尺寸?是不是和你媳妇比奶子还不大?」说完用力夹了下在我后面努力的鸡巴,听到身后紧蹙的抽气声正要得意,屁股就被用力打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狂乱的顶弄。
  「自己骑上来。」他从我身体里拔出他的鸡巴,往后一躺,喘着气的命令我。我娇羞的瞪了他一眼,直起身,双腿跨跪在他身上,扶住身下那生龙活虎的鸡巴,用后穴蹭了蹭,慢慢吞进一点,抬起身又往下坐一点,反复几次,等适应那龟头的角度,便慢慢坐下去,下到一半时,他突然发力,腰往上一顶,鸡巴整根挺进,龟头重重抵在肉穴深处,抵得我通体酥麻,紧紧咬住嘴唇声音压在喉咙里一丝丝挤出来「呜~~哦~~」。

  「小骚货~~你看你的鸡巴~~还能用么?穿着女人的衣服,像女人一样被操,你的鸡鸡别用了~~~啊~~你把胸隆起来,弄一个大奶子,然后再加上你的屁股,这些就够让男人受的了~~操!賤貨!看我怎么干你!」他用手把住我的胯,反覆不停的耸动,每当他用力顶进去的时候,我也跟着高声淫叫出声来。
  「骚货!这样干你你爽不爽啊!說啊!爽不爽啊!我操死你!」

  「啊…啊…啊…爽…啊…啊…好爽!」我受不了他这般干法,终于开始疯狂的回应他。

  「操!真贱啊!你一个男人怎么喜欢被干到这种程度?比女人在床上反应还骚,还大!」他不断的羞辱我,但我心中不但沒有厌恶,反而有一股快感产生,难道我真的很贱?

  「来,骚货~~」他直起身子,跪在床上,我向后躺下,结果他并没有从我的屁股里抽出鸡巴,而是抓住我的屁股定在他的大腿根,我只能双手向后撑在床上,立起身子。

  「对,就这样,真棒!」他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揉着我的胸,又抽打两下我的鸡鸡之后,抓着我的肩膀,开始冲刺。

  「操!操你妈的,真他妈爽!啊~~你这个骚逼~~屁精~~你个人妖~~你干死你上个男人,现在我替他报仇,我干死你~~啊~~」

  「啊~~快~~啊~~啊~~」

  「操~~骚货~~」

  「我就是骚货~~你个坏男人~~都让你干成这样了~~我以后怎么娶媳妇~~」


  我摆动着屁股,疯狂扭动的地迎合着他,并且用语言刺激着他。如果原来是男人,被操成女人的话,在床上其实比女人更贱。

  「你还娶什么媳妇,你就是当女人,挨操的料~~妈的,女人都没你耐操~~叫我老公~~」

  「老公~~老公~~赶快干你老婆~~你老婆快受不了了~~快干死我~~」我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胳膊好有力量啊。对着他高喊「快,让你老婆高潮~~快~~你老婆要榨干你~~你要不让你老婆满足,你老婆就去偷人~~偷汉子~~给他干~~还给他生孩子~~老公~~快啊~~~我快到了~~~」说着,我的鸡鸡一酸,精液喷涌而出,甚至还射到他的胸口。我的表现让他更加的疯狂,一下子压到我身上,拼命的耸动,感觉真的要干死我一样。

  我频繁的收缩洞口来刺激深入直肠里的鸡巴,片刻他开始缓慢的抽插,他下边的鸡巴在我屁眼里面进出,前面手握住我已经硬梆梆的鸡巴,前后的爽意使得我不停的呻吟。忽然他猛地抱起我下床站在地上双手托起我的身体,屁眼对准他淫水直流的粗大的鸡巴又重重的把我的身体下压,使我的屁眼把他粗大的鸡巴全根包住,然后又托起我又插入,每次的插入都使我有种飘飘欲醉的感觉,我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身体趴在他的怀里,享受着他大动作的操我,丰却一声不吭了,我则歇斯底里的用哭声呻吟着:老公!啊……啊……老公!啊……这样操的太深了。老婆愿意伺候老公的大鸡巴……啊!!!!!好涨阿……老公!!我要……别停……操我……,他不停的变换各种姿势,忘情的享受着我的屁眼,占有着我的肉体,我被操的欲仙欲死,我只感觉到我的两条腿被分开到最大的极限,屁眼口已经有点麻木,他每次的深操都顶入我的兴奋点…………他骑在我身上疯狂的操入/ 拔出,还不时的揉我的奶子,掐我的奶头,爽的我鸡巴硬的受不了的时候,他又握住我鸡巴捏着,是捏不是揉。好粗暴的感觉。然后一下一下捅我的屁眼,搞的我开始失神了,就这样操了近40分钟左右,他早已大汗淋漓,我也无力再享受他的大鸡巴,哀求他:老公!!!我太累了,想休息下,他还是一句话不说,但也没有停下来,似乎就是想把我操死。他操的好深…………他尽兴的享受着我的肉体,他抱着我把我背对着他放在床上,双手扶住我的臀部两侧,把我的屁股高高的抬起,朝我被他操大的屁眼里面吐口水。他操疯了。

  「啊……」我突然觉得下边一阵的快感。那种窒息的感觉,酸麻的感觉,舒爽的感觉,太复杂了,我眼前发黑了。就听见耳边,丰得意的说:「射了,射的真多。」我用尽力气看了一下我的下身,带着哭腔「不要,我受不了,我下边居然我不受控制,我要死了……啊……求你……我还要……」然后我就昏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还是被捅醒的。丰坐在床边,我还是跨坐在他的鸡巴上,整个人是伏在他的肩头,双臂无力的垂在两侧。身体里的肉棒不紧不慢的运动着。
  「啊……」我呻吟了一声。

  「宝贝,醒了?你下边怎么什么都流出来了?都湿了。」丰一边喘气一边说,同时还不忘继续他在我身体里的运动。

  「我不行了,放了我吧。」

  「缓和一下,没事,我正看电视呢,放慢一下节奏」

  「你畜生啊,,,还是真想杀人灭口啊?」我用手撑着他的肩膀想起来「难得可以包夜啊,还不敢过瘾」丰一掐我的腰,我又坐了下去,他又坐了进来,我一抬头无力的又垂了下去。

  「我真被你干死了」

  「好吧,我暂时也过瘾了,休息一下」丰把我往旁边一甩,我咕噜躺在床上再也不动弹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