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桃花刺青】
【桃花刺青】
               桃花刺青



字数:5466

  莫愁在灯下,轻解罗衫,柔柔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将她原本象牙般洁白细腻的肌肤镀上一层金边,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美丽,优雅,胸前的桃花刺青又给她添了一种神秘诡异的美,那刺青从锁骨纹起,一直到她的左乳上方,这枝桃花在她的身体上美不胜收,但对她来说,却是耻辱的烙印,每当她看到这桃花刺青便有刻骨铭心的痛楚。

  莫愁生在一个声名显赫的家庭,为了心爱的男人,嫁到一个很远的城市,一年可以回娘家两次,冬天最冷的时候和夏天最热的时候,她的耻辱就在这个最热的夏天铭刻在她的身上。

  莫愁的表弟任哲是个英俊潇洒的公子哥,他的母亲是反贪局局长,从小他就喜欢这个美丽聪慧的表姐,每年莫愁回家他总要缠着她,天天陪着莫愁,而莫愁对任哲也疼爱有加,毕竟姨妈很疼她,这个表弟虽然有时娇纵一点,却是真心的待她好。这是个闷热的下午,暴风雨似乎就要来临,任哲却不管这些,一定要开车带莫愁去兜风,莫愁拗不过他,只好和他一起去了,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突然坏了,任哲下车看个究竟,却不知从哪冲出来一群剽悍的男人,抓着任哲一定要叫他还钱,莫愁的噩梦就此开始了。

  莫愁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形,虽然心里害怕却仍然表现的十分镇定,她走下车来,那种从容优雅的气度使那些气势汹汹的男人都看呆了,她的声音柔和清晰却很威严:「你们说他欠钱,有凭据吗?」一个高瘦的男子见她发问,对着这样的女人他居然有种无力感,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极为明显的自卑:「是的,任哲欠我们大哥50万,这是他写的欠条,还不算利息的,大哥说算上利息除去零头只要60万。」他把一张纸条双手奉上。

  莫愁接过纸条时,他看着莫愁优雅的动作还有那只完美的手,他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莫愁仔细的看着这张纸条,她很快的将心中的震惊与惧怕藏了起来,转头问任哲:「弟弟,这是怎么回事?」任哲脸色苍白,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恐惧:「是,姐姐,我欠他们的赌债,姐姐,对不起!」

  「现在不是说对不起的时候,你根本还不出这么多的钱!姨妈还不知道吧?你准备怎么办?」任哲一时语塞。

  此时一辆豪华的奔驰急驶而至,在众人面前稳稳停下,车上下来的正是任哲的债主秦风。秦风是Z市的黑帮老大,他肏纵着Z市和周边几个地方的地下赌场,拉斯维加斯的赌神俱乐部也有他的一份,但他却曾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看上去文质彬彬,气度不凡,不知底细的人会以为他是哪个网站的CEO,绝想不到他会是肏纵赌场的黑帮巨头。

  他的车早就已经到了,只是停在不远的地方,直到看到莫愁,这个冷静美丽的女人让他眼前一亮,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女人。他的出现立刻让莫愁感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在那些人面前她有一种优越感,而这个男人却给了她强大的压力!她的大脑在快速的运转,想着各种应付之策。
  秦风走到任哲面前问:「你还不出是不是?」

  任哲无力的点了点头,他的眼中有恐惧,还有些许哀求,秦风突然笑了,他对任哲说:「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可以让你不必还这笔钱,只是有人要做一点点牺牲。」

  任哲虽然娇纵任性,却不是傻瓜,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莫愁!牺牲莫愁!可是,他怎么也不忍心牺牲自己美丽的姐姐,他是如此强烈的爱着她,虽然他知道这种爱是不伦的。他大声坚决的告诉秦风:「不!这决不行!我一定会还钱!你不要打坏主意!」

  秦风的得力助手,那个高瘦的男子于溪马上狠狠的给了任哲一个耳光:「你敢这样对大哥讲话,你不想活了!」他似乎想挽回在莫愁面前的那种自卑,这一记耳光打的格外重,莫愁终于露出一丝慌张:「你不要打他!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帮他还钱!」

  秦风又露出那种嘲讽的笑:「我现在不想要钱,我想把这件事情公开,如果纪检那边知道堂堂反贪局长的公子居然欠了一屁股赌债,你说后果会怎样?」
  莫愁呆住了,钱是小事,可是姨妈的前途,弟弟的将来,整个家族的声誉,她似乎看到了这以后的一系列恶果,她本来挺拔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她本来柔和的脸部线条开始变的僵硬,花容失色,但她仍然极力的控制自己,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还是镇定自若,「你说吧,你想怎样?」

  秦风抬手捏住莫愁的下巴,又很快的附在莫愁耳边说了一句:「我要你!」
  莫愁面色苍白,这对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感到自己开始崩溃,答应了他丈夫怎么办?不答应他整个家族的利益和声誉怎么办?她的内心在激烈的斗争,终于她挺起胸,做了一个无论怎样都会让自己痛楚一生的决定,「我答应你!但我有条件!这些条件你不答应,我就宁可一死!」

  秦风的笑容更深了:「你还要和我讲条件?好吧,说来听听,怎么说我也是个生意人,看看这样能不能有的赚。」

  莫愁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我要你把这张欠条销毁,这是第一条!」

  秦风答应的很爽快:「好!没问题!第二呢?」

  「第二就是我只陪你一次,以后你不能来骚扰我或者我的家人!」

  秦风又笑了:「一次?你用一次来买你的家族的声誉?你想我会答应吗?」没等莫愁开口,秦风又说:「不如这样,你做我的女人,这样黑白两道就可以通吃了!」

  「这决不可能!我有丈夫!我背叛他一次就已经很过分了!」莫愁坚定的说。

  「有丈夫又怎样?我知道你一年回来两次,回来的这段时间你只要陪我就够了!如果你丈夫和你一起来,我就不出现,你觉得怎样?我已经很为你打算了,你可想清楚了!」秦风的确聪明,他用这样的方法控制莫愁,得到了这个女人,又可以打开自己在官方更多的门路,可谓一箭双雕。

  没等莫愁开口,任哲却发话了:「不行!你不能碰我姐姐!你要怎样就冲着我来!你不要欺负我姐姐!」

  「你最好闭嘴!你这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你难道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摧毁你的家族吗?」秦风用一种极为不屑的语调说到,「有人出钱布局让我算计你妈,不然我怎会找上你这个没用的公子哥!」

  「任哲!不要说了!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是有人要陷害你的!害了你就能伤害到姨妈,这个人一定是姨妈的仇家!」莫愁看着秦风:「你说的我都答应,但我要你除掉那个人!」

  「这很简单,不过,要在你做了我的女人之后。」秦风一把将莫愁拉到怀里,闻着她秀发上散发的幽香,「这样的女人,的确比60万要好!」莫愁用力推开他:「那么,先把那张欠条销毁!」秦风拿出打火机,点着了那张欠条,看着那张纸化为灰烬,任哲突然觉得轻松很多,可是他马上又意识到这是用姐姐的身体换来的!他最爱的女人!他从来没有象此刻这样痛恨自己!

  此时下起了暴雨,莫愁柔弱的身体被雨水无情的抽打着,很快她全身湿透了,白色的长裙紧紧贴在身上,美丽的身体隐约可见,秦风看着莫愁,心里又忍不住暗暗叹服她的美丽,他一把扛起莫愁,把她扔进了奔驰车里,于是一群人扬长而去,只剩了任哲一个人呆在无人的旷野里。

  汽车在暴雨中急驰,秦风将莫愁死死的抱在怀里,莫愁几乎无法呼吸,她想挣脱开,可是她的挣扎对力大无比的秦风来说只能算是一种挑逗,隔着被雨水打湿的衣服,秦风开始吻她的乳房,他口中的热气透过湿衣传递到莫愁敏感的肌肤上,莫愁觉得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流失,她无助的流下了眼泪:「求你,不要在这里,求你!」她不想在司机和保镖面前受辱,即使她知道自己逃脱不掉,她仍想维持最后的一点尊严。

  秦风突然放开了她,本来他是很乐于在属下面前表演自己是如何征服女人的,可是莫愁是不同的!和他认识的哪个女人都不一样!他看到她的眼泪,发自内心的觉得心疼,这种心疼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他擦去莫愁的眼泪,只是把她搂在怀里,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车子开到了秦风的别墅,雨仍然很大,他把莫愁抱进了房间,莫愁的身体轻盈的象片羽毛,他小心的把莫愁放在沙发上,然后开始解她的衣服,莫愁眼里含着泪,满是哀求,秦风吻了吻她的额头告诉她:「我只是想帮你把湿衣服换掉让你去洗澡,不然你会生病的。」

  莫愁没有理他,只是任他摆布,秦风解开她的文胸,裸露出她的上身,雪白的肌肤,浑圆的肩,妖娆的锁骨,丰满的乳房,他终于忍不住,俯下身去,含住莫愁的乳头轻轻的啜吸,舌头在乳头周围画圈,莫愁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她咬住自己的下唇,想用疼痛来控制住那快要忍不住的呻吟,秦风这样的调情高手又怎会察觉不到。

  秦风慢慢剥下她的底裤,莫愁完全赤裸了,他把手伸向她的私处,她的阴部是光洁无毛的,颜色是粉嫩的红,他轻轻拨弄莫愁的阴蒂,莫愁最敏感的地方被碰到了,她终于发出了低低的呻吟,秦风吻住她的唇,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挑逗着,莫愁拼命的压制自己要去回吻他的冲动。

  秦风并不着急,他的挑逗已经生效了,莫愁的阴道开始分泌出滑滑的爱液,他把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来回抽送,大拇指就轻轻的按压她的阴蒂,莫愁再也忍不住了,她开始回吻他,想减轻这种折磨人的感觉,可是当她回吻他时才发现这种感觉更强烈了,她觉得自己的阴道深处开始瘙痒,秦风见她已经动情,突然把手指从阴道内抽了出来,离开她的身体,莫愁马上有一种难言的空虚感,突然秦风的手指又插了进来,修长的手指在她阴道深处搅动,她觉得更痒了,原来秦风离开她的时候去取了淫药和性用品,他把膏状的淫药放进莫愁阴道深处,用淫药来折磨莫愁让她彻底崩溃,彻底屈服。

  淫药在莫愁体内开始发作了,那种瘙痒空虚的感觉使她快要发疯了,她想把两腿并到一起,可是秦风按住她的腿,她动弹不得,秦风索性把手指也抽出来,看着莫愁被淫药折磨,他俯在莫愁耳边对她说:「这是美国销路最好的淫药,在拉斯维加斯每个男人都会用它!你看你,水流成什么样了!」莫愁极力的扭动身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可是越挣扎越难过,身体软软的,却充满了欲望,她雪白的肌肤开始有了一层粉红色,她开始流汗了,汗水在她的肉体上闪光,把她的肉体弄的亮亮的,被雨水打湿的黑发散在雪白的胸前,她美的象个女妖!

  秦风拿出一个细巧的电动阴茎,这个东西的奇妙之处在于它拥有感应性高潮的能力,如果想让女人到达高潮就按绿色的按钮,如果想继续折磨这女人就按红色的,这个东西就会自动停下来,在马上要达到顶峰去突然停下来,这种滋味本来就很差,等你逐渐平静时它又会开始工作,将要高潮时再停下来,周而复始的折磨女人,秦风把这个电动阴茎插入莫愁的阴道深处,打开开关,这个东西很细,并不能很好的满足女人,但一旦按下红色按钮,女人就会一泄如注了,因为他可以伸长,那种强烈的震动可以满足任何淫娃荡妇。

  莫愁被淫药已经折磨得生不如死,这个电动阴茎的插入使她快要高潮了,可是,就在她要到达快乐的顶峰时,它突然被抽出来了,原来秦风索性做的更绝把这东西抽出来,这样对莫愁的刺激就更大了,等莫愁稍微平静一下时他又把这东西插了进去,莫愁被他折磨的快要发疯了,他却在莫愁耳边轻轻的说:「你想要吗?想要就求我!求到我高兴了,我就好好的玩你!」莫愁一听到他这种话马上就清醒一下,这反而使她更难过,她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心灵,这样的折磨使她更加难过,可是秦风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玩弄她,他要征服她!莫愁终于崩溃了,她哭着求他:「求你给我!我好难过!求你!」

  「小淫娃,你求我什么?」秦风还是不放过她,「求你和我作爱,不要折磨我了!」

  「作爱?要说肏你!干你!说!」秦风苦苦相逼。

  「求你干我!肏我!强奸我!求你了!」

  秦风终于满意了,他揿下绿色的按钮,那东西突然长了许多,一直伸到莫愁的子宫口,剧烈的震动,莫愁疯狂的尖叫着,在一泄如注中得到了满足。泄身之后她顿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对秦风来说才是个开始,秦风再次揿下绿色按钮,莫愁已经无力叫喊了,只是刚才的一次就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这次她只能张大了嘴巴,叫也叫不出来,阴道开始痉挛,她又一次高潮了,秦风反复弄了7次,莫愁就泄了7次。

  这时的秦风也忍不住了,他挺起巨大的阴茎狠狠的肏进莫愁的阴道,双手抓住她的乳房狠狠揉捏,她美丽的乳房在他的魔掌中不断的扭曲变形,莫愁瘫软在床上,被他肏的死去活来,秦风什么性交的技巧都没用,只是狠狠的快速的抽插,这样的干法他以前的女人都受不了而很少用,可他在莫愁身上就放心的用,他喜欢看她被肏的死去活来的样子,而莫愁从未象今天这样满足过,今天她才知道性高潮居然可以这样狂暴这样爽!她任由秦风肏干,她完全能感觉到秦风巨大的龟头棱子刮着阴道的肉壁,那种奇妙的快感她一辈子也忘不了,她就这样一直被秦风肏干,直到昏厥过去。

  莫愁是被秦风肏醒的,她惊叹秦风的性能力可以如此持久,她的私处已经被肏的又红又肿,淫水不断的流出弄湿了床单,把秦风的阴毛也湿透了。虽然醒过来,但她已经疲惫不堪,而秦风又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于是她拼命的扭动身体,不停的夹紧阴道希望他可以快点射精,秦风知道她的意思,看着她疲惫不堪的样子他觉得很舒服,可他也知道莫愁已经到了身体可以承受的极限,他开始加快速度,呼吸变得急促,终于在莫愁的身体里射出滚烫的精液,莫愁被这精液冲击着与秦风飞到快乐的颠峰。

  高潮后的莫愁全身无力,可秦风仍然用绳子把她绑住,腰部也牢牢固定,莫愁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慌,秦风吻着她的脸蛋,然后用一种药水给她擦身体,然后拿出了一套纹刺的工具,「我要在你身上留一个属于我的标记,让你看到它就想起我,刚才我们作爱的时候你真是面若桃花,我在你身上纹一枝桃花,让你永远记得我!」

  莫愁被性爱冲走的记忆在这些话的提醒下又回来了,桃花?刺青?永远的标记?她别过脸去,默默的流泪,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却被这个男人用强力征服,她知道从此她将生活在两个男人的夹缝里,也许是三个,还有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却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任哲,针尖扎在皮肤上,心在滴血,柔弱的她默默忍受这样的痛楚,直到结束。

  回到家,任哲急不可奈,莫愁什么都没说,只是解开衣服,吻痕,齿印全身都有,最触目惊心的就是那枝桃花,任哲扑在她身上象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莫愁觉得很累,以后,以后该怎么办?她看着镜中的桃花,泪如雨下。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14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